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陈田(捉阴人)全文阅读_(捉阴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捉阴人》,是以陈九陈田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佚名”,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幽静的小巷里,开着一家诡异的酒馆,它能帮你实现愿望,只要你愿意在家中摆上一尊恐怖的神像

小说:捉阴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陈九陈田

评论专区

仙侠世界的日常:畜生修仙传,总结了一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修仙日常,充分展现了在大自然中,一群名为修真者的畜生们的进化日常,由此可名为:畜生道。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nt

国潮1980:从重返1977开始看,这本还是老北京的味儿 比上本我被时间回旋踢 更让人熟悉 欲罢不能

捉阴人

《捉阴人》精彩片段

第29章 四指赌徒

我对李广说。
“我们这一天两班,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下午五点到晚上九点,总共八个小时,客人多的时候,需要加班,你能接受吗?”
李广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下来。
“没问题。”
“那你对工资有什么要求。”
李广想了想,提了一个数。
“五千,管吃管住。”
说真的,对于一个厨艺这么好的厨师来说,这个要价,并不高。
但我没法全部答应,管吃好说,反正都是他做饭,只是酒馆只有两间卧室,没他住的地方。
更何况,我也不会让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住在这里。
“我给你提到六千,管吃不管住,你要是能接受,今天就可以上班了。”
李广没有继续在工资上讨价还价,但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老板,你看工资,能不能……日结?”
这个要求让我十分意外,虽然说日结和月结在工资总数上区别不大,但我这毕竟不是今日有明日无的兼职,要求日结,确实挺奇怪的。
不过我还是答应了李广,毕竟酒馆太需要一个厨师了。
谈妥之后,我让李广写下一份适合酒馆的菜谱,以下酒菜为主。
菜单写好后,胡眉去打印,我则是去菜市场买原材料。
买菜这活儿本该厨师自己做,但我要求李广回家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否则以他现在的形象出现在客人面前,我这酒馆今天就得倒闭。
李广回家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胡眉贴到我耳边问道。
“你看到他的左手了吗?”
我点了点头,刚刚李广在切菜时,我就发现他的左手有残缺。
李广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头,他的小指,从根部断掉,切口整齐。
胡眉猜测道。
“少了根手指,工资还要求日结,应该是个赌徒。”
我赞同胡眉的看法,以前师父跟我讲过一些赌徒的故事,师父说赌徒嗜赌,比瘾君子嗜毒更加可怕,毒控制的是人的身体,但赌控制的是人的精神。
许多赌徒,一日不赌,心里就跟有猫在挠,难受的要命。
只要能赌,玩什么他们都不在乎,上到足球赛马,下到麻将牌九,甚至连别人今天能钓几条鱼,都可以赌一赌。
赢钱能让人上瘾,输钱则可以让人疯狂,不知道有多少人输的倾家荡产,甚至连老婆孩子都赔给了别人。
师父还说,在**上,有两种人是要被切手指的,第一种,是**出千的人,赌博讲究愿赌服输,如果有人作弊,他面临的,将会是输红眼,犹如野兽的赌徒。
第二种,则是欠高利贷的人,许多赌徒输了钱,想要翻本,可又没有本钱怎么办?
当然是借钱赌了!
能借给赌徒钱的,必然是高利贷,赌徒如果赌赢了,一切好说,再高的利息也算不了什么,可若是赌输了,等待他的,将会是地狱般的日子,切手指只是一种警告,再不还钱,整只手都有可能被人砍掉。
“没事,只要他不给我们惹麻烦,不必在意他的身份。”
十点钟,李广准时赶了回来,他按照我的要求,整理好自己。
他洗了脸,刮了胡子,换了衣服,虽然相貌平平,但让人看着很舒心。
这一天,酒馆卖出了二十盘下酒菜,几乎所有的客人,都是赞不绝口。
晚上打烊的时候,胡眉高兴的对我说。
“营业额涨了一千块呢!”
我抽出两张红钞票,交给了刚刚收拾好厨房,准备下班的李广。
“这是你今天的工资。”
看到钞票,李广原本有些黯淡的眼睛,忽然就有了光。
“老板,我先走了。”
他小跑着离开了酒馆,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胡眉撇了撇嘴。
“这家伙,八成去赌了,你信不信,他忙活一天赚到的钱,不出半个小时,就会全赔进去?”
两百块钱,哪里用得着半个小时,点子背的话,玩两把斗地主就输光了。
见我不说话,胡眉问我。
“好歹是店里的伙计,你不劝劝他吗?”
“不劝,人各有命,他只是我的伙计,不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劝,再说,我劝了,他就会听吗?
说不定还会背地里骂我多管闲事。”
说完,我回房间继续练习雕刻,按照约定,我这个月要给一只鬼刻像扮神。
第二天,李广依旧是准时赶到,只是他的眼睛,再次变得黯淡,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里,有一丝沮丧。
不用问也知道,昨晚他肯定是又输了。
“吃早饭了吗?
我给你留了一份瘦肉粥。”
“谢谢老板。”
看着李广狼吞虎咽的把粥喝完,我想他昨晚恐怕输的连买早餐的钱都没剩。
好在李广工作还是很认真的,客人点的每一份下酒菜,他都能保质保量的完成。
就连我和胡眉的午饭,他也是做的非常用心。
接下来的十几天,李广一直任劳任怨,从未有过任何抱怨,我也从未克扣过他的工资,下班前准时结清。
我和胡眉与他渐渐熟悉起来,我们发现,李广虽然嗜赌,但没有在工作中动小心思。
我买了三天菜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每次采购找回来的钱,李广都会主动上交,有零有整,一分不贪。
只是他的性格有些沉闷,不善言谈,在没事做的时候,他经常坐在酒馆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发呆,面带忧愁,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实这两天我也愁,因为第二个客人,我迟迟没有找到。
一天周末,泉城下了场大雨,雨水多到把酒馆所在的商业街给淹了,我看这情况八成是不会来酒客了,就给李广放了假。
当然,钱还是给他结了的。
我和胡眉在酒馆里喝着小酒吃花生,她买了一个平板电脑,我们闲着无事,坐在一起追剧。
正看的上头,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微信的提示音,我低头一看,是李广发来的。
内容很简短,但能读出李广的急迫——老板,救我!
很快,又一条消息发来,这次不是文字,而是一个定位。

上一篇 2022年7月4日 pm10:11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am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