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温童晚岑寒御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替嫁丑妻是大佬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响当当
角色:温童晚岑寒御
简介:为了利益,温童晚被迫代替妹妹嫁给有克妻之名的岑家二少
领证当天,岑二少冷淡抛出一份协议:分房睡,不准碰我;领证一个月,岑二少抱着枕头敲开她房间的门:老婆,听说你怕黑,我来搂着你睡
温童晚嫁给岑寒御的那天,全云城的名媛都等着看这位在山沟里养病十三载的野蛮女的好戏,却只等来“岑二少又花十个亿给温小姐买了个岛!”“岑二少豪掷万金为温小姐准备生日宴会!”“岑二少又又跪求温小姐开门让他回家!”淦!没等到温童晚被克死,反而是她们被狗粮噎死!


《替嫁丑妻是大佬》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你上的什么野鸡大学


“人老了,不知道事情也多了,只知道温丫头你在云山养病,却不知你还是古松白古大师的亲传弟子。”
看着对面静坐着的温童晚,有那么瞬间,他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古松白年少轻狂的虚影,岑老满目感慨。
“我与松白是少时好友,长大后却因喜欢上同一个女孩而闹翻,关系说不上变得多僵硬,但总归是回不到曾经。”
“后来他看破红尘出家当了和尚,关于他的消息就少了,只听得别人说他又去深研中医,最终在云山扎了根,再也不问世事。”
“再后来因绝顶医术出名,不少人都去过云山只为求他出诊,成了千金难求的名医。”
“其实岑湛自生病来,岑家也派人去请过,回应结果无一例外都石沉大海,我也不知是他对我还有芥蒂,还是因为岑湛的情况的确棘手,总之这么久,他始终没来一个是答应还是拒绝的消息。”
温童晚眸光微垂,眼眶有点泛红。
师父在半年前被谋害,正巧这个时间点岑湛也成了植物人。
云山没了古松白,他们三人自然也不会留下,所以岑家每次派人去请,肯定是找不到人的。
已经不在人世的师父自然也收不到少时好友的拜托,又如何回应。
她略有些哽咽道:“恩师他在半年前,已经仙逝了。”
岑老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神情有点恍惚。
“这样啊,怪不得,怪不得。”
岑老平复心情,看向温童晚。
“尽管关于古大师的消息外界传闻较少,但我岑家能得知的消息肯定比外界多且准确,怎么就不知他还有个弟子?”
“爷爷觉得我拿这件事欺骗您,意义何在?”
岑老眯眸,温童晚不惧岑寒御克妻之名嫁了进来,如果是为了钱,直言便是,根本无需借用成了植物人的岑湛转弯抹角的来要钱。
要身份要地位的话,岑家二太太的身份足以让她在云城横着走。
怎么看都跟编造一个古大师弟子的身份没有关联。
医生已经下了诊断书,岑湛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前段时间还说可能活不过今年,昨天又变成了活不过这个月了。
岑老闭眸,如果这丫头真的有能力,就让她试试吧。
这半年,为了大孙子的身体,他已经耗费不少精力,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去辨认一个丫头片子的话有什么目的。
“我给你权利,医治好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和管家提,要是真的能将他医治好,你就是我们岑家最大的恩人。”
温童晚表情依旧淡淡,“这是我作为岑家媳妇该做的,爷爷的话实在是严重了。”
岑老拍了拍温童晚的肩头,沉重道,“你也要好好活着,孩子。”
岑老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离开后,她立马拟了一份她需要的药单,拍照发给顾叔,这才离开茶室,准备回别墅。
却没想到和甘滢不期而遇。
这次甘滢身边还多了一个女孩,两人五官有些相似,不过这女孩明显更柔美温顺,少了甘滢五官里无意间透露出的尖酸感。
温童晚看了那女孩两眼,只觉得眼熟,一时间没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甘滢一见到温童晚,就重哼一声。
“某人啊,讨好自己老公就行了,还总是往老宅里跑什么?难道是觉得自己不受老公待见就想讨好岑老?小小年纪不学好,惯会玩些小手段!”
“哎哟我忘了,你这么多年都在老山沟里生活的,那里条件又艰苦,怕是连小学都没毕业,想学好都没地儿学吧?”
甘滢噗嗤一声笑出声,愈发觉得温童晚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野丫头,浑身散发着穷酸和土包子气。
“不过你也不用自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甘伈儿,在B大艺术设计系学习,像你这种小学没毕业的野女,如果想熏陶一下艺术,我可以让伈儿教教你!”
听到这番话,温童晚总算是知道了甘伈儿为什么熟悉了。
这不她同班同学吗!
不过她一年只去班级报道两次,只知道一个特别喜欢黏着她的简小琦,其他人都是简略见过一面,再次见面只会觉得眼熟,根本对不上名字。
想必甘伈儿也是认不出她的。
上次还听说温瑶也考上了B大,过几天就要开学,看来学院又要开始热闹起来。
对上甘滢骄傲的飞起的眼神,温童晚淡道:
“其实我也上了大学。”
“呵,你上的是什么野鸡大学?别说出一个名字来百度都搜不出来,我们伈儿上的可是国内顶尖大学!考进的又是大师辈出的艺术院,同学不是权贵就是天赋绝佳者,至于你……”
甘滢轻呵,虽然后面的话没说完,但眼中的鄙夷已经要满得溢出来。
温童晚浅笑,“不巧,正是你妹妹就读的大学,还是你妹妹就读的班级。”
甘滢先是一愣,随即大笑。
“就你?哈哈哈哈哈就你能上B大?你说谎之前能不能先掂量掂量下自己,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
她身后的甘伈儿伸手扯了扯自家亲姐的衣袖,小声道:
“姐……,她真的是我同学。”
这话让甘滢神情一僵,面色铁青的看向温童晚。
这种人也能考上B大?还是艺术院的学生?
想起方才她的讽刺,此刻的心情宛如活吞千百只苍蝇般恶心作呕。
温童晚有点小惊讶,她原以为甘伈儿会认不出来她呢。
甘伈儿对温童晚一笑,“因为温同学你只在每学期开学时报道一次,并且期末考试都由院长亲自监考评卷,大家都对你十分好奇呢。”
原来是这个原因让她被甘伈儿记住啊。
温童晚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这样一看她的确显得特立独行。
等温童晚一走,甘伈儿询问甘滢。
“姐,她怎么会在这里啊?”
甘滢轻哼,“她就是我跟你说的二少夫人!岑老估计吸取了前几次教训,不订婚对外公布未婚妻身份,反而一步到位直接让他们领了结婚证!”
“这妮子仗着自己是二少夫人的身份整天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把这个位置坐稳!什么东西也敢给我脸色,呸!”
甘伈儿眸光微闪,贝齿轻咬下唇,“寒御哥……他满意这件婚事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