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玉南轩晏《巫女重生,摄政王你别想逃!》完整版阅读_(苏婉玉南轩晏)全集阅读

小说:巫女重生,摄政王你别想逃!

苗哼唧作者 著

主角:苏婉玉南轩晏

读书简介:主角苏婉玉南轩晏的古代言情爽文《巫女重生,摄政王你别想逃!》,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苗哼唧,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前世,苏婉玉被渣男利用,被庶妹蒙骗,用蛊毒之术助纣为虐亲哥惨死,母亲被害,深爱自己的男人还被自己下蛊残废,最终只能用血蛊反噬惨死
老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
这一世,她必然要让那些狼心狗肺之人付出代价,她也定不会再负深爱着她的人

巫女重生,摄政王你别想逃!

《巫女重生,摄政王你别想逃!》精彩章节

第4章 沐华裳之死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苏展离低吼道,苏婉玉能感受到他的愤怒,走到他一旁拉住他的手。

“哥,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快去看看娘亲吧。”

苏婉玉用无箐和千足给沐华裳渡气,她能明显感受到,沐华裳应该就这几个时辰的事情了。

“离儿,你回来了。”沐华裳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儿子,泪水立即布满双眼。

“娘,我回来了。”

沐华裳摸着许久不见的儿子的脸庞,“乖孩子,娘亲不在的时候,你作为哥哥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断不能让她受了苦,知道吗?”

“儿子发誓,定以生命护吾妹一生平安喜乐。”苏展离跪在地上,右手举起发誓,坚定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沐华裳和苏婉玉

“哥,”苏婉玉也随之跪了下来,“我苏婉玉以生命起誓,此生定保吾兄平安健康快乐。”

兄妹二人相视一笑,看着这一幕的沐华裳也甚是欣慰,“我的两个孩子,娘亲我不能再护着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娘亲不求你们如何光宗耀祖,只求你们能幸福。你们要记得,你们的背后是整个西域六部,有事情就去找你们的舅舅,把无箐给他看,他一定会帮你们的。”

二人认真的点了点头。

沐华裳看着眼前已经长大的两个孩子,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看着他们嫁娶,多么希望可以一辈子护着他们,可是太多眼睛盯着自己了,尤其是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为了保护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有整个西域六部,她必须死,只是她舍不得….

沐华裳的双眸渐渐的闭上,双手也渐渐的无力垂下,直到….

“娘!!!!!!”

苏展离和苏婉玉身着孝服跪在灵堂上已经是第二天了,二人均未合眼,也都没有吃东西,一旁的小柔和小桃都很着急,小桃本身因为沐华裳的死想要离开,不过被苏婉玉强烈留下来了,本身她身边可贴心用的人就很少,而且母亲的死她得弄清楚。沐华裳死后,苏奕象征性的来跪了一天,之后便以身体抱恙为由,就回自己的院子了。

苏婉玉知道她这个父亲之前是看中了沐华裳公主的身份,所以才装作深情,让沐华裳用蛊术帮助他一路走到了现在护国候的位置。当位置坐稳后,立刻就就把自己的老相好秋兰燕接进侯府,还带着一个跟苏婉玉只相差一岁的苏琳琳,沐华裳因此看透了这个男人,在除非不得已的情况下,几乎不与苏奕见面。

“小小姐,去休息会吧。”沐华裳身边的贴身嬷嬷-齐嬷嬷,本来也是想要和小桃一同回西域,不过看着因为沐华裳的死伤心难过,几次差点昏厥,心里实在是不忍心。

“没事,齐嬷嬷,我还撑得住。”上一世,因为自己受伤,沐华裳死的又比较突然,哥哥也没从军营赶回来,再加上秋兰燕和苏琳琳的教唆,沐华裳的丧事只能草草办理。这一世,虽说苏奕也提过关于丧事的办理,却被苏展离给拒绝了,一定要大办,要沐华裳走的风风光光。

“裳儿!!!”一个身穿银羽铠甲的男子冲进了灵堂,直奔放置沐华裳的棺材面前。

“义父!”“师父!”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沐华裳的义兄,也是苏展离的师父,苏婉玉的义父-段翎。

看着眼前仿佛睡着的美丽人儿,段翎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是义兄来晚了,裳儿,对不起,是义兄没有护好你。”堂堂御林军统帅,作为全南朝为数不多可以身着银羽铠甲的人,段翎在沐华裳的灵堂上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过了会儿,段翎要苏婉玉为他准备了一身素衣,他要陪着两个孩子一同跪在灵堂里守丧。

“义父,这样不妥,这传出去,日后你怎么娶亲?”段翎其实早已经过了娶亲的年龄,不过也不知为何,他一直找各种借口拒绝,段老将军也拗不过他,只能随他去。

“是啊,师父。妹妹说的对,不能因为我们和母亲耽误你….”

“玉儿,离儿,你们母亲不在了,义父作为她的兄长,你们的义父,理应帮她守灵,而且玉儿, ”段翎看了看她头上还缠着的一缕绷带,“你这伤都没好,快点去休息吧。”

“义父,我….”

“段统领,苏少爷,小姐。”小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何事?”

“摄政王府来通知,摄政王马上来祭拜夫人。”

摄政王!!南轩晏要来了。

苏婉玉心里一阵绞痛,一想起前世他陪着她一同死去,再加上自己对他的种种愧疚,她记得她的承诺,她说过她此生定不负他,所以….

“玉儿…玉儿…玉儿!”苏展离看着有些走神的苏婉玉,摇了摇她,才拉回她的思绪“怎么了,玉儿?”

“没事没事,走吧,哥哥,摄政王要来了,咱们得迎接一下。”

调整一下重回灵堂后,却没想到,苏奕带着秋兰燕和苏琳琳都穿着丧服在灵堂上。

“父亲不是身体不好吗?来母亲这里干甚?还带着两个不该出现的人。”苏婉玉看着眼前的苏奕就知道,若不是摄政王要来,苏奕不可能会出现,还带着身后那两个贱人,尤其苏琳琳,虽然穿着丧服,不过却浓妆艳抹。

“苏婉玉,你就这么跟你父亲我说话?你的教养呢?是不是为父很久没有管教你了,你连规矩都不懂了?!”说完,就走上前。

苏展离和段翎立刻将苏婉玉护在身后,“苏兄,今日是在裳儿的丧礼,你是想要在她面前动手吗?!”虽说段翎和苏奕同为习武之人,可是段翎可是自小便是由段老将军亲自教辅,那可是整个南朝都抓不出几个人能与之抗衡的。

“段兄,你也知道这是我夫人的丧礼,你来守丧这又是何意?”

“对啊,段将军,姐姐的丧礼你来守丧,这说出去也不合情理吧,难道是你和姐姐你们….”

“秋姨娘慎言。”苏婉玉推开面前护着自己的两个人走到秋兰燕的面前,“段将军是我的义父,我母亲的义兄,我兄长的师父,他们的结拜可是在当今陛下的见证下,你一个小小的姨娘在这编排西域六部的公主,御林军的统帅。那你的意思是陛下的见证也是在哄骗众人吗?!!”

“苏小姐说得好!!”

这个声音。苏婉玉回头,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她永远不会忘记的。

门口站着一身形欣长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直襟长袍,腰束月牙云纹腰带,头发被简单的嵌玉银冠束起,整个人气度逼人又透着些冰冷寒冽,五官绝美绝伦,如雕刻般的完美,这人就是南朝摄政王,先皇最小的儿子,也是当今皇上最疼爱的弟弟-南轩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