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温南枳宫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由作者“温南枳宫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温南枳宫沉,其中内容简介:温南枳被宫沉单手抱起,一路毫不费力的往楼上带不论温南枳如何挣扎,她都挣脱不了腰间禁锢她的手箍紧的手臂凸着青筋,表达着主人的不满而温南枳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因为腰间的手,仿佛反复的挤压着,颠得她快要吐她捂着自己的嘴,被扔在了床上她拖着石膏腿往后退着,顶到床头的时候,便看到了床边的镜子,立即瞪大了双眼被温家蒙着眼送到宫沉床上的那一幕在镜子上倒映了出来想要收……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作者是“温南枳宫沉”。本书精彩截取:“南枳小姐,你没事吧?”忠叔将要倒不倒的房门合上,将温南枳扶坐在床垫上。“忠叔,你相信我好吗?真的不是我。”“南枳小姐,我相信你,所以请你保重身体,只有这样你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忠叔拉过被子将温南枳围住…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49章 妈妈的电话 在线试读

温南枳看着林宛昕退出了自己的房间,双腿像是被人挑断了一般,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她拉紧身上的衣服,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用的劲快要把自己闷得窒息。

她忍着一口气,逼退自己眼中的泪水。

拉紧了身上的衣服,她才缩在一起。

“南枳小姐,你没事吧?”忠叔将要倒不倒的房门合上,将温南枳扶坐在床垫上。

“忠叔,你相信我好吗?真的不是我。”

“南枳小姐,我相信你,所以请你保重身体,只有这样你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忠叔拉过被子将温南枳围住。

忠叔不忍的看着温南枳,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安抚她一般。

温南枳看着忠叔,忍下去的眼泪又开始泛上来,“忠叔,我比我爸爸都对我好,从小我为了护着妈妈,什么都忍,可是我爸还是不喜欢我,他只喜欢温允柔那样人美嘴甜的女儿,他嫌弃我妈妈死板无趣,嫌弃我逆来顺受,可是我不受着,我妈妈也会跟着我受苦。”

“南枳小姐,别说了。”忠叔的手一顿,更加的温柔。

温南枳摇摇头,“我没有资格去同情宮先生的过去,因为我活到了二十岁,我除了妈妈的关心,什么家的回忆都没有。”

忠叔微微叹气,坐在温南枳面前,将她身上的被子裹紧,看着她煞白的脸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

两人沉默的时候,温南枳手边的枕头颤动着。

温南枳顾不上难过,她从枕头里掏出手机。

她明白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周瑾和妈妈,还有顾言翊。

可是顾言翊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因为怕手机被宫沉发现,让她受罚。

而周瑾的手机已经让温允柔把她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所以只可能是妈妈。

“真的是我妈妈。”温南枳欣慰的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立即接通了手机。

“南枳。”妈妈的声音很低,像是躲起来打电话一样。

“妈妈,你还好吗?”温南枳担忧的询问着。

妈妈一边说着好,一边却压着呼吸阻止自己的咳嗽声,“好,我没事。”

妈妈又问温南枳,“南枳,他们说你去了宫家,是真的吗?你怎么这么傻?”

“妈妈,先别说这么多,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温南枳一心想去救妈妈。

妈妈却支支吾吾的,“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了,他们不让我出房间,也不让我用手机,这是我趁机偷偷拿了打给你的,我怕你做傻事……咳咳咳。”

妈妈还是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妈妈,你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南枳,人总归是会死的,妈妈不希望你因为我做这种傻事,你离开宫家好吗?”

妈妈的虚弱的哭声已经传入了温南枳的耳朵。

温南枳听了只能更心急,眼角都被急得湿润了,“妈妈,我怎么可能抛下你,我一定会听他们的话待在宫家,其实……宮先生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你只要安心养病。”

“真的吗?南枳不要为难自己,你那么喜欢周瑾,你们两个才应该在一起。”妈妈伤心道。

提到周瑾,温南枳声音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苦楚,“妈妈,你放心,不为难的,我和周瑾已经结束了。”

“你在干什么?敢偷电话!死老太婆,找打!”传来一个粗俗的男人声音。

温南枳的心提了起来,她直接哭了出来,“你们放了我妈妈!不要打她!她身体不好……”

嘟嘟两声,电话已经被人掐断了。

温南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跟着被掐了,扑在枕头上痛哭了出来。

很快温南枳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发来警告信。

温南枳,你给我安分点!再乱来,你妈妈就没那么好命了!

这口气应该是钱慧茹。

确定妈妈没事,温南枳才缓过来。

忠叔将她的手机塞回了枕头套里,只当自己不知道。

门外女佣敲了两下门,冷声道,“管家,宮先生说让温南枳将饭菜端上去,宮先生和林秘书要在房中用餐。”

忠叔起身,扶着门拉开,“温南枳是你喊的吗?去找人来换扇门,记得要带锁。”

“管家,你……”女佣想反驳却被忠叔瞪了一眼,只能不情愿道,“知道了。让她快点,宮先生还等着呢。”

等女佣离开,忠叔看了看温南枳,“南枳小姐,你没事吧?”

温南枳摇头,刚才忠叔也听到了,她再害怕宫沉,她也只能留在宫家,她只能忍受这宫沉所有的恨意和怒气,直到他觉得怨恨消失完全把她丢弃了。

虽然这样的结局很可悲,但是温南枳已经深刻明白了自己作为发泄玩具的意义了。

忠叔走出房间,扶着门关上,让温南枳有时间换上衣服。

温南枳收拾好心情后,摸了摸柜子上的琵琶便走出了房间。

女佣已经在托盘上放好了晚餐。

“我能分两次来拿吗?”温南枳看着沉重的长方形大托盘,光是看着便觉得自己未必能拿得动。

女佣看忠叔不在,没人帮温南枳,冷笑道,“南枳小姐,你说笑呢?以往宮先生在书房用餐,我们都是这么端的,怎么你就不行了?”

温南枳便不再多话,试着去端托盘,一边还好,但是腰侧有伤口的一边,手臂因为腰间的疼痛半边身体都有些使不上力。

她只能咬着牙,端着饭菜上了二楼,因为没办法敲门,所以她直接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她呼吸一窒,手也颤抖了起来,脚步也迈不开。

宫沉蹙眉,眼角瞟向了站在门口的温南枳。

“抱歉。”温南枳立即低下了头。

林宛昕娇羞的将脸埋进宫沉的怀中,不好意思道,“都让人看到了。”

“她是人吗?”宫沉根本不在意温南枳的存在。

温南枳后背一僵,将食物端放在茶几上,“请用。”

她想赶紧逃离这个房间。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宫沉搂着林宛昕坐了下来。

温南枳低着头,站在了一旁,像个卑贱的下人为两人端茶递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