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河李坏(纨绔世子爷)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李长河李坏)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纨绔世子爷

简介:李长河李坏是《纨绔世子爷》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我的长枪依在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纨绔世子爷

《纨绔世子爷》在线阅读

第18章

  吴皇后放下手中奏折:“陛下非去不可吗,让冢道虞去不行吗?或者杨洪昭,上官哲……”

  皇帝只是轻轻摇头,搂她的手又紧了一些:“杨洪昭我信不过,上官哲也不行,冢道虞是最好的,或许比朕还好,可他年纪大了,经不起周折奔波。”

  皇后无奈的叹口气:“冢道虞年纪大,陛下就不大吗!”

  此话一出皇帝板起了脸,表情变得阴郁起来,过了一会又缓和了,摇摇头:“朕正是年纪大了,再不奋力一搏,这江山怕是保不住啊!把江山基业交给后人,你说太子能守住吗?

  太子虽不是你亲生,但也多听你教诲,他有多少本事你心里应该清楚…”

  皇后不说话了。

  “他若是潇王我倒放心,我就安享天年,把江山社稷传给后人,可他不是!”

  皇后也叹口气:“我不过是个妇道人家,只知道刀剑无眼,兵祸无情,我的亲生儿子已经死在战场上,我不想垂垂老矣之年丈夫也死在战场上……”

  “我懂,但总有不得已要为之的时候。”皇上说着紧紧握住她的手。

  “说道承社,我就想到长河了。”皇后道。

  “顽劣小子,若是能及得承社百之一二就谢天谢地。”提及李长河,皇上显然不高兴了。

  皇后一边看折子一边道:“再如何顽劣也是承社的独子啊,在这世上承社就只剩这么点血脉了。”

  “天家无情,要怪就怪他生在天家。”

  皇上面无表情的道:“怀薰切不可再爱宠他了,不然假以时日都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上次还差点把陈钰打死,若不是刚好辽人南下,我以此推脱不处理此事,他怕是小命难保了!”

  皇后也无奈叹口气:“长河他六岁便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再如何恶劣也只是个可怜孩子啊。

  若是当年承社不去镇边,不去平叛,有时间好好教他,想必也不会如此…”

  听了这些,皇帝语气忍不住软下来。

  “这样吧,王越跟我说过几日会办一个诗会,还附了名表,里面就有长河。朕给他个惊喜,到时你和我同去,就在那里见他一面吧……”

  ……

  小雪过后,天更冷了。

  李长河又开始跑步,此时他现在心率能控制在四十五左右,而且肺也适应了剧烈的呼吸。

  他能够很容易找到呼吸的节奏,控制身体平衡,同时每一次蹬地都爆发力十足,越跑越畅快。

  不一会他再次路过陈府,自从准许陈钰上听雨楼之后,老人态度就好了很多。

  每天去早朝前都会等到李长河跑过来,然后作揖,也不说话,这才离去。

  只是今早似乎有些不一样,李长河再次见到两个人,一男一女,在跟陈钰说什么,

  根据身形轮廓,李长河确定这就是之前出现的那两人。

  这似乎是第三次了吧,这么早出现在陈钰家门口,而且看老人家的态度似乎对两人很好。

  怪异的是,说话什么时候不好,非要这黑灯瞎火还冷死人的大早上?还不进门?

  李长河搞不懂,也不多想,直接绕了开去。

  ……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阿娇呆呆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字,劲力仿佛要透纸而过。

  一开始她只被诗文折服,可几日看下来,就连这字也让人叹为观止。

  转折起伏,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俨然大家风范,这要多少年的习练才能如此。

  每隔几日她就会随爷爷到此,严掌柜会将才子们的新作诗词交给爷爷品评。

  若是以前,那些诗词是最吸引她的。

  只是现在不一样了,也不知从何时起,大概就是最近吧,她无心去看那些诗词了。

  每次来望江楼,看看楼前交错的街道,心里总在期待什么…

  期待什么呢?

  “今日那小子想必又不来了,若是问起来,老夫十有八九能猜他要说天太冷懒得出门。”

  德公好笑的道,一手抚须,一手拿着诗文品评。

  阿娇不敢说话,总觉得越说越是心虚。

  “再过五日梅园诗会就要开始了,本以为只是让你们年轻的才学之士互相切磋探讨,

  没想到羽承安还有陈钰听闻此事,也说会过来,到时恐怕要我出场坐镇了。”

  怡华园因梅出名,故而又叫梅园。

  “那就有劳爷爷了,如此也好,才学之士展露胸脯就是希望能有人赏识,几位大人来了也好。”

  阿娇道没什么意见,想要办诗会是因为她真的喜欢诗文词赋,

  可现在,特别是在听了世子那些话之后,她突然觉得或许那些东西也没那么重要了。

  希望那时世子也会去吧,可以他不羁的性格想必是不会去的…想到此处忍不住轻叹口气。

  许久之后,噔噔的脚步声还有严掌柜着急的呼喊打断了寂静,一身武装的何芊冲上楼来,严展柜没能拦住。

  她看着两人一愣,然后惊喜道:“王爷爷,阿娇姐,你们怎么也在这!李长河呢?”

  “你来找世子的吗?”阿娇好奇的问。

  何芊一愣,连忙摇头:“自然不是!我找他做什么,我恨死他了。”

  阿娇笑着坐下,给她倒上温好的酒:“那你为何想到来此。”

  “只是…这三楼搞得神神秘秘的,寻常人都不让上,我就偏偏想上来看看。”何芊接过酒杯解释道。

  “你这丫头的性子,何昭怕是愁白了头。”德公忍不住好笑的摇头。

  “王爷爷你别乱说,我去哪出门前可都跟爹说了的。”

  何芊得意的反击,自从昨日之后,她都和父亲说好了,以后去哪先跟他说一声。

  何昭也觉得奇怪,昨晚何芊回来之后,不但跟他道歉认错,还说以后都不去招惹李长河了。

  他心生欣慰,也不再禁何芊的足,只叮嘱她去哪里之前先行禀告。

  阿娇为何芊拍掉裙角的雪,“三楼狭小有限,容不下许多人,又有陆老先生高作,所以不让闲杂人等上来也是应该的,你就不要为难世子了。”

  小丫头眉头一挑:“阿娇姐,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你这是偏向那混蛋!”

  “我只是就事论事,怎会偏向谁呢。”阿娇连忙道。

  “哼,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作。”

  何芊说着站起来去看那高挂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不一会儿,她一动不动,仿佛着了魔。

  “如何,何大小姐也折服了是吗?”阿娇笑道,以为何芊被诗的内容震惊了。

  何芊依旧在看那诗,还喃喃自语着“好奇怪…”“真像”之类的话。

  她蓦然发现,这首诗的字迹,跟在李长河屋里看到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