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络代号有点长)玄幻之开局进入天选之子群全章节阅读_《玄幻之开局进入天选之子群》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玄幻之开局进入天选之子群》,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肖络代号有点长,也是实力作者“代号有点长”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肖络穿越到玄幻世界,受邀进入这个世界的天选之子群,发现群里面的天选之子已经陨落五个,还有三个在陨落边缘,原因是使命失败,肖络顿时感觉压力山大,天选之子想要活下去也不容易啊,那就开局就爆发吧!

玄幻之开局进入天选之子群

《玄幻之开局进入天选之子群》在线阅读

第6章 结拜三兄弟

好一会小白才回答:“哥哥,小白也不知,不过我可以找小红问一下,你等等。”

肖络一阵纳闷,怎么又冒出一个小红,难道是小白的姐妹?

“哥哥问清楚了,当初神武大帝开创愿力修炼体系,为文修立文德碑于朝堂,凡被刻在其上的文修才是真正的文修,否则最多修炼到七品就无法再晋级,因为名不在文德碑无法聚集足够多的愿力扣关冲击六品儒生。”小白用灵魂传音解释道。

“那文德笔和文德书呢?”肖络追问。

“文德书和文德笔都是文德碑千年孕育之圣物,文德书可以将一人所作佳作自动收入书内,自此佳作聚集的民众愿力就不再被文德碑吸收,而是被创作人直接使用。文德笔可以沟通文德碑,向文德碑借愿力为己用。一品意味着到达一品大儒,你都可以使用这文德书和文德笔。”小白一口气说完还来了一句:“这太长了,哎呀妈呀累死我了,小红下次说短点。”

“还有,小红还说一郡之中,只有一支一品文德笔和一本一品文德书,郡守将此笔此书送给你,足见他真的是把你视作可以成为一品大儒的潜质的!”小白说完这句又开心的道:“这句就短多了。”

卧槽,如此珍贵!

怪不得张英杰他们如此的眼红!

这是连他爹都没用过的宝物!

不过这一品文德书和文德笔就是给张英杰用,张英杰也不敢用,因为没有大儒之资而使用一品文德书和文德笔将会遭到反噬,如张傲就不敢用,他迟迟无法晋级二品,假设他现在用的是一品文德笔和文德书,那么他就会降品,直到降为普通人为止,这就是反噬,所以张傲有一品文德书和文德笔也不会使用。

而张英杰他们会羡慕嫉妒恨,但绝对不会发狂,更不会去抢,也是因为反噬的原因。

这些小白没有说,肖络也不知道,但对他来说真的是无所谓!

张傲开口道:“肖小哥,滴血开启文德书,看看能不能将你刚才的佳句收录进去。”

张傲的话拉回肖络的思虑,急忙抱拳道:“郡守大人厚爱,在下感激不尽,恭敬不如从命!”

肖络说完不再犹豫,咬破指尖,一滴鲜血落到文德笔和文德书上,这有点滴血认主宣誓主权。

紧接着文德书自动展开,书页全是空白,然后第一页空白处隐隐有金色文字闪现,正是肖络刚刚吟诵的那首诗,但就是无法凝实。

张傲道:“这是因为此诗还差一题。”

肖络笑道:“此诗就叫郡守府赠张公于酒宴,如何?”

话音刚落,整首诗已经凝实,诗题正是郡守府赠张公。

张傲哈哈大笑,我张傲被将来的大儒赠诗一首,必将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啊!

痛快,张傲连喝九大杯,没有比这更好的下酒菜了!

这九大杯喝的又快又急,喝完已经是满脸通红醉眼朦胧,有些不利索的说道:“肖小哥,如果不介意老哥哥我痴长你几岁,不如今日我们义结金兰,结成异性兄弟,如何?”

张英杰哥三直接石化,尼玛,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叔叔。

那帮酸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以为听错了,张大人还搞义结金兰这套,简直闻所未闻!

徐守趁机大叫:“郡守大人,您和肖小哥千里姻缘可是老徐我一手牵,义结金兰怎么能少了老徐我呢?”

肖络看的一愣一愣的,这缘分来的太突然了。

张傲大笑道:“好极,准备香案!”

张傲是真的痛快,想一下如果将来的一品大儒是他张傲一手推荐成长,这是何等的荣耀。

郡守府内院七小姐阁楼。

七小姐已经可以坐起来喝参汤了,床榻边还坐着一位浅黄宫裙的妙龄女子,年龄不到双十,眉目极为俊秀不说国色天香,但也是盖压群芳,身材更是婀娜有致。

黄裙女子欣喜道:“怜儿,姐姐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有此奇迹,当那国师的固魂丹都没办法的时候,姐姐我心疼极了!”

七小姐也笑道:“表姐,我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爹爹说那人有一品大儒之资才救我一命!”

两个少女正在说话,忽然外面传来小丫鬟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黄裙少女开口询问:“春雨,你个死丫头这么没规矩,不知道我表妹刚刚好转听不得吵闹吗?”

叫春雨的宫女道:“公主殿下,前院张大人酒宴,传来绝佳诗作,我们这是念诗呢!”

黄裙公主好奇问道:“什么佳作?”

春雨进入房间说道:“一共四句,我只记住了两句,人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七小姐呀的一声道:“真是绝佳之句,短短两句不过十四字却道尽人情世故!”

那公主却嗔道:“你个死丫头真是笨死了,如此佳作怎么能只有两句,快快打听剩下两句和作诗之人?”

春雨宫女委屈道:“春雨是听打更的大叔在那儿念叨,他就记得两句,倒是说这诗是张大人的弟弟所作。”

七小姐闻言纳闷道:“我叔叔,可我没有叔叔啊,只有伯伯,但也不在东临郡。”

公主道:“哎呀,我让春雨去问问不就清楚了。”

前院正厅,张傲、徐守、肖络已经并排跪在香案前,张傲举起三支香道:“我张傲今日与弟徐守弟肖络义结金兰,自今日起有难共赴有祸同担,不求同富贵只求兄弟前程一路似锦!”

春雨宫女很快回到了七小姐阁楼气喘吁吁的道:“公主殿下,七小姐打听清楚了,这首诗是那肖络公子赠张大人的,全部四句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醉歌时君亦和,醉倒须君乐扶我。”

七小姐品味良久,才喃喃道:“此诗足以领近百年风骚,只是他怎么被人说是我叔叔?”

公主也好奇的看着春雨宫女。

春雨笑道:“刚刚在前院,张大人、徐大人和肖络公子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弟!”

那公主娇笑道:“我这舅舅闹的是那样,按照戏码不是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吗?怎么就成了美人的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