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叶青鸾(无上门主)全集免费阅读_无上门主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无上门主》,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明叶青鸾,文章原创作者为“鱼不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十八年前被老道士定下娃娃亲,陆明下山一看:哦豁?四胞胎!
老大霸道冰山女总裁、老二古灵精怪古武传人、老三娱乐圈火辣一姐、老四医学界‘女阎王’!!
陆明一时花了眼:这……怎么选?!

小说:无上门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鱼不周

角色:陆明叶青鸾

评论专区

超时空走私:作者强大的精神胜利法,对书没有任何兴趣

诸天从茅山开始:老作者了,擅长诸天文。

被萌娘推倒:辨识度很高的作者,文笔很有风格,独树一帜,幽默,讽刺,荒诞,你明知道是剧情扯淡却能看的下去,粮草——天无环

无上门主

《无上门主》精彩片段

第26章 我与邪医门门主是老相识!

“爷爷,这半年来,邪医门虽然声名鹊起,却根本没有人见过邪医门门主。”
“或许,此人本就是子虚乌有,只是夏老借此打响邪医门的名声罢了。”
叶青鸾忍不住小声说了两句。
叶浮生活了一把年纪,有些事情自然比叶青鸾看得透彻。
“青鸾啊,就算邪医门的门主不存在,但夏苍南的医术却是实打实的。”
“咱们华夏杏林的一斗二星三山,可是站在杏林金字塔顶端的人,学生更是遍布华夏。”
“不管是邪医门门主还是夏苍南,邪医门风头正盛,只要他们与咱们合作,咱们叶家便能更上一层,都是值得庆祝的事!”
叶浮生语重心长地跟叶青鸾说着,“你这丫头别太跟你两个哥哥计较,都是为了叶家。”
叶松涛与叶松海别提多得意。
叶松涛更是冷眼嘲讽道:“青鸾,瑾歌的老师可是华老,不如让华老与飞鸾生物合作一次?”
叶青鸾脸色更加难看,叶松涛明知道华长生是不与任何企业和公司合作的。
这一点,她早就问过叶瑾歌,即便叶瑾歌是华长生最得意的弟子,也无法让他老人家坏了自己的规矩。
叶浮生将叶青鸾脸色看在眼中,他自然希望华长生能与叶家合作。
到那时,有华长生的加盟,叶家有机会成为华夏最顶级的医药集团之一。
可惜,他知道华长生不会与叶家合作。
叶浮生起身,阻止小辈们继续说下去,“行了,都别吵了,移步餐厅吧。”
“对了,青鸾,陆小友……”叶浮生话还未说完,陆明已经在下人的带领下出现在议事厅门口。
陆明瞧了眼叶浮生就知道他已经服了自己给的药,笑道:“叶老爷子气色不错啊。”
“哈哈哈……”叶浮生爽朗地笑起来,他不得不承认陆明给的三颗药丸简直神乎其神,感觉身子骨都年轻了二十岁。
“叶小友来了,快坐。”
叶浮生对陆明极为客气。
陆明见叶青鸾冷着脸,又瞧了眼旁边的叶松涛和叶松海,便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坐定后,陆明对叶浮生道:“老爷子,刚刚我在门外听见你们似乎在说什么邪医门……”叶浮生笑得合不拢嘴儿,回道:“小友所言正是,我这两个不肖孙子刚刚与邪医门达成合作。”
叶松涛与叶松海早已听说陆明的存在,今日一见,两人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只是有些搞不懂,自己爷爷为何会对他如此客气。
叶松涛眼睛一转,笑着问道:“听陆兄弟的话,似乎跟邪医门的人认识?”
在叶松涛看来,陆明根本不可能认识邪医门的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让他下不来台。
陆明淡淡一笑,回道:“当然,我与邪医门门主是老相识了。”
叶松涛一怔,没想到陆明竟敢说与邪医门门主老相识,忍不住嗤笑道:“陆兄弟真是大言不惭,邪医门成立至今,从未有人见过门主真容!”
叶松海也忙给自己哥哥帮腔,“是啊!
陆兄弟这牛皮吹得可是有点大啊。”
叶青鸾见叶松海和叶松涛开始踩陆明,刚准备帮他说话。
却见陆明翘起腿,靠在椅子上,露出一副邪性模样。
与昨天调戏自己的姿态一般无二,只是目光深处却带着丝丝冷意。
叶青鸾刚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她想看看陆明会如何处理眼前之事。
“吹牛?”
陆明眼角轻挑,有些揶揄地看着二人,“老爷子说你们与邪医门达成合作,可据我所知并不是这么回事……”“哈哈!”
叶松涛大笑,这事是昨日他与叶松海亲自谈妥的,怎么可能有假。
“陆兄弟说话真是不怕闪着舌头,这事是我与松海亲自谈成的,怎会有假?”
叶松涛眯着眼睛,目光极其不善地盯着陆明。
陆明抠了抠耳朵,指了指叶松涛手里的电话,“是真是假,敢不敢当着叶老爷子的面打电话跟邪医门确认一番?”
“有何不敢!”
叶松涛冷哼一声,“既然给你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叶松涛拨通一个电话。
叶青鸾有些焦急,叶松涛和叶松海底气十足,根本不似说谎。
“丫头,坐我旁边。”
陆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朝叶青鸾眨了眨眼睛。
叶青鸾心里担忧得不行,陆明却一副没心没肺模样,急得她朝他踢了一脚。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接通。
“喂!”
电话那头是个冷淡的声音。
“楚先生,是我,叶松涛。”
叶松涛一脸笑意,语气更是恭敬无比。
陆明听藏兵藏剑提起过,与海涛制药对接的人名为楚凌山。
楚凌山嗯了声,问道:“什么事?”
“只这样的,楚先生,咱们合作已经达成,下午我过去签合同吧?”
叶松涛语气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只要能够抱上邪医门这棵大树,他在叶家才能彻底站稳跟脚。
“合同?
什么合同?”
楚凌山有些不明所以。
“啊?”
叶松涛吓了一跳,“就是邪医门与海涛制药合作的合同啊,您……您该不会忘了吧?”
“哦!”
楚凌山想起了什么。
叶松涛吓出一身冷汗,呵呵笑道:“您记得就好,下午……”“不必过来了,门主说邪医门暂且不与海涛制药合作。”
说完,楚凌山直接挂断电话,没有给叶松涛继续说话的机会。
听着电话里挂断的嘟嘟声,叶松涛愣在那,整个人都傻了!
议事厅安静得可怕,叶浮生脸色也极其难看,没想到叶松涛和叶松海兄弟俩合起伙来骗自己。
叶青鸾美目一亮,看了眼宠辱不惊,仿佛所有事情都在他预料中的陆明,嘴角弯起一道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弧度。
砰!
叶浮生一掌拍在桌子上!
叶松涛和叶松海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儿。
“你们是当我老糊涂,把我当猴耍么?
!”
叶浮生怒不可遏。
扑通——叶松涛和叶松海吓得直接跪下。
“爷爷,孙儿怎么敢骗您,昨日明明已经与邪医门谈好……”叶浮生怒斥:“住口!
罚你们两个半年月例,下去思过吧!”
叶松涛与叶松海起身,怒不可遏地盯着陆明与叶青鸾。
陆明冷笑,两人对叶青鸾下毒,今日只是小惩。
若他们兄弟二人不识趣,找机会杀了便是!
陆明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上一篇 2022年7月4日 pm10:11
下一篇 2022年7月4日 pm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