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贺渊夏阮阮)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全文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一路繁花”又一新作《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贺渊夏阮阮,小说简介:夏阮阮皱眉,用力甩手结果男人直接站起来,怒骂:“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穿成这样还不是出来卖的!”说着,伸手一把扯开她的面具,“艹!”他骂了一句脏话,连连后退,“什么丑八怪都放进来,是想吓死谁”夏阮阮慌张的将面具给戴了回去,“你说好喝完酒,就给钱的”“还想要钱,去死吧!”中年男人用力将夏阮阮推到地上,还觉得不解气他站起来扬手就想一巴掌扇过去,夏阮阮下意识闭上眼睛,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她睁眼,……

小说: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路繁花

角色:贺渊夏阮阮

热门网络作者“一路繁花”的热门书《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夏阮阮咬住下唇,脸涨得通红:“我来例假了。”贺渊嘴角抽了一下,双手撑着跟她拉开了距离。好在浴缸很大,容纳两个人绰绰有余。夏阮阮顺势起身,“你继续泡一会,我去淋浴冲一下…

结婚后,残疾霸总夜夜黏她上瘾

第4章 在线试读

夏阮阮抬头,看了看他的眼睛,贺渊的眸子古井无波。

既然看不见,那脱就脱吧,婚纱沾了水穿着也很不舒服。

她脱下婚纱,露出白皙玲珑的身体,说话不自觉带上颤音:“那个……能不能推迟几天啊,今天不是很方便。”

“嗯?”贺渊眉头一皱,更加怀疑她是老夫人派来的人。

夏阮阮咬住下唇,脸涨得通红:“我来例假了。”

贺渊嘴角抽了一下,双手撑着跟她拉开了距离。

好在浴缸很大,容纳两个人绰绰有余。

夏阮阮顺势起身,“你继续泡一会,我去淋浴冲一下。”

她仗着贺渊看不见,十分大胆的起身走出浴缸,完全都不避讳。

男人侧过头,将所有春光都看在眼里,夏阮阮背对着他,不看脸只看身材,完美到几乎挑不出丝毫差错。

小腹不由涌起一股燥热,贺渊收回目光,随手扯过边上的浴巾盖到腿间。

他,有反应了。

……

洗过澡之后,夏阮阮又帮他换了干净的睡衣,才推着贺渊上床睡觉。

确定他躺好了,夏阮阮轻声说道:“我去吹个头发,你困了就先睡觉。”

贺渊躺在床上看向她,脸小小的五官精致立体,暗红色的胎记却丑到吓人。

“嗯。”他不冷不淡应了一句,才第一天,倒要看看她能演几天。

夏阮阮转身回了洗手间,还不忘反锁上门。

她对着镜子撕开脸上的人皮面具,胎记消失,镜中出现的女人有着惊人的美貌。

美眸如水,鼻梁高挺小巧,再搭上挂着水汽的红唇,美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十岁那年夏阮阮就治好了胎记,只是师傅说了在没有遇到心爱的男人之前,不能拆掉面具。

要不然会发生很严重的后果,最严重的也许就跟刚出生时那样,克死身边最亲的人。

夏阮阮让肌肤透了透气,就把面具给戴了回去。

吹干头发出来,在贺渊身旁躺下。

“我关灯了?”

“嗯?”男人从喉间挤出一个字。

夏阮阮咬牙,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他眼睛又看不见,关不关灯有什么区别?

“抱歉,晚安。”她说着抬手关上灯。

黑暗中,枕头旁有股属于女人的香味传来。

贺渊下意识皱了下眉头,这才闭上眼睛。

……

次日,清晨。

夏阮阮习惯性的早起,贺渊还在睡,她轻手轻脚的洗漱了下楼。

贺渊并没有跟其他贺家人住在一起,两人现在是在单独的别墅。

进了厨房,佣人看到她的脸顿了一下,但还是轻声打招呼,“贺太太,早。”

“早。”对于贺太太这个称呼,她有点新奇,“平时贺渊都爱吃什么?”

“中餐。”

夏阮阮笑了一下,正好她最会的就是中餐,“我来做吧。”

她很快的煮了青菜瘦肉粥,又煎了几个鸡蛋,最后甚至还炸了油条。

快速的吃了一点之后,夏阮阮起身说道:“记得喊贺渊吃饭,我先出去了。”

今天是婚礼的第二天,无论嫁的人是贺弛屹还是贺渊,对于她来说都没差。

最终目的,都是希望夏家能拿钱给外婆治病。

夏阮阮出门就戴上口罩遮住脸上的胎记,乘公交到了夏家。

这是一栋有些年代感的别墅,夏家早年条件不错,但爷爷跟母亲接连去世之后,持续走了下坡路。

她按了下门铃,开门的女人见到她就冷笑:“还有脸回来。”

夏琳转身先往里面走,故意高喊一声:“爸,姐姐一个人回来了!”

走进去,客厅沙发坐着一对中年夫妻,夏振国看了她一眼,就嫌弃的收回目光。

“一个人回来的?结完婚回门也不带着老公一起?”

夏阮阮神色如常,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委屈:“贺渊行动不方便,就一个人回来了。”

“没用的东西!”夏振国站起来就骂,“让你代替妹妹结婚是去嫁给贺弛屹,怎么到头来嫁了一个废物!”

“他在婚礼上没有出现,还跟别的女人车震……”

“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子?堂堂贺少愿意跟你结婚就应该感恩戴德了,他跟别人车震怎么了?你可以去求他回来啊!”边上响起一个尖利的女声。

关婉怡保养得体的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真是没脑子。”

夏阮阮用力深呼吸,强迫自己不要动气,“当年爷爷是跟贺家订下了婚约,妹妹因为贺少纨绔形象声名在外,不愿意嫁过去。”

“我嫁了!只要嫁到贺家婚约就完成了,无论是嫁给贺弛屹还是贺渊,我都嫁了。”

夏阮阮看向父亲:“当初说好,只要婚礼结束您就给我一百万给外婆治病,今天我是想过来拿这笔钱。”

“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关婉怡直接伸手推了她一下,“就你这张丑脸,值一百万?”

夏阮阮眼圈瞬间红了,外婆现在还在医院需要这笔钱,他们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先前分明说好的,你们想要反悔?”

关婉怡冷哼:“我可没说过这话,况且你也没嫁给贺弛屹,这钱你一分都别想要!”

“都少说两句!”夏振国沉声打断她们,昨天贺家的老太太让人送来了样东西,并且交代了一件事情。

只要完成,别说是一百万,到手的钱一个亿都不止!

“一百万不是问题,爸甚至还能给你两百万,让你外婆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夏阮阮眼睛一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夏振国从口袋掏出一小瓶药,“只要你想办法把这里的药,让贺渊吃下去,钱立刻打到你的卡上。”

夏阮阮盯着他手里的药瓶,犹豫了半响才接过,“这是什么?”

“是什么东西你不用管,只要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钱一分都不会少了你。”

贺家老太太一向不喜欢贺渊,甚至是偏心的厉害。

贺渊已经是个瞎了眼的残废,但身边跟着几个心腹,几乎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

现在夏阮阮嫁了过去,朝夕相处之下肯定能找到机会。

只要彻底废了贺渊,那么整个公司就都是贺弛屹的了。

“想想你躺在病床上还等着手术的外婆,早一天办成就早一天救命。”

从夏家出来,夏阮阮将药倒在掌心闻了一下,她跟着师傅学了这么多年的医术,瞬间就认了出来。

这是哑巴药!

吃下去绝对会瞬间就不能说话!

好狠!

贺渊都已经这么惨了,到底是谁还要置他于死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