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阮沐希慕慎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是由作者“阮沐希”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阮沐希慕慎桀,其中内容简介:阮沐希一边看着玻璃外残忍无情的男人,眼神充满了无助和恐惧,一边哭着哀求,“放我出去!我好热!慕慎桀,放了我……救命啊!救命!”可是不管她怎么叫,叫破了喉咙,都没有人来帮助她!难道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么?她不要,她还有孩子……“嗯……”如同火炉,阮沐希被炙烤地难受,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么的沉重,感觉身体的水分在渐渐流失,让她喉咙干涸,大口大口喘气,恐惧占据了她整个心魂,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小说: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阮沐希

角色:阮沐希慕慎桀

由我给诸位产生小说集《阮沐希慕慎桀现代言情虐文》叙述慕慎桀阮沐希两人的感情小故事,许多朋友们都非常喜欢这一部小说集,下边就给诸位介绍一下。介绍:阮沐希一边看见夹层玻璃外残酷绝情的男人,目光充满了无奈和害怕,一边哭着乞求,“放我出去!我太热!慕慎桀,放了我……救我!救人!”但是无论她怎么叫,叫破了咽喉,也没有人来协助她!难道说她今天就要死了在这儿么?她不必,她也有小孩……“嗯……”好似炉子,阮沐希被炙烧地不舒服,每一次的吸气全是那样的厚重,觉得身体的水份在逐渐外流,让她咽喉干枯,大口大口气喘,害怕占有了她全部魂灵,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阮苏倩立在安全检查通道不远的地方等待,她不清晰阮沐希为什么非要那么急着离去,就好像后边闹鬼在追她一样。半小时后,见到朝这里飞奔而来的人。阮沐希缓了轻重缓急喘的吸气,“姑姑,票给我吧!”拿过她姑姑手里提前准备的护照签证身份证件飞机票

评论专区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和上一本一样,特色就是gay来gay去

重生音乐传奇:好书!\u003Cbr \u002F\u003E一下就让我想起小时候学琴参加演出的感觉了 !\u003Cbr \u002F\u003E这才是真正的音乐流,比那些抄袭者强了百倍,即使把抄来的歌写出花来,又怎么样?\u003Cbr \u002F\u003E仙草一个 …

副本异界:数据流缺少代入感,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搞毛线啊

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

《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精彩片段

阮沐希慕慎桀现言虐文第7章  

由我给诸位产生小说集《阮沐希慕慎桀现代言情虐文》叙述慕慎桀阮沐希两人的感情小故事,许多朋友们都非常喜欢这一部小说集,下边就给诸位介绍一下。
介绍:阮沐希一边看见夹层玻璃外残酷绝情的男人,目光充满了无奈和害怕,一边哭着乞求,“放我出去!
我太热!
慕慎桀,放了我……救我!
救人!”
但是无论她怎么叫,叫破了咽喉,也没有人来协助她!
难道说她今天就要死了在这儿么?
她不必,她也有小孩……“嗯……”好似炉子,阮沐希被炙烧地不舒服,每一次的吸气全是那样的厚重,觉得身体的水份在逐渐外流,让她咽喉干枯,大口大口气喘,害怕占有了她全部魂灵,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
…阮苏倩立在安全检查通道不远的地方等待,她不清晰阮沐希为什么非要那么急着离去,就好像后边闹鬼在追她一样。
半小时后,见到朝这里飞奔而来的人。
阮沐希缓了轻重缓急喘的吸气,“姑姑,票给我吧!”
拿过她姑姑手里提前准备的护照签证身份证件飞机票。
“你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阮苏倩问。
说起什么事都没有,除非是是瞎子。
“老师让我回趟院校,临时不知道什么事,挺心急的。”
阮沐希早已找好了托词。
以她现在的年纪,假如不是因为孕期停学,确实是还未毕业。
听起来理所应当,可阮苏倩或是不愿她走,十分舍不得拉地着她的小手,“希希,你回国后在宴席上露了个脸就走了。
待在同学们那边到如今,又急着归国,和姑姑一共讲了两三句。
你这一走,姑姑什么时候能再看见你?
你都不想姑姑的么?”
阮沐希内心是愧疚的。
很多年没有回来,本来是想和姑姑多共处的,想不到会冲出个慕慎桀来。
怎奈慕慎桀如魔鬼般盯上了她,在帝城的势力十分可怕,如今不动,更待何时?
“姑姑,我……我再次回家看您,我……我真的要走了,姑姑,珍重……”阮沐希乃至害怕耽搁更多的是时长,忍痛割爱松掉姑姑的手,转过身就往安全检查处跑去。
“希希……”阮苏倩叫她。
看见在安全检查处接受检查的小侄女,很是不能理解。
就算是院校,也不会那么急吧?
过安全检查后,阮沐希等待飞机。
上飞机,等待起降。
五内如焚。
阮沐希的视野落在窗户外面,内心对阮苏倩很是愧疚。
此次离去,之后回家的概率几乎是没了。
可她没有办法。
她绝对不能留到慕慎桀的控制范围里的!
阮沐希时不时地看时间,飞机上接连不断的人上去,加重了她迫不及待的心理状态。
广播节目里提醒让注意安全,手机上开飞行模式,空中小姐来让旅客耳后的有线耳机给拿下来。
一切就绪后,飞机开始启动,在塑胶跑道上滑跑。
阮沐希的一颗心才缓缓地落回原来地方。
但是,飞机在转弯的情况下停了下来。
以为是正常现象。
可慢下来后便不动了。
“如何还不走?”
有些人问。
“不清楚啊……”“我都着急赶时间呢……”阮沐希比任何一个人都赶,也只有忍受着等候。
这时候,商务舱处的机舱门开启来啦!
这也是坐飞机没有过的出现异常!
阮沐希看向窗外。
当她见到五六个黑袍黑色紧身裤的男人神情冷肃地往飞机的人字梯上去时,全身的血基本上凝固。
私人保镖进到发动机舱,一眼确定了座位上被吓住无所适从的阮沐希。
走过去,“阮小姐,请随大家下来。”
阮沐希打颤的身体紧紧地贴紧坐椅,脸色发白,不知所终地看着她们。
mark(“zhong”);飞机上别人都被这来头不小的气氛给弄得不敢出声。
“阮小姐,您应该不希望我们出手。”
私人保镖威协。
阮沐希想逃,但是如何逃?
连飞机起降的的时间都被限制了。
慕慎桀多少的权利。
为何……为何她们会出现?
为何……绝不放过她?
为何……阮沐希被私人保镖再次押回了揽月湾。
两脚刚落在御殿园的台阶下,便浑身发软,差点儿踉跄着坠落。
进到服务厅,坐到服务厅沙发上的灰黑色冷戾的背影让阮沐希脸色发白,不由自主倒退,却一下子撞到了背后的私人保镖。
“迷路了?”
慕慎桀阴郁的响声传来。
阮沐希紧紧地咬着唇,强忍全身的颤栗。
当然不是因为迷了路,她也不会认为慕慎桀会真得那样觉得。
慕慎桀翘着二郎腿的学会放下,站起来,朝这里走过来,大长腿雅致,却好似风险的哺乳类,好像下一秒就可撕破她。
阮沐希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系统都紧绷了,神情惶恐不安。
“装作吃下海产品进到医院门诊,再借机逃跑。
阮沐希,看不出你也有这一份气魄。”
慕慎桀边走来,边问。
不怒而威的响声若隐若现着怨气。
阮沐希害怕地全身发抖,在慕慎桀的阴影越逼越近时,不顾一切地转过身。
用劲去推背后的私人保镖——“啊!”
还未作出有实质的抵抗时,后脖颈被一只大掌给用劲掐着,疼地她叫了声,觉得颈部都需要被剪断了!
“不……疼……”“你仿佛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的定位!”
“让……要我离去……”阮沐希艰难地说话。
慕慎桀目光凶悍,掐住她的后脖颈往一边拽去。
进到家用电梯,直接往楼顶诺大的干蒸房。
“嗯……”阮沐希想挣脱,怎奈那只手的能量十分的大,让她爬不起来。
眼前的玻璃移门打开,她还未认清,就被推了进来。
门合上。
阮沐希被困狭小的空间里,双手沮丧地扒在玻璃上,疑惑又发慌地看着隔着玻璃外的恐怖男人,“这……这个是什么?
为什么把我关在里面?”
“你觉得我要做什么?”
阮沐希不能相信地看着外边的男人,“什……哪些?
不,这不是真的,你……你也是吓我的是不是?
并不是的!”
慕慎桀抬起,在玻璃移门边上的开关元件上点了几下,里边的温度上升。
阮沐希的皮肤上能感到升高的环境温度,意识到这也是要干什么后,吓得灰飞烟灭,迫不及待地拍着玻璃移门,“放我出去!
别这样,会死人,不必……求你了!”
慕慎桀就跟并没有听见一样,再次往上面升温,环境温度越来越高,炙烧着阮沐希的肌肤。
“不必!
放了我!”
阮沐希哭着,乞求着,乃至用脚来去踹玻璃移门,怎奈岿然不动。
这太残忍了!
怎么可以用这些方法看待她!
阮沐希一边看见夹层玻璃外残酷绝情的男人,目光充满了无奈和害怕,一边哭着乞求,“放我出去!
我太热!
慕慎桀,放了我……救我!
救人!”
但是无论她怎么叫,叫破了咽喉,也没有人来协助她!
难道说她今天就要死了在这儿么?
她不必,她也有小孩……“嗯……”好似炉子,阮沐希被炙烧地不舒服,每一次的吸气全是那样的厚重,觉得身体的水份在逐渐外流,让她咽喉干枯,大口大口气喘,害怕占有了她全部魂灵,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am5:20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am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