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炙焰牢笼)余笙余潇潇最新热门小说_(余笙余潇潇)全文阅读

“一蓑烟雨”的《总裁的炙焰牢笼》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她坐在地上,心口像是刀子搅着一般,疼的厉害她连余文昌的面都见不到,怎么有办法求他把苏沁放出来?余家,早就是赵茹母女的天下,而余文昌,也不是当年那个靠着岳家发达起来的穷小子了余笙摇摇晃晃站起身,可就算再难,她也不能倒下苏沁在这里,那么这里就算是地狱,她也得咬着牙撑下去时间不早了,她还要去打工她今年念大三,明年毕业了就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至少也能养活她和苏沁而现在,她只能去挣这一个月两千块……

小说:总裁的炙焰牢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蓑烟雨

角色:余笙余潇潇

现代言情小说《总裁的炙焰牢笼》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一蓑烟雨”十分给力。讲述了: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忽然在河边停了下来,然后车上下来的两人抬着一样东西,直接从河堤上扔了下去。然后,很快那些人就开车离开了。躲在暗处的余笙悄悄翻过河堤的围栏,借着水面浮动的月光看清楚。那被抛下来的不是物件,竟是个人!她费尽了力气把他从水里拖到岸边,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他湿透的身上,然后用衣袖沾着…

总裁的炙焰牢笼

第八章 余笙,是不是很羡慕? 在线试读

那一年,她只有十四岁,随着苏沁在乡下住了好几年。

因为生病落下后遗症说话不畅,平日里经常被学校的同学欺负。

有一次放学后她又被学校的男生抢了书包,作业本也被撕了,她心情不好,怕回家苏沁看到她这样狼狈会伤心,就一个人去了河边。

她在河边一直坐到了天黑,准备回家时,却遇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忽然在河边停了下来,然后车上下来的两人抬着一样东西,直接从河堤上扔了下去。

然后,很快那些人就开车离开了。

躲在暗处的余笙悄悄翻过河堤的围栏,借着水面浮动的月光看清楚。

那被抛下来的不是物件,竟是个人!

她费尽了力气把他从水里拖到岸边,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他湿透的身上,然后用衣袖沾着河水把那人面上血渍拂去,方才看清楚,他竟是个十分年轻好看的男人。

他伤的很厉害,面上额上几处擦伤,肩背上亦是伤痕斑驳。

余笙看到他左肩上一粒鲜红的小痣,月色下,清晰无比。

他虽然晕厥过去,熟睡中却仍是痛楚的呻.吟不断。

余笙见他口唇干裂出血,忙从书包里翻出自己的水壶,喂他喝了半杯水。

他似是有短暂的清醒,在她喂水给他时,仿佛睁眼看了看她,但很快又陷入昏厥。

余笙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虽然不放心,却还是不得不把他留在这里,自己跑去附近的电话亭报警。

可等她气喘吁吁再折转回来时,河边却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子还有好几个医生和护士。

她躲在人群后,看到那些人把他小心的抬上车离开。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怅然若失。

那些人走后,她又翻过围栏去到河边,在救起他的地方坐了很久。

离开的时候,却无意捡到了一张染着血的名片,那名片上写着三个烫金小字——萧定勋。

她仔细的收好了这张名片,也记牢了这个名字。

再后来,她其实还见过他一次。

萧家爱做慈善,也许是为了给这唯一的独苗长公子积福,常常一掷千金的捐助山区学校和贫困学生。

她排在长长的队伍里,等着接受那些募捐。

他被众人簇拥着站在很远的地方,她一眼认出了他。

可他,根本不记得自己生命里有这样一个人了。

再再后来,也只能在电视上,杂志上,看到他一星半点的消息。

直到今日,她竟会来到萧家,竟会,和他有了那样密切的一层关系。

余笙又轻轻的抚了抚那张夹在日记本中的名片,方才恋恋不舍的合上日记,闭目睡去。

翌日清晨。

她早早起床去厨房帮忙,萧定勋和余潇潇下楼吃早餐时,不知是余笙错觉还是怎样,总觉得余潇潇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

果不其然,萧定勋出门之后,余潇潇立时让人把她叫了上来。

“昨晚你给定勋煮的醒酒汤?”

余潇潇歪坐在沙发上,冷冷望着余笙。

余笙轻轻点了点头。

余潇潇冷笑一声,站起身,走到余笙跟前,一把扯掉了她面上巾帕,将她推到镜子前:“你也不瞧瞧你如今什么样儿,就凭你,也想勾搭定勋?”

余潇潇掐住她的脸,逼她看向镜中。

她面上长了大片红色可怖的疹子,看起来着实摄人丑陋。

而余潇潇,在她此时的对比下,越发貌美如花。

“余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你以为那天晚上你替我和定勋睡了,你就能飞上高枝儿了?

我告诉你余笙,这辈子我都要把你踩在脚底下,让你看着我这个堂堂的余家大小姐,是多么的金尊玉贵!”

余潇潇厌恶的甩开手,指了指一边的衣帽间:“给我跪在里面,什么时候我让你起来,你才能起来!”

余笙咬紧了嘴唇看向她,余潇潇不屑一笑:“不服气吗?有什么用呢余笙,你妈的命在我妈手里捏着呢,你啊,就乖乖受着吧。”

她说着,随手拿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林妈,吩咐下去,苏沁那个老贱人那里三天不许送一口吃的,只准给她一碗水。”

余笙的眼圈一点一点红了起来,她可以挨打受罚,可她舍不得苏沁受罪。

“我,我跪……”余笙缓缓跪了下来,紧紧掐住了手心,“别,别为难,为难她……”

余潇潇俯身,在她脸上拍了拍,轻笑道:“阿笙,你做了错事,苏沁就得受罚,这是给你的教训!滚进去跪着吧。”

余笙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入衣帽间,缓缓跪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忍着,余笙,你吃的苦,你受的罪,和母亲比起来算什么呢?

早晚有一天,她会救出母亲,带着她离开余家!

快中午的时候,萧定勋回来了。

余笙跪在衣帽间内,听到余潇潇娇媚轻笑的声音和萧定勋好听的说话声。

少顷,衣帽间的门打开。

余潇潇闪身走进来,从抽屉里取出干净的男士内裤,又拿了一套衬衫长裤。

余笙双腿痛的难耐,却咬牙死忍着。

她知道,依着余潇潇的性子,只要她跪的不端正,她立时就会抓住错处再去整治母亲。

余潇潇手里勾着那条男士内裤,在余笙面前晃了晃,低声道:

“余笙……是不是很羡慕?定勋这样优秀帅气的男人,却是我余潇潇的准老公,每天晚上,我都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你看,就连他去洗澡,也是我这个准妻子给他准备内-衣和衣服呢。”

余笙垂着长睫,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余潇潇这些话也没能引起她什么情绪变化。

余潇潇瞧着木头人一样的余笙,也觉得没意思,扭身出了衣帽间。

“定勋,我帮你擦背吧……”

隔着一扇门,余笙听到余潇潇的声音柔媚的几乎能滴出水来,余笙心头刺痛,缓缓闭了眼。

门外渐渐安静下来,又过了约莫半小时,余笙听到外面又有了响动。

“定勋,我帮你吹头发吧。”余潇潇在萧定勋面前倒是温柔体贴至极,半点的嚣张跋扈都没有。

吹风机的声音停了之后,余笙听到外面隐约传进来女人细微的声音,“定勋……我们去那边……”

余笙眼底的一抹水色,终究还是缓缓的落了下来。

余笙能想象出房间内会是怎样的画面,她抬手将眼角的泪痕抹去。

这短短二十一年失去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似乎再添上他一个,也算不得什么。

“砰……”

余笙忽然听到屋内有什么东西被摔落在地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0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