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怀揣大佬的九公主又美又飒(苏小玖陆离)全文在线阅读_(苏小玖陆离)全本在线阅读

书名:重生!怀揣大佬的九公主又美又飒

主角:苏小玖陆离

简介:最具实力派作家“来啖荔枝”又一新作《重生!怀揣大佬的九公主又美又飒》,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苏小玖陆离,小说简介:九公主生日这天,一纸诏书砸下要她随帝父殉葬,自此风雨飘摇,江山陷于奸臣之手
现代人苏小玖穿越成九公主,带着一副残破身躯从墓地中霸气归来
在她手刃仇人快意复仇时,陆离出现
他对世人冷漠无情、却唯独对她极尽温柔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离含笑不语
直到那天——
苏小玖浑身是血,凄凉惨笑:“原来你对我的好全都是因为她……”
看着女孩昏迷的脸庞,他溃不成军,压抑低吼:“玖儿,不许你离开我!”

重生!怀揣大佬的九公主又美又飒

《重生!怀揣大佬的九公主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第4章 苏小玖,你不是死了吗

皇宫中,一具干瘪的女尸陈列在大堂**。

只见她左胸口有一个巨大的黑洞,躯体干瘪,完全辨不出生前的模样,但身形身高都跟九公主如出一辙。

“禀告皇后,禀告国师,这是我们在城郊找到的九公主尸体。”羽林将军汇报道。

“你们真是一群废物,连个皇陵都看守不好。这要是传出去,让整个皇室颜面尽失!”

夏姬一个巴掌挥到了将军头上,将军纹丝不动,恭敬笔直的垂首站立着。

国师曲度站在一旁,仔细盯着眼前这具干瘪的女尸,丝毫没将皇后的怒气放在眼里。

“她脖子上的项链哪儿去了?”曲度指着女尸上断裂的项链沉声问道。

“回禀国师。发现九公主时,项链就是这幅残缺状。”

曲度给了夏姬一个眼神,示意她遣退众人。

不多时,空旷恢宏的大厅只剩下二人。夏姬敛去方才的怒意,小心翼翼的走到曲度身边,抬起手想讨好他,却被不耐的拂去。

夏姬委屈的咬住唇瓣。

她知道,苏小玖的身体对曲度来说似乎格外重要。

当初剜去苏小玖的心脏是曲度的意思,但私自剥去苏小玖的脸皮泄愤,却让曲度黑脸了好一阵。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让她怎么也捉摸不透。

“这不是九公主的身体。”曲度自言自语道。

夏姬没听真切:“曲度,你刚才说什么?”

曲度仿佛没有听到女人的话,低头思索着,沉默不语。

半晌,他似乎决定了什么,“这件事就先这样吧。”大手一勾,将女人搂入怀中。

“过几天是新皇登基大典,你这两天好好休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夏姬忘了男人刚才的冷漠,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怀里。

此时的曲度面具下泛起森森笑意,怀里抱着女人,心里想着:

“九公主,既然找不到你,我就等着你自己出现。你一定很想报仇吧,来吧,把这个蠢女送给你。”

*

今天是苏小玖被救回来的第五日,因着顾思然血族之血的力量,她已恢复的七七八八,除了那颗被剜去的心脏。

颇为意外的是,新长出来的皮囊似乎比原来更加美艳动人。

苏小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镜中人身着一袭蓝色窄袖束腰长裙,头发被白芷用一双巧手绾成双髻盘起,双颊娇俏粉红,脸上还泛着细细绒毛,像个刚成熟的水蜜桃。

“九公主,虽然跟你同名同姓,但你可真是一个明媚的美人,跟前世样貌普通的我完全不同,可惜了……”苏小九看着镜中的人喃喃道。

“明日是皇兄苏哲的登基之日,按照万国惯例,夏姬将作为一国之后将绕京都一周,为新帝祈福。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明天,我会为你复仇。”

顾思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苏小玖身边,她后面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小玖,你决定好了吗?”顾思然淡淡道。

苏小玖坚定的点头:“决定好了。”

原主的仇恨已跟她融为一体,不可分割,弑亲之仇,她是一刻都等不得了。

“好,我陪你。”

不管是刀山火海,只要她想去,他都陪着。

*

元启三十三年三月初五,辰时一刻,京都古钟响起,吉时已到。

宫中轿起,花车出街。

京都老百姓涌上街头、万人空巷,迎接这帝王交接的历史性时刻。

京都城颇大,皇后要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神庙均供奉上香火,祈福才算结束。

一个时辰后,夏姬终于在国师的吟诵下,走完最后的玄武庙。

回到轿中她舒了一口气,一个婢女端着茶进来:“娘娘,您的茶。”

夏姬接过茶盏,抿了一小口,勃然大怒:

“狗奴才,你是想烫死哀家吗!”说着将茶杯往婢女身上砸去。

婢女一个侧身,便轻巧的躲了过去。

夏姬气急败坏,举起巴掌就往婢女脸上扇:“还敢躲!”

倏地,手腕被狠狠的握住,停在半空中。

正当她又想开口骂时,只听婢女冷笑道:“哼,怎么?还想用同样的方法欺辱我?”

接着一个用力,夏姬被掀翻,后脑勺朝下重重砸在凳子上,凤冠从头上散落,一身狼狈。

夏姬挣扎着想起身,没成想头发连着凤冠被婢女踩在脚下,狠狠拉扯着头皮。

“快来人……唔唔……”夏姬想尖叫呼救。

声音还未溢出,就被一块黑布堵上了嘴巴,四肢也被牢牢捆住。

这下夏姬彻底慌了。

婢女半蹲下来冷冷的看着她:“这才几天没见,就把我给忘了?真是贵人多忘事。”

夏姬看着这张脸,脑海中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能是某个曾被自己打骂过奴仆,但这种人太多了,她从来记不清他们的脸。

婢女微笑着揭下自己的人皮面具。

“这下认出我是谁了吗?”

夏姬顿时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疯狂摇头,嘴里发出呜呜声。

她想说的是:“苏小玖,你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