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君砚殷苍傲(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_谢君砚殷苍傲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长篇武侠修真小说《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男女主角谢君砚殷苍傲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谢君砚”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扶额,心情万般百感交织她没事为什么非要研究情毒,还没不一同把解药给研究出来事到如今,怎么面对谢君砚,走一步算一步她也不奢望在用自己的身体去博得谢君砚的信赖,因为他已经认定她和谢禹廷想要谋害他留着她不就是为了折磨她、她得靠自己走出这死局乔桑把青菜粥端到了秦缈的面前…

小说: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谢君砚

角色:谢君砚殷苍傲

热门网络小说《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是著名作者“谢君砚”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啊。”乔桑指了指秦缈。“不是啊。”谢玲玲老实的回答道…

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

第27章、没有人能代替她皇后的位置 在线试读

“玲儿不傻,玲儿是天下最聪明的。”谢君砚哄着谢玲玲,神色冷怒的对张贵妃道,“若让朕在听到有人说公主傻,诛九族!”

张贵妃脸色惊变,“皇上我不是这个意思。”

“公主,不是我们小主推你的对不对?”乔桑也赶忙问道。

“小主是谁哦。”

“她啊。”乔桑指了指秦缈。

“不是啊。”谢玲玲老实的回答道。

谢君砚当下眼神冷戾,“那是谁推你的!”

谢玲玲皱着眉头,想了想,“记不得了,不过肯定是她们一伙人。”

谢玲玲指向张贵妃。

“不是的,公主您记错了,皇上你相信臣妾…”

“贵妃娘娘,究竟谁让公主落水的,你心里清楚,你说公主记错了,难道公主会无缘无故错怪你吗?”

要是张贵妃还敢说公主错,那完全是仗着公主傻,想把黑的抹成白的。

张贵妃额头冷汗直流。

“张贵妃,你好大的胆,竟玩弄朕!欺骗朕!”

“皇上,不是这样的,我,我不是故意的……臣妾发誓不是臣妾推公主落水的。”

张贵妃随后指向身边的婢女巧莲,“是臣妾的婢女不小心和公主拉扯之间,公主落水的。”

“臣妾知错,不敢为了维护自家婢女,便欺瞒皇上,冤枉苗美人。”

张贵妃心里素质不太好,直接就承认了。

但她也不可能自己担罪,只能拉一个人顶罪。

巧莲面色惊变,惶恐的跪下来。

还不等她辩解,便接收到张贵妃阴冷的目光。

巧莲心如死灰,她全家人的命都在张贵妃的手里。

“巧莲该死,是巧莲不小心害的公主落水,贵妃娘娘心软,为了奴婢才不得已冤枉苗美人,还请皇上处置奴婢,这事不怪贵妃娘娘…”

“将这贱婢拉出去杖毙!”谢君砚冷怒道,“将张贵妃打入冷宫!”

“皇,皇上…”张贵妃跪在地上哭的泪流满面,她伸手抓住谢君砚袍脚,“你原谅臣妾吧,臣妾知道错了。”

谢君砚一脚将张贵妃踹了出去,冷戾道,“你应该求玲儿原谅你!”

“你差点害死玲儿!”

“公主…”张贵妃嚎着想求谢玲玲帮她说句话。

谢玲玲身体此刻摇摇晃晃,对着谢君砚道,“皇兄,我头好晕。”

秦缈立马上前给她把脉。

“玲儿怎么样?”

“公主体虚,需要吃点东西。”秦缈紧跟着又补充道,“公主身上的毒素还没完全的排出来,需要在好好调理。”

谢君砚知道谢玲玲身体有毒素残留,但是他找了很多名医也没办法解决。

甚至一般人是测探不出谢玲玲身上有毒素残留。

听到秦缈提到她体内的毒,谢君砚眸色微闪。

不想让别人知道谢玲玲身体有毒,他扶着谢玲玲道,“皇兄带你回去休息。”

转而又对秦缈道,“还需要给她开什么药,你去同王太医说。”

视线紧跟着扫在求饶的张贵妃身上,眼里充满了不耐烦和厌弃,“还愣着做什么,将她们拖出去。”

“若是以后谁胆敢在朕的面前耍手段,五马分尸!”

“是皇上!”

张贵妃直接被人押去冷宫。

巧莲被杖毙!

云金枝内心是在颤抖的,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皇上对她们嫔妃这般绝情狠厉。

毕竟以往他都是宠着她们,只要不过分的要求都会满足,让她们开心。

张贵妃也是他很喜欢的一个,所以她和张贵妃也明里暗里互掐。

皇上偶尔还会帮她们调解。

她总以为皇上会迁就她们,不会对她们真的狠心。

可是这次,她错了。

宫女杖毙不算什么,可张贵妃说下冷宫,那就去冷宫,丝毫不惦念旧情,曾经在床上耳鬓厮磨。

她真的不能再仗着皇上喜欢她而张扬了,不能再认为皇上会一直宠爱她…

她感到有些后怕。

还好,还好她刚刚一直没出声,否则皇上怕是连她都要处置。

外头发声的动静皇后都知道,只不过她并没有出去。

“皇后娘娘,您真的不担心这位新上位的美人吗?她可不是一般厉害的角色。”

皇后身边的婢女蓝衣将外头发生的事禀报给她听,“张贵妃都被她害的打入冷宫了。”

皇后带着不在意的表情道,“皇上也只是一时新鲜劲,再说也是张贵妃咎由自取。”

“本宫到是觉得苗美人挺不错的,是个安分之人,不会给皇上惹事。”

“皇后娘娘,您怎么就这么的不在乎呢?要是这个苗美人真的夺了皇上的宠爱替代你的位置可如何是好!”

皇后沉默了片刻,她笑了笑,眼底有掩饰不住的苍凉,“本宫永远都是皇后,皇上答应过我的。”

“皇上走了吧?同本宫回去吧。”皇后站了起来。

蓝衣迅速上前扶住皇后的手,心里实在是感叹皇后太佛系了。

皇上对她那么好,她怎么还能让皇上身边有这么多的莺莺燕燕?

刚走没两步,皇后脚下踢到了什么,她低头看去。

是一个荷包。

“这是谁的荷包?”皇后蹲下身子捡了起来。

荷包是明黄色的,上面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龙鳞熠熠,仿佛是真的一般,祥游傲天,威武张狂。

“绣的是龙,这应该是皇上的荷包吧。”蓝衣先开口道。

要不然皇宫里还有谁敢用龙图腾?

皇后细细的摸着龙刺绣,压抑着语调道,“皇上从来不带荷包。”

“皇后娘娘,这不是皇上的,能是谁的?谁这么大胆,敢用明黄色布绣龙?这是要篡位不沉?”

“而且这房间就除了几个人来过,不是皇上的,还能是苗美人的?”

没有回答蓝衣的话,皇后盯着刺绣出神,这绣技,很像,很像那个人……

但她不可能给皇上绣荷包。

这荷包原本就是给皇上的吗?

还是,苗美人绣给皇上的?

她心顷刻有些乱了起来。

紧紧捏住荷包问道,“苗美人之前是在尚服局的绣娘吗?”

“是的娘娘。”

“调查清楚她的来历。”

“是,奴婢回去这就让人好好的查查苗美人的来历。”蓝衣欣喜皇后总算是重视起来此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