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宁傅瑾衍)你是我的人间妄想全集阅读_《你是我的人间妄想》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简宁傅瑾衍是《你是我的人间妄想》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柒岁半”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 傅瑾衍说话的语气蛊惑又前所未有的诚恳简宁抬头,斜看他一眼,态度不冷不热,“好”简宁这句‘好’说的极为不走心,傅瑾衍也不是傻子,不是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僵持了数秒,傅瑾衍率先退步,站直身子,挑眉开口,“那说好了,打今天起就是朋友了,不能故意躲着我”傅瑾衍说完,冲着简宁笑笑,转身上了二楼看着傅瑾衍上楼的背影……

小说:你是我的人间妄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柒岁半

角色:简宁傅瑾衍

热门新书《你是我的人间妄想》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柒岁半”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刚打开,就看到廖琛发了一条最新动态:坐标OR酒吧,傅总买单,缺妞!简宁手指停顿,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点了个赞。.傅瑾衍半夜一身睡袍出现在酒吧,圈子里的人都震惊了。别人不敢说什么,但廖琛却敢,坐在他身侧笑的前仰后翻。“不是,老傅,你这是什么造型?猎艳?准备来一场睡袍偶遇?”廖琛说完,见傅瑾衍阴沉着…

你是我的人间妄想

第42章 小孩儿,怕了? 在线试读

客厅里漆黑一片,但傅瑾衍脸上的那抹邪劣、却被简宁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得一清二楚。
松开简宁,傅瑾衍也没再回房间,转身边往门外走,边从睡袍里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看着傅瑾衍离开的背影,再连想到他刚才所说的话,简宁嘲弄的笑了笑,脑海里闪过前两天看到的一个段子,觉得跟傅瑾衍特别贴切——这个世界上,赢的,大多都是薄情人。
被傅瑾衍这么一闹,简宁那点睡意算是消减的七七八八,回到房间后,倚在床头拿起手机刷朋友圈。
刚打开,就看到廖琛发了一条最新动态:坐标OR酒吧,傅总买单,缺妞!
简宁手指停顿,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点了个赞。
.傅瑾衍半夜一身睡袍出现在酒吧,圈子里的人都震惊了。
别人不敢说什么,但廖琛却敢,坐在他身侧笑的前仰后翻。
“不是,老傅,你这是什么造型?
猎艳?
准备来一场睡袍偶遇?”
廖琛说完,见傅瑾衍阴沉着脸不说话,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戏笑,“大半夜喊我们出来,怎么?
欲求不满?”
傅瑾衍冷眼撇过他,“不喝就滚!”
见状,廖琛挑眉,继续调侃,“不会是被我说准了吧?
跟谁?
纪如意?
不应该啊,那丫头你要是提出那种要求,她估计都不用你动手,直接就会把你扑倒。”
廖琛说着说着,忽然想到什么,‘槽’了一声,“不会是简宁吧?”
眼看傅瑾衍脸色越发阴沉难看,廖琛松开搭在傅瑾衍肩膀的手,拿起茶几上的酒杯嘬了一口杯内的酒,讥笑,“这男人啊,就是犯贱,人追着你跑的时候你不要,现在人家身边都有了人,你……”廖琛正说着,突然被一声骄纵的声音打断——“傅瑾衍!”
闻声,在座的都不由得唏嘘,傅瑾衍身子向后一靠,看着出现满脸恼怒出现在他跟前的纪如意,眉眼漫不经心的挑起,“有事?”
傅瑾衍问的寡淡,纪如意一噎,那股子怒劲消散了大半,但碍于在场的都是熟人,气鼓鼓的说,“我给你打了一天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呵,你是我什么人?
你的电话我为什么必须接?”
傅瑾衍冷笑。
纪如意顿住,长达半年以来,她一直都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自居,傅瑾衍也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抚过她的面子,她以为两人已经算是男女朋友了。
纪如意沉默了片刻,骨子里的傲娇作祟,又说,“你忘了我们俩家是要联姻的,没有纪家帮忙,傅氏这次的竞标……”纪如意碎念着说,越说越底气不足,傅瑾衍身子前倾了下,拿起茶几上一个烟盒,从里面弹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往空气中吐烟卷,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又矜贵,“纪如意,你是瞧不起我?
还是太瞧得起你们纪家?”
纪如意脸涨红,“……”如果不是酒吧灯光昏黄,她这个时候怕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蓉城,谁人不知是傅氏只手遮天,就算纪家根基深厚,纪如意也不过是纪家一个旁支,纪家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旁支跟傅氏对着干。
气氛就此僵住,廖琛见状,轻咳两声,“好了,好了,如意,过来坐,别闹脾气了,老傅最近工作不顺。”
纪如意虽然骄纵无礼,但是个聪明的,这会儿见廖琛给她台阶下,顺坡下驴,迈步走到傅瑾衍跟前落座,瞧见傅瑾衍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用仅两个人的声音撒娇抱怨,“当着这么多人,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你明知道我到底在气什么,你昨晚是不是半夜去了简宁那儿?”
纪如意委屈,本想着傅瑾衍这个时候说句否定的话也是好的,不曾想,傅瑾衍却温凉的回了句,“是,怎么了?”
纪如意一愣,随即伸手捶打在傅瑾衍身上,“你混蛋!”
傅瑾衍任由她打骂,冷眼看她,“你当初追我,不就知道我是这样的人?”
傅瑾衍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旁人听不到,但是距离他们两最近的廖琛却听的一清二楚,纪如意因生气脸憋的通红,站起身小跑着离开。
“如意,唉?”
廖琛装模作样的喊了一嗓子,瞧见人没了身影,转过头看傅瑾衍,“你啊,渣的明明白白,用人渣两个字形容你,都是玷污了‘人渣’这个词。”
傅瑾衍不作声,低头抽着手里的烟,抽了会儿,掏出手机,按下纪如意的电话号码。
廖琛斜看他,哼笑,“惹怒了还得道歉,你说你图什么?”
廖琛话落,电话那头正好接通,傅瑾衍声音肃冷,“你今天是不是找简宁麻烦了?
去跟她道歉。”
纪如意站在马路边拿着手机,整个人气到发抖,“傅瑾衍,你别欺人太甚!”
“我跟她没任何关系,去道歉,不然,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傅瑾衍冷着调调说完,不等纪如意回话,直接挂了电话。
廖琛听完了全部对话,整个人僵在原地,半晌,冲傅瑾衍伸出一根大拇指,“兄弟,刚才哥们高看你了,你连人渣都不配,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绝对会有人在不久的将来收拾你!”
傅瑾衍咬着烟蒂眯眼,脑子里闪过简宁的身影,咬紧牙关,“呵!”
.次日,傅家。
因为是周末,简宁难得睡了个懒觉,等她醒来,发现手机上有七八通未接来电,而且都来自于同一人——纪如意!
又在作妖?
简宁扫了眼手机屏,没准备理会,下床往浴室走。
简单洗漱后,简宁下楼吃早餐,姜韵在沙发上坐着看美容杂志,瞧见简宁,抬头,脸上带着关爱的笑,“宁宁,昨晚睡好没?”
“睡好了。”
简宁说着口不对心的话,提步上前坐到了姜韵身侧。
姜韵笑笑,合上手里的杂志,说,“今早我给您蒸了鸡蛋糕,而且还给你做了最喜欢的紫菜汤。”
“谢谢姜姨。”
简宁柔声回应。
姜韵笑着起身往餐厅走,走了几步,转回身,“哦,对了,如意早上给你打电话,说让你起床之后给她回电话,那丫头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打探知道的你在这儿。”
简宁愣了下,微笑,“好。”
趁着姜韵准备早餐的空档,简宁走回卧室拨通了纪如意的电话。
电话接通,纪如意说话的声音尽显疲惫,“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纪小姐给我打电话有事?”
简宁不冷不热。
“简宁,今晚我有一个朋友举办酒会,你陪我参加好不好?”
纪如意在电话里放低姿态问。
闻言,简宁诧异的挑了下眉,“纪小姐,您今天这是?”
唱哪出?
简宁最后的话没说出口,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十分明白。
她不信,前一天刚刚跟她撕破脸的人,经过一个平平无奇的晚上,会平白无故主动求和。
简宁话落,纪如意隔着电话吁一口气,“昨天是我不对,你就当帮帮我,昨晚瑾衍警告我,如果我不跟你道歉的话,他以后就不会再理我了。”
纪如意说完,简宁抿唇,也没想为难她,“你的道歉我接受了,酒会我就不去了。”
“简宁!”
纪如意低喊了一声,“简宁,你别这样,我,我是真的喜欢瑾衍。”
简宁这头已经准备挂电话,听到纪如意的话,迟疑数秒,语气有所缓和,“我会跟傅瑾衍说,你已经跟我道歉了。”
“你如果不来,我就去傅家找你。”
纪如意威胁,说完,像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又补了句,“你知道我能做的出来。”
简宁,“……”爱情使人迷茫,使人愚蠢,使人变得卑躬屈膝、甘愿低到尘埃里。
简宁提提唇,有些同情纪如意,“我知道了,地址和时间发我手机上。”
话毕,简宁切断了电话。
简宁刚挂断电话,纪如意的消息就发了过来,发完,没等到简宁回复,还接连发了两个问号,直到简宁应了句‘嗯’,微信页面的对方正在输入才消停。
把手机扔在床头,简宁走到餐厅吃早餐。
早餐后,陪着姜韵打整别苑里的花花草草。
蓉城的十月,天气不算冷,除了早晚有些许凉意,正午时分穿短裙都没问题。
姜韵边蹲在花坛里收拾自己的花花草草,边侧头看着简宁询问她和纪泽的事,简宁轻笑回应,“挺好的,没确定关系,先相处看看。”
“嗯,是,得先相处一段时间再确定关系,这样比较稳妥些。”
姜韵点着头表示赞同。
姜韵说完,扫了一眼正修剪花草枯枝的简宁,突然响起昨晚自家儿子看简宁的眼神,颇为担忧,轻咳两声,开口,“宁宁,你觉得瑾衍怎么样?”
“嗯?”
简宁回头,温柔的笑,“挺好的,做朋友会是个不错的朋友。”
听到简宁的回答,姜韵暗暗松一口气,附和,“对,对,做朋友是不错,那种人也只能当一当朋友了。”
简宁笑,没吱声。
下午七点,简宁正陪着姜韵做果茶,纪如意的电话打了进来。
简宁秀眉蹙着按下接听,纪如意在电话那头刁蛮开口,“简宁,出来,我在傅家门外。”
简宁回看姜韵,轻‘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姜姨,如意邀请我参加一个酒会。”
简宁将手机收入兜里,如实说。
姜韵先是愣了下,不知道简宁何时跟纪如意有的交集,但随后很快又释然,年轻人嘛,多个朋友多条路,笑着接话,“去吧,别玩太晚。”
“好。”
简宁乖巧承应,又告诉姜韵晚上自己就不回来了,并承诺下周末一定回来陪她。
走出别苑,纪如意已经等在门外。
瞧见简宁,纪如意嘴角咧开一抹笑,“还生气呢?”
“没。”
简宁浅笑,落落大方回话,绕过车身,走到副驾驶前打开车门弯腰入座。
纪如意嘴里嚼着一块口香糖,落眼在身娇体柔的简宁身上,鼻翼为不可闻的轻‘哼’了一声,小声嘀咕,“有什么好,一看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纪如意在车下不屑的碎念,上车的时候却换上了一副笑脸,跟简宁闲话家常。
车抵达酒会,纪如意停好车,亲昵的挽着简宁往酒店走。
“对了,我听说你学了注会是吗?
我认识几个朋友时候开公司的,刚好缺这方面的人才,待会儿介绍你认识。”
“傅氏的工资虽然说不算低,但也高不到哪儿去,你完全可以闲暇之余接个兼职。”
纪如意兴致勃勃的说,简宁嘴角噙笑没接话。
简宁是真佩服纪如意这个姑娘,明明讨厌透了她,但因为喜欢傅瑾衍,那样骄纵的性子居然能一忍再忍。
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在简宁走进大厅后就没有了。
因为她很快意识到,这可不是一场普通的酒会,而是一场鸿门宴。
纪如意挽着她一进门,就有十多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围了过来,跟观赏动物园里的稀有动物似的观赏她。
有人率先开口揶揄,“如意,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简小姐吧?
长得真好看,瞧瞧人家这气质,这身段。”
对方说完,故意伸出手推纪如意,“傅总身边有个这样的好妹妹,你能放心啊!”
“放心啊!”
纪如意回话,笑看向简宁,“简小姐真的只是瑾衍的妹妹,你们就别乱猜了。”
纪如意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但眼底却满是轻蔑。
简宁沉默不作声,内心有些想笑:就这?
众人见简宁始终笑而不语,对视,有人直接开口问,“简小姐,听说你离过婚?
真的假的?”
一个人开了口,其他人便都跟着接话,杨装着是窃窃私语,但说话的声音可不算低。
“听说那个简宁当初纠缠了傅总好多年,后来被傅总推给了自己的兄弟,才消停。”
“好不要脸哦!
长得温温柔柔的,没想到居然是那种人。”
“主要都离过婚了还费尽心思勾引傅总,真够恶习的。”
简宁:勾引?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十多个女人扎了堆,三台戏都放不下。
等到几个人挨个说完,简宁微笑浅提唇角,“先失陪下,我去趟洗手间。”
简宁说完,从纪如意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臂离开,刚转身,纪如意冷哼嘲讽,“卧槽,这女人真特么不是一般人,咱们都这样说她了,她居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微笑。”
纪如意话毕,简宁止步,轻笑了下,转身,正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到人群里响起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纪小姐,你一天到晚卧槽卧槽有什么意思?
有本事你反过来试试,那才好玩,傅瑾衍要是不行,你知会我一声,我帮你找几个人让你舒坦舒坦。”
闻声,简宁不由得侧头。
说话的人身高约莫在一米八五左右,虽然身穿西装革履,但周身却满是痞气,再加上他那一双含情的桃花眼,怎么看都不像正经人。
简宁闷不做声,纪如意脸色已变,“秦屹!”
秦屹双手插兜,挑眉走上前,低睨了眼简宁,回看纪如意,似笑非笑,“怎么这么没礼貌?
按着辈分,你怎么也得喊我一声舅舅。”
秦屹话落,纪如意脸色更加难看,“你不过是秦家的私生子,有什么资格让我喊你舅舅?”
“你还只是纪家一个旁支,能让你喊我舅舅已经给足了你面子。”
秦屹轻嗤。
纪如意,“……”简宁从小到大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有像傅瑾衍那种高冷矜贵放荡不羁的,也有像杜衡那种表面温文儒雅的,但像秦屹这种阴鸷的,还是第一次见。
该怎么说,这个人长得是真好看,男生女相的阴柔美,单单凭借他那张脸,就足以让他在人群里鹤立鸡群。
局面对持,秦屹突然偏过头凑到简宁脸前,“确实长得娇媚,难怪招人惦记。”
简宁向后退半步,没说话。
秦屹是谁?
简宁不知道,当年她被送进精神病院时,蓉城还没有这号人物。
以纪如意为首的十多个人见秦屹在调戏简宁,谁都没敢说话,相互拉扯着离开了这个是非地。
纪如意被小姐妹拽走的时候愤愤不平,磨着压根,眼底满是怨怒。
见所有人都走了,秦屹直起身子往门外走,走了几步,侧头冲着简宁邪魅一笑,“简小姐,我送你?”
简宁神情淡然,“谢谢秦先生好意,不必了。”
简宁说完,迈步走出酒店外,随手在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秦屹站在酒店台阶上,看着简宁钻进出租车里,勾起唇角笑了笑。
.回到家的简宁,心情不算好,但也不算差。
今晚所发生的事,是她自找的,如果不是她自己同情心作祟,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脱下身上的外套,简宁走到浴室冲了个淋浴,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刚坐在床上,放在床头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简宁随手拿起扫了一眼,但仅一眼,向来温柔的神情瞬间变得冰冷。
消息是卢小小发过来的,截图了公司的工作群。
——“那个简宁你们知道吗?
听说她在背后勾引傅总。”
——“你们还不知道吗?
她就是以前的简家大小姐,那个杜衡杜总,就是她前夫。”
——“前夫?
他们俩为什么离婚?”
——“杜总看着那么儒雅,她嘛~水性杨花!”
这几条信息,简宁是不甚在意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非就是说说别人,又被别人说说,关于这点,简宁能看得开。
重点在于后面——“你们怕是不知道,她妈以前可是风靡一时的艳星,懂吧?”
简宁看完卢小小发来的信息,没回,站起身,从衣柜里找了身运动服换上,然后拨通了纪如意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纪如意声音里是故意拿捏的笑,“哟,简小姐,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傅氏员工群里的消息,是你让人散播的吧?”
简宁声音冷着。
听到简宁的话,纪如意在电话那头笑,“是又怎么样?
怎么?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纪如意话毕,见简宁没回话,说出的话越发的挑衅,“简宁,真的是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原来你妈以前是拍‘电影’的啊!
你这身狐媚的功夫,是不是跟你妈学的呀!”
简宁打开门往外走,淡着声音问,“你在哪儿?”
“听这口气是要找我麻烦?
我在纪家呢,纪泽家,你要是有本事,你就过来。”
纪如意说完,倏地挂了电话。
纪如意是吃准了简宁不敢来。
一来,简宁现在在蓉城一没背景二没人脉,二来,简宁跟纪泽现在正处朋友,简宁是高攀,她不信简宁能豁得出去惹恼纪家,三来,即便简宁敢来闹,她也不怕,她倒是要看看简宁在傅瑾衍心里的分量。
纪如意想着,往纪家客厅看了一眼,傅瑾衍跟纪堪正在谈论事情。
简宁打车抵达纪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她低头看了眼手腕间的表,将唇抿成一条直线,径直上前按下了纪家别墅的门铃。
开门的是个四十出头的佣人,看到简宁长得文文静静没多想,简单询问了几句,知道她是来找纪如意,便把人直接领进了客厅。
简宁进门,最先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傅瑾衍。
傅瑾衍也看到了她,眉峰一挑,声音肃冷,“来找纪泽?”
简宁没作声,偏过头看坐在傅瑾衍身边削苹果皮的纪如意。
纪如意眼底满是蔑笑,“简小姐,你哥跟你说话,你怎么也不回答?”
纪如意话落,傅瑾衍和简宁同时冷了脸。
纪如意没注意坐在身侧傅瑾衍的的脸色,只顾着挑衅简宁,讥讽的笑,“简小姐,你敢说你是来做什么的吗?”
“你过来。”
简宁声音轻柔泛着凉意。
闻言,纪如意放下手里的苹果跟水果刀,哼笑起身,拍了拍手,走到简宁跟前,“简……”纪如意话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重重一巴掌。
简宁这一巴掌下了狠劲,纪如意白皙的脸上霎时便泛起了一道五指印。
简宁这一举动猝不及防,让客厅里的所有人都愣了神。
纪堪张张嘴想说话,却始终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傅瑾衍蹙眉看着这一幕,也没吭声。
纪如意打小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先是顿住,随后像疯了一样往简宁身上扑。
相比起纪如意十指不沾阳春水,简宁这种经历过社会毒打的人显然要占上风,没几下便把纪如意压在了地上。
“道歉!”
简宁声音淬冷。
“不道歉!”
纪如意倔强,红着眼去看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傅瑾衍坐着没动,纪堪硬着头皮起身,“宁儿,有话好好说,如意从小刁蛮任性,她如果哪里做错了,你跟我说,我让她给你道歉。”
简宁没接纪堪的话,如水的眸子里如同被冰渣浸过,一瞬不瞬的看着在她手下挣扎的纪如意,“我再说一遍,道歉。”
“我凭什么跟你道歉,简宁,你就是贱人生的小贱人!”
“你妈不正经,你也不正经,勾引别人的男人,你……”纪如意喋喋不休的谩骂,简宁倏地起身走到茶几旁,拿起刚才纪如意削苹果用的水果刀,反身抵在纪如意的脖子上,“道歉!”
被冰冷的刀锋抵住脖子,纪如意身子僵住,带着哭腔看向坐在沙发上八风不动的傅瑾衍,“瑾衍。”
纪如意刚一开口,简宁手下的水果刀便逼近了她几分,血珠顺着利刃滑落。
站在一侧的纪堪见状,心下焦急,想上前阻止,但奈何简宁握匕首的手紧的厉害,担心万一有个不小心,今晚纪如意小命就交代在这儿。
“如意,道歉!”
纪堪训斥。
纪如意心有不甘,但看着沙发上的男人脸上泛着寒意,而且也没有要帮她的意思,抿了抿唇,哆哆嗦嗦开口,“对,对不起。”
简宁,“不是跟我,是跟我妈。”
纪如意哭出声,“阿姨,阿姨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您。”
纪如意说完,简宁深吸一口气,起身,看了眼纪堪,说了句‘抱歉,打扰了’,转身往门外走去。
纪堪没回话,俯身从地上搀扶起纪如意。
纪如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转头看傅瑾衍,想寻求安慰,没想到傅瑾衍却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拎起沙发扶手上的外套直奔门外。
.简宁从小到大都没动过刀,更没拿刀抵过别人的脖子。
现在出来,别说手,整个人都是抖的。
傅瑾衍追上来时,简宁正在一个墙壁上靠着,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根烟咬在红唇间,想点燃,白皙纤细的手拿着一个打火机颤了半天,愣是没点上。
见状,傅瑾衍放慢脚步上前,先是扶正简宁的身子把手里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随后拿过简宁手里的打火机给她点燃烟,见她颤栗的抽,低头,用额头抵在她额头上,低沉着嗓音笑,“小孩儿,怕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