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时时刻渡《【咒回】死神的日常》最新热门小说_季时时刻渡全章节阅读

书名:【咒回】死神的日常

作者:时刻渡

主角:季时时刻渡

简介:完整版古风小说《【咒回】死神的日常》,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季时时刻渡,由作者“时刻渡”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作为一个靠谱且信誉良好新一代死神中的卷王!
有几个实力强劲的助手不为过吧~
嗷嗷嗷伏黑甚尔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向织田作打小报告!
扣钱!扣钱!!!
织田作【盯】
季时【瞬间乖巧ing】
后来又多了个叫夏油杰的,天天和伏黑甚尔打架
我真的会谢!请还我清静的墓园!
——
原本只是想帮后辈接个任务
万万没想到我能惹那么多人……
太宰治:死神小姐请赋予我死亡吧!
季时【笑】
两面宿傩:挥砍起你的镰刀,来愉悦我吧!
季时【笑】
五条悟:死神?似乎也不怎么样啊?
季时【笑】
喵的,老子要砍下你们的头当球踢!【小声bb】

【咒回】死神的日常

《【咒回】死神的日常》在线阅读

第4章 死神的吃货日常

次日。

季时一大早就醒了,在微风拂面的清风中来到了墓园。

她绕过了应该还在睡觉的蝶,去了安置织田作的区域。

然而刚到那她就顿住了脚步。

一位黑色头发,身穿沙色风衣的男生依偎着墓碑,神情眷恋而温和。

而织田作就在他的旁边席地而坐,无声的陪伴着他。

“原来是太宰来了吗?我说怎么在别墅里找不到你人,原来是在这啊。”季时远远看着那一幕嘴角也不自知的绽开一抹弧度。

话说回来,她也好久没去横滨了吧?正好织田作这片墓园的区域是连对着横滨的,那边有家早餐店她可是超级想念的!

“啊——到头来也就我一个孤寡老人啊。”故作抱怨的叹息一声,季时没准备去打扰他们,转身离去。

虽然她认识太宰治,但是仅仅是单方面的而已,太宰治并不认识她的。

不过有一件事很让她欣慰的。

至少,现在在墓园里的人都是有人思念的。

他们还能再陪她走一段路……

嗯,蛮好的。

那抹黑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墓园中。

太宰治似有所感的朝季时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

离开了墓园的季时去买了袋猫粮后,直奔早餐店!

早上起床首先要犒劳的肯定是饿了一晚上的肚子了!

“婆婆,老样子。”季时轻车熟路的坐到靠近风扇的位置。

“小时又来了啊,今天婆婆有准备你喜欢吃的南瓜饼哦。”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婆婆笑眯眯的从后厨探了个头。

“真的吗!”季时的眼眸一下子亮了!很少有的露出了很孩子气的模样。

“我有吗?我有吗?”一听有南瓜饼,旁边那桌的客人立即扭头问道。

这家店的南瓜饼可是超好吃的!可惜这几个月老婆婆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逐渐的也就不做了。

“你一个大人和小孩子抢什么吃的。”老婆婆笑着摇摇头,重新回到了厨房。

那位客人看着季时显而易见的炫耀的表情,沉默了几秒,扭头化悲愤为食欲埋头猛吃!

无他,因为他上班快迟到了啊啊啊!!!

季时手抵在唇边掩饰着勾起的笑意,忽然她眨了眨眼低头向下看。

一只黑白花的奶牛猫猫正亲昵的蹭着她的裤腿。

“是牛奶啊,饿了吗?给你带了点小零食。”

“喵呜~”

牛奶的叫声很软糯,像是在撒着娇。

季时轻笑一声,摸了摸它的脑袋,往它的碗里倒了些猫粮,又轻车熟路的来到柜台前打开一个小柜子拿出了小鱼干和冻干。

得到一顿超好吃的加餐的牛奶吃的很开心,边吃边打着呼噜。

“小时猫粮还有的,你买的那一小柜子它怕是要吃好久才能吃完,下次啊不要再买了。”出来拿东西的老婆婆看到了不由说道。

“好。”季时满是笑容的应道,随后决定——下次还买。

突然她抚摸的动作一顿,眼眸一偏盯着某个方向。

二级咒灵吗?似乎离这里不远……

但是好奇怪,明明不久前她才清理过这片地方。

二级咒灵的诞生有这么快吗?

“喵呜?”牛奶歪头看着站起来的季时。

“婆婆,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打了声招呼,季时就出去了。

她的步伐不算快,可行进的速度却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二级咒灵附近的地方。

她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在看到人群中的太宰治之后,她就明白这为什么会有二级咒灵了。

以太宰的黑暗情绪,就算他养出了一只特级季时都不会惊讶。

不过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太宰身上的负面情绪把那个二级咒灵吸引过来了。

“在闹市中不太好动手啊。”

但是她还要赶着回去吃婆婆做的南瓜饼呢。

“把咒灵引过来好了。”

咒灵以负面情绪为养分,只要个体的负面情绪足够多,就会吸引咒灵过来,就像太宰治那样。

季时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漂亮的红色眼眸逐渐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她垂下眼帘,抬手很轻的打了个无声的响指。

一瞬间!原本明亮的红色眼眸像是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拉下了泥潭,那抹在黑暗中摇曳的火光,一下子——灭了……

季时盯着自己的指尖,一身黑色的服饰几乎完全融进这片小角落的黑暗中,直到二级咒灵走到了面前,她才迟钝的凝聚出黑色的镰刀。

和以往有些不同,镰刀上的金色纹路全部熄灭了,纯黑的刀刃仿佛会吞噬一切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果然,还是讨厌这个状态。”没有丝毫语气起伏的话语冷的像块冰,她手腕一动——

纯黑的镰刀便顺从着死神的意志轻而易举的就斩下了二级咒灵的头颅,快刺到额头的攻击也因为咒灵的祓除而崩溃一溃。

“无趣。”

季时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只充斥着荒芜。

怕是她现在走到街上都是有人看见她就要上前来问需不需要帮助的。

她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哒。

“没事。”

哒。

“我很好。”

“没事的。”

随着一个又一个响指的打起,季时的语气逐渐有了点起伏。

“回去吧,婆婆应该做好早餐了。”

哒。

“然后回家……休息吧。”

“反正虎杖悠仁那也不用天天看着。”季时走出小巷伸了个懒腰,阳光重新照进了她的眼底,那抹红色虽然不明亮,但总算是有了熟悉的感觉。

“啊……说起来也不知道咒术界的老橘子们喜不喜欢我昨天送去的“礼物”呢,下次给那几个老头也安排一下好了,毕竟要雨露均沾嘛。”

季时小声嘟囔着回到了早餐店“婆婆,我回来了!”

“哈哈哈哈,快来吧婆婆都做好了。”老婆婆笑了笑,那张满是岁月痕迹的脸上尽是柔和与宠溺。

“好吃!”

原本以为要没自己的那份的顾客此时领到了一张南瓜饼。

婆婆还是心软的给他也做了一个。

而在季时那边的桌子上则是有一小盘,看起来有四五张的样子。

“哇,好多南瓜饼!”一看到南瓜饼,季时就忍不住眼睛放光,连情绪还有点低落的后遗症都瞬间没有了!

“慢慢吃,慢慢吃,别噎着。”

“不够吃啊婆婆再去给你做。”老婆婆很是慈祥的看着身后都快有个摇晃到起飞的尾巴的季时,悄悄转过身尽量压低自己咳嗽的声音。

“婆婆你吃早饭了吗?不如陪我坐下来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不完。”季时探过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咬了一大口的南瓜饼被暂时放在一旁。

“婆婆早就吃过了,你吃吧。”

季时不吭声,就用一种超级可怜兮兮的表情盯着她。

牛奶看着她喵了一声。

牛奶:你学我。

这是它惯用的招式,每次用无论是客人还是婆婆都会给它很多好吃的,百试百灵。

于是乎,婆婆毫不意外的“投降”了。

不过,她盛了一碗汤就光喝一碗汤,把桌上的好吃的全都留给了季时。

但终究还是季时魔高一丈,那百试百灵的眼神让婆婆又多吃了很多。

但是吃着吃着,婆婆突然脸色一变,站起来就往厨房走“哎呀,怎么能忘了呢!要准备小时爱吃的南瓜饼啊,她应该快回来了吧。”

“……婆婆?”季时愣住了。

不是已经做好了吗?

而且都快吃完了。

怎么突然……

“哎?我把面粉放哪了?我记得就在这啊?”

默默跟在她后面的季时看着老人寻找的背影,抿了抿唇轻轻的拍了拍婆婆的肩膀“婆婆,在那里。”

面粉就在案板的旁边,那还是之前季时帮忙移过去的。

“哦哦。”老婆婆点了点头。

“这是……谁用了吗?面粉洒了一片。”

“婆婆,不用做了,您已经做过了,我吃的很饱,完全吃不下了。”季时蹲在婆婆面前柔声说道。

“已经吃过了?”老婆婆的神情很是茫然,眼珠有些浑浊。

“没吃过,怎么会吃过呢?小时还没回来。”老人摇了摇头。

季时喉咙微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红色的眼眸轻轻颤抖着。

她哑着声音问道“婆婆,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婆婆细细看了看季时,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不过你看着好眼熟,应该是老婆子店里的常客吧。”老婆婆爽朗的笑了“老婆子最近记性不太好,身子骨也不行咯,这个店怕是开不了多久了。”

“小时应该快回来了,那孩子最爱在老婆子我做的南瓜饼了,你要尝尝吗?老婆子也给你做一个。”

季时的眼帘一颤,嘴唇动了动,却忽然哑了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那双红色的眸子忽明忽灭,终于还是在某一个瞬间,灭了。

“好……”一声沙哑至极的回应,像是在她喉咙上开了个洞,干涩的生疼。

她在婆婆的手腕上看到了一圈黑线。

那是……倒计时。

死亡倒计时。

又,有一个人要离开了吗?

“喂,小鬼!你果然在这啊。”一道红色的身影进入了店里。

“我就知道早上你肯定会来这,一逮一……”乌炎止住了话梢。

“你怎么了?现在的情况简直和要去心理医生那会儿差不多啊,发生了什么事?”

“啊……”季时反应慢半拍的回答道“我没事。”

她缓缓起身走到了柜台开始翻找着什么。

乌炎看到了老婆婆手腕上的“死线”抿了抿唇“老婆婆要寿终正寝了啊。”

“嗯。”季时很冷淡的应了一声。

“哈哈哈哈,让我怎么说你这个后辈呢?死亡这件事你还没习惯吗?我们可是死神啊。”

“我只是不习惯……走向死亡的过程。”季时继续埋头翻找。

“要不怎么说你不如我呢~”乌炎安慰的拍拍季时的肩膀。

“那,你习惯吗?”季时回眸反问道,暗红色的眼眸中映着乌炎脸上僵住的神情。

“……”

乌炎气急败坏的揉了把脸“那种鬼东西谁会习惯啊!”

季时对此早有预料的冷哼一声。

“你在找什么。”乌炎拿起季时找出来的药瓶。

“这个药,我记得是治疗——”

找到病历的季时说道“阿尔兹海默症。”

两人齐双双的沉默了很久,连带着空气也变得沉重。

“严重吗?”

“刚刚已经认不出来我了。”季时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响指。

“那这次就让我来吧。”乌炎揉了揉季时的头发“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好不容易咸鱼了,却又被迫接了个长期,最近没怎么休息吧?”

季时拍开了乌炎的手“用不着你来,我自己就可以。”

“你觉得自己的状态可以吗?”乌炎吹胡子瞪眼的反问。

“可以。”

“可以个屁!”乌炎有点生气“你弄完就又该去心理医生那报到了!”

“我没事的。”

“你哄小孩呢?”

“乌炎。”季时抬眸与乌炎对视“我没事的,十年的那件事我都走过来了,这次也没事的。”

“让我自己来吧。”

乌炎看着季时一直在打的响指,眯了眯眼睛。

“哼,小姑娘,少给我装蒜啊!现在立即回去休息!然后把你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后再来这见我,不然我是不会让你接手的!”

“乌丸。”

“我们各退一步,别给我讨价还价,没门!”

“哦。”季时委屈巴巴的答应了。

等季时彻底走了,乌炎才忽然反应过来“乌丸?!什么乌丸!要叫乌炎大人,你这个故意把老子名字叫错的臭小鬼!”

然而早就走远的季时根本就听不见。

——

一回到别墅里,伏黑甚尔就很敏锐的发现了季时的不对劲。

“你那是什么神情?被人打哭了吗?”正在点钱的伏黑甚尔一下子就没了兴趣,走到季时面前将她看了一圈。

季时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忽然抱住了面前的人,把脸埋进他的肩窝。

“喂,小鬼!”伏黑甚尔一脸嫌弃,却也没有推开。

“这次委托的钱全部给你。”季时声音闷闷的说道。

“有点累了,借我靠一会儿,让我充充电就好。”

炽热的吐息拂过脖颈的皮肤,痒痒的,伏黑甚尔轻轻的啧了一声,看在钱的面子上,妥协了。

随后他抱起季时来到沙发这坐下,让季时更顺势一点。

再怎么说也算是短暂的回归老本行了。

业务老熟练了。

“甚尔,婆婆要走了。”

闻言伏黑甚尔的动作僵了一瞬“啊,好像也该到年龄了。”

他说这个小鬼怎么突然这个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记得在他刚来到墓园的时候,这个小鬼就认识那个老婆婆,天天出任务必须去买那么几份南瓜饼,也逐渐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想尝尝,结果季时护食护的差点和他打起来!

后来打着灵伞出去的时候买了份尝尝,确实很不错。

说起来到现在也有十余年了吧?

那位老婆婆也算是这个小鬼,为数不多的,还在世的长辈了吧……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婆婆的南瓜饼吗?”

“大概是精神长期紧绷压力过大的原因,我已经吃不出食物有什么味道了。”

“但是婆婆做的饼,却总是能吃出来有股家的味道。你也知道负面情绪对死神来说,是种污染,当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崩溃,然后走向死亡。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总觉得吃完之后,那些负面情绪好似一下子看见了天敌,会离我很远很远。”

就像是一根总在紧绷的弦总算松了下来。

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而在那一瞬间她可以品尝到来自南瓜饼的香甜的味道,就像是终于找到糖果的孩子。

——好吃的想哭……

伏黑甚尔还在等下文,耳畔却传来了某个小鬼均匀的呼吸声。

季时睡着了。

伏黑甚尔一路将她抱到楼上都没醒。

难得的睡的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