海上升明月爆款小说海上升明月沫灵戚殃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海上升明月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小说:古代言情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作者:语舒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角色:沫灵戚殃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简介: 只要他不说,她就不敢死。可是,明日他还要十颗,她真的哭不出来了。人鱼族一生只有一百滴血泪,每一滴都会让她虚弱一分,她已经交出了九十一颗。九十颗,给了戚殃。那一颗,救了戚殃。她与他而言,始终就是一味药引子。她以为戚殃爱他,但在戚殃眼里,她只是可以救他心上人的一味药罢了。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书评专区

刚钻钻:这个作者文笔很好,剧情也很顺滑,人物刻画真的特别形象,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onkiddjch: 真不错,有干货有推演,文笔,人物描写都上佳,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海上升明月》免费试读

 第4章 人鱼的鳞片很适合串在喜服上
他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沫灵的鼻息,察觉到她鼻尖还有微弱的气流后松了一口气。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醒?
难道是身体太虚弱了?
戚殃给沫灵输了一点灵力后,终于看见她的睫毛颤动了。
沫灵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觉自己靠在一个人的怀里,光线刺眼,她忍不住眨了眨眼。
“今日的血珍珠呢?”
熟悉的嗓音再次响起,催命的恶鬼又来了。
“戚殃,我的眼睛好疼,我真的哭不出来了。”
闻言,戚殃从沫灵的鱼尾上扯下了一片鳞片,“你非要逼本尊动手吗?”
鱼鳞一片一片被撕下,沫灵疼得浑身发抖,眼泪终于顺着鼻尖滴落在了地上。
沫灵很疼,但是流出的血泪并不多。
戚殃又急又怒,低头在沫灵苍白的脖颈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留下了一个很深的血印。
“看来你很喜欢被本尊欺负啊!”
饱含深意的威胁。
戚殃继续折腾沫灵,凡是能让她痛的招数全部试了出来。
血色的泪珠一颗颗落了下来,沫灵早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
“才八颗,还差两颗。”
沫灵浑身都疼,心更是疼得快裂开了,她知道自己再流一滴血泪就死了。
她给不了戚殃十颗血珍珠,她想死,但是又不敢死。
痛感在渐渐消散,意识在越飘越远,她挨不住了,又昏了过去。
戚殃见她又昏迷了,立刻又往她的体内输入灵力,但是这一次沫灵没有醒来。
“再不醒,本尊就将牢里的人鱼全杀了。”
戚殃整个人都暴躁了,可无论他怎么做,沫灵都始终紧闭着双眼。
怎么还不醒?
她是要死了吗?
她死了,白芷的病怎么办?
又折腾了一会儿后,沫灵还是没有醒,戚殃放弃了,拿着一把金色鳞片回了寝宫。
戚殃将那些金色鳞片放进了一个红木盒中。
这一幕恰巧被白芷看见了。
“阿殃,你在那儿放了什么?”
“没什么。”
戚殃立刻盖上了盒盖,若无其事地走到白芷身旁,将人圈进了怀中,将头搭在她的肩膀上歉疚地说:“抱歉,白芷,今日只取到了八颗血珍珠。”
“阿殃,你不用跟我道歉。
虽然我的病就无法痊愈,但是我现在身子比之前好多了,应该能多陪你几年了。
能待在你身边我就已经知足了。”
“剩下的两颗血珍珠,本尊会想办法凑齐的。”
戚殃心疼地紧了紧搂着白芷的胳膊。
白芷接过戚殃递过去的八颗血珍珠,又将其偷偷藏入了袖口。
她知道沫灵当初救戚殃时用了一颗血珍珠,也知道沫灵还剩最后一颗血珍珠。
她笑了,她就是想夺走沫灵的一切,如今只差一点。
她至今都记得沫灵当初跟她提起戚殃时的模样,满脸的期待,满脸的喜悦。
她讨厌沫灵,也讨厌沫灵的一切。
当初她没有能力除掉沫灵,现在倒也不迟。
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中,想必会让她更痛。
这比她亲自动手,可要有用得多。
“戚殃,我想穿喜服。
我们能不能像凡人那样穿着喜服成婚?”
“你要是喜欢,那就依你。
本尊这就让人去安排。”
白芷得逞地笑了,她就知道戚殃会答应的。
戚殃那个傻子一直以为当初是白芷救了他,对白芷向来是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的。
婚礼定在十日后,制衣司的人很快就赶制了两套喜服出来,拿过来给戚殃和白芷看时,白芷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然后给制衣司的成衣人使了个眼色。
成衣人立刻会意,刻意问道:“王妃是觉得这喜服太单调了吧,属下也觉得还差些装饰。”
“爱妃要是不喜欢就让她们重做。”
白芷故作纠结地摇了摇头,说:“这喜服样式还是挺好看的,但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属下回去再加些装饰吧。”
戚殃朝着成衣人摆了摆手,催促道:“退下吧。
尽快修改好送过来。”
成衣人出去时故意撞翻了戚殃用来装鳞片的红木匣子。
嘭的一声,木盒开了,金色的鳞片散了一地,耀眼夺目。
“这些鳞片真好看啊!”
成衣人拾起金色鳞片,放在大红色的布料上,赞许地点了点头,“金色鳞片和大红喜服相得益彰,格外适合缝制在喜服上。”
“要是能加在喜服上就好了。”
白芷的眼里忽然闪烁起了期待的光,嘴角的笑容也逐渐扩大。
见白芷喜欢,戚殃道:“既然爱妃喜欢,那就依你所言。”
“阿殃,你对我可真好!”
白芷又在戚殃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将头靠在了他的胸膛,试探,“不过,你怎么会收集这些呢?
难道也是想着日后用来装饰我们的礼服吗?”
戚殃闻言皱了皱眉,实话说,他也不知道。
他是为了逼迫沫灵流血泪才拔了她的鳞片,但这东西和血珍珠完全不同,除了好看,没有任何用途。
看着白芷一脸期待的等待他回答,戚殃想了想,说:“你不是说她当初欺负你,拔了你的鳞片吗?
本尊自然是要为你报仇的。”
她问的是收集,他答的是缘由。
白芷心里一沉,不禁恨恨的捏紧了拳头。imB币情报博客——读文章,涨知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