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喻以默)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完结版免费阅读_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全文在线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阮诗诗喻以默,是作者“佚名”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生平第一次相亲,阮诗诗就中了头奖!
一个跺跺脚,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竟然是她的相亲对象!
“户口本带了吗?”喻以默说
“啊?”阮诗诗一脸懵逼
“领证,结婚”男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
抱着鲜红的结婚证,阮诗诗仿佛还活在梦里
此后的生活,她如同坐了火箭,升职加薪,佣人伺候
“喻总,我能不能不要这些?”阮诗诗欲哭无泪
她不过是个刚出校园的普通女孩!
喻以默眉头一挑:“阮诗诗,你是不是忘了?”
阮诗诗被问懵了,“忘什么?”
“你是我的妻子”

小说: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阮诗诗喻以默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佚名”的新作《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扫了一眼床上的昏迷不醒的阮诗诗,王蕾冷笑着挑了挑眉,得意的走出了房间。这次,就算她阮诗诗长了翅膀,恐怕也难逃一劫,可是怪谁呢,谁让她偏偏得罪了她那个不好惹的表姐呢?穿过走廊,王蕾乘电梯到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朝这边急匆匆走来,直至走近,那男人才抬起头来,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彼此都心照不宣。和男人擦肩而过,王蕾暗中欣喜,这样一来,女主角她送到了,男主角也就位了,接下来就轮到她去找表姐拿奖励了。她心情大好的扬起左手,看着手上泛着银光的戒指,喜滋滋的朝外走,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两人。“喻总,夫人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评论专区

玩命:前面还行,剧情设计还是什么都很棒。到了妹妹再一次不听话坑哥哥这种剧情的时候,实在接受不能,这也是上一次弃书的理由,对我来说这种nc亲戚队友故意拖累主角来发展剧情的写法,接受不能,综合三星

重生日本做阴阳师:作者写了,伏羲魂归日本,天照是伏羲女儿,中国神话里的上古贤人,都是日本来的,日本入侵中国是来管理伏羲留下的中国大地。啧啧这个日杂是棒子国来的吧。

黑魂提督:该作者习惯性烂尾太监,据说还有“不转账就不更新”的记录,看前注意

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

《百日婚情:喻爷太甜了》在线阅读

第17章

第17章扫了一眼床上的昏迷不醒的阮诗诗,王蕾冷笑着挑了挑眉,得意的走出了房间。
这次,就算她阮诗诗长了翅膀,恐怕也难逃一劫,可是怪谁呢,谁让她偏偏得罪了她那个不好惹的表姐呢?
穿过走廊,王蕾乘电梯到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朝这边急匆匆走来,直至走近,那男人才抬起头来,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彼此都心照不宣。
和男人擦肩而过,王蕾暗中欣喜,这样一来,女主角她送到了,男主角也就位了,接下来就轮到她去找表姐拿奖励了。
她心情大好的扬起左手,看着手上泛着银光的戒指,喜滋滋的朝外走,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两人。
“喻总,夫人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杜越紧随喻以默身侧,如实汇报最新情况。
喻以默眸光微沉,面上表情却没什么起伏,“继续打。”
阮诗诗升职是他安排的,他也听杜越说了一些公司的风言风语,莫非,她是因为这事才不接电话?
想到这,喻以默心头掠过一丝不安,正要吩咐杜越,一转头看到旁边走过的女人,扫到她高高抬着的左手上时,目光倏地顿住。
那是他亲自挑选的独家定制的戒指,他再熟悉不过,也不可能会认错。
喻以默的步子猛地顿住,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径直唤道,“站住。”
王蕾闻言一顿,愕然的回头,在看清男人的面孔时,更为惊讶,“喻…喻总?”
她虽然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实习生,可是早就把公司执行总裁的资料了解的透透彻彻了,从年龄到喜好,她都倒背如流,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过喻以默,但是他的照片杂志她都有收藏。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她竟然能见到本尊!
王蕾难掩欣喜,转过身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喻总…您……”话未说出口,就被男人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
“你手上的戒指是哪来的?”
王蕾扫了一眼手上的戒指,心头一慌,立刻缩了缩左手,支吾道,“这是我…我自己买的。”
说着,她一抬眼,就对上了喻以默冰冷的视线,不知为何,男人那眼神似乎能将她看穿一般,只这一眼,就让她忍不住后背发凉。
“是吗?”
喻以默突然上前半步,浑身上下无形中带着一股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
王蕾不自觉的后退半步,低着头没底气道,“是……”喻以默将王蕾的微表情尽收眼底,心头莫名不安,他叮嘱过阮诗诗,无论何时她都不能轻易取下戒指,如今戒指出现在别人手上,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她出事了!
喻以默面色猛地森寒,他冷声质问,“阮诗诗在哪?”
听到这个名字,王蕾面色霎时苍白,她猛地抬起头来,摇头道,“我……我不知道…”喻以默闻言,眼神瞬间沉了几分,一旁的杜越会意,立刻转身,很快就带着两个年轻力壮的保镖走来,一左一右堵在了王蕾旁边。
王蕾哪里见过这阵仗,顿时吓破了胆,她慌乱的看向喻以默,吞吞吐吐道,“我…我说,我和诗诗姐一起吃饭,她不太舒服,我就把她送到房间休息了,就在1807房间…”听到房间号,喻以默面色一沉,没有半分犹豫的抬脚,直奔电梯。
他很清楚,江州国际大酒店住房部的十八层到二十层不是普通的房间,全是情趣套房,如果真像王蕾说的那样,阮诗诗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为何不订普通套房!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别人不清楚,他又怎会不清楚?
一想到那天晚上阮教授将阮诗诗的手交给他的那一刻,喻以默只觉得有一团火打心底生出,难以压制。
虽然他和阮诗诗认识不久,可他心中清楚,这个女人就如同一张白纸,单纯至极,若她真的吃了亏受了伤,那他又该怎么向阮教授交代!
1807套房。
一阵冰凉感突然袭来,让阮诗诗瞬间清醒了几分。
她慢慢地睁开眼,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水,就朦朦胧胧的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嘿嘿,终于醒了!”
那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呲着一口黄牙笑着,伸手就捉住阮诗诗的手朝她靠了过来,“今天陪我好好玩一玩,到时候缺不了你的好处!”
看清面前的人,阮诗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抬手要将他推开,“你……别碰我!
滚…开!”
那股子热还没有消褪,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事到如今,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王蕾的圈套,可是这个时候她压根就没有逃脱的能力。
那男人不以为然,嘿嘿笑道,“妹子,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觉得你还逃的掉吗!”
他说着,三下两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抬手探向阮诗诗…阮诗诗浑身战栗,慌乱之下强撑着力气抓起床头桌上的玻璃杯,狠狠地砸向男人的头。
“砰”的一声闷响,那男人的脑袋被砸出一道血口子,他瞬间变了脸色,抬手摸了一把头上的血,恼羞成怒的抬手,一个巴掌直接甩向阮诗诗的脸。
“臭婊子!
还敢打我!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他抬手按住阮诗诗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用力要将她的衣服撕开。
“你……放开我……”阮诗诗肿着半边脸,眼看着身上的衣服就要被扯下来,她分离挣扎,慌乱之际摸到一块碎玻璃,直接将刃口抵到了自己的脖颈间。
她强撑着最后的理性,双眼涨的通红,“你再敢动我,我……就死给你看!”
“哼!”
那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扯着她衣服的手依然不松,“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死!”
阮诗诗心头一寒,顿时没了希望。
她不能就这样失了清白,她才刚嫁给喻以默,嫁给那么美好的男人,她不能脏了自己!
她咬了咬牙,握着玻璃片的手一用力,玻璃刃口直接刺入肌肤一分,鲜血顿时从白皙的脖颈间涌出来。
那男人见状,顿时傻了眼,他也没想到阮诗诗竟然真的敢以死相逼。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套房的门直接被人踹开!

上一篇 2022年8月17日 pm10:09
下一篇 2022年8月17日 pm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