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集免费阅读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集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讲述主角温南枳宫沉的甜蜜故事,作者“温南枳宫沉”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飞机颠簸了一下,将温南枳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着窗外的恶劣的天气,犹如此刻焦急的心情她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手机,给妈妈发的短信还是没有收到回复,也就是从昨天开始,妈妈的就中断了最后一条信息是求救的——“南枳,救救妈妈”所以她只能回来,回到那个吃人的温家温南……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如果你喜欢看武侠修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温南枳宫沉”的一本书《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讲述了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44章 想通了 在线试读

温南枳找打火机的时候,金望和顾言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会不会在你穿来的衣服里?”顾言翊提醒了一句。

温南枳的衣服被护士叠放在角落的凳子上,衣服的最上面就放着一个红色的打火机。

顾言翊将打火机递给了温南枳。

温南枳打量着手里的打火机,压着身体的不适,她盯着打火机出神才想起来这个打火机她见过。

“这是肖蓝的打火机,我看她用这个给宮先生点过烟。”

温南枳十分肯定手里的打火机就是肖蓝本人的。

不知为何只要和宫沉有关的记忆,她都十分的深刻。

尤其是宫沉故意让肖蓝带着她去夜总会陪客那段,每次回想起来,她都能记得当时宫沉的每一个神色和动作,当然也包括肖蓝习惯性的给宫沉点烟的行为。

“不对,今天我替宮先生去询问过警方的调查结论,现场已经找到了一个打火机,就在肖蓝身后仓库隔间的门口。”金望提出了异议。

温南枳使劲的摇头。

“这样的话事情就不太对,肖蓝要点火不需要手里拿着两个打火机,这样极其的不方便,通常而言人只会用自己最习惯的东西。”顾言翊替温南枳解释道。

金望似掐脖子的表情道,“那是谁点的火?只有肖蓝要杀南枳小姐,难不成……”

金望抬起的手一顿,整个人都跟着定格了。

温南枳看着眼前愿意听她说话的两个人,努力解释着,“肖蓝有个同伙,我听到她打电话了,是同伙告诉肖蓝如何利用周瑾引我出门,也是同伙告诉肖蓝宮先生来找我了让她收手,肖蓝不肯才想到了放火。”

她说完后盯着眼前的两个人,深怕他们也不相信自己。

顾言翊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但是他却看向了金望。

金望着急的都不顾自己严谨的助理形象,在病房里来回的走动着。

“南枳小姐,如果不是肖蓝点火,排除你不可能烧自己,那不就剩下……”

林宛昕。

温南枳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打火机,它表示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

顿时她觉得打火机都开始有些烫手,但是这次她没有扔,而是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顿时,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肖蓝死了,就变成了死无对证。

温南枳想到林宛昕救她的样子,就更加不知所措,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林宛昕?

“南枳小姐,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一定要小心林宛昕。”金望提醒道。

温南枳一言不发,压紧了被子都觉得全身发冷,从她回国开始,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阴谋旋涡之中。

顾言翊看向温南枳,发现她垂首用头发遮去了脸上的神色,他之前也有一个猜测,“南枳,你让我找你妈妈是为什么?你是因为你妈妈才听话去的宫家吗?”

温南枳听到妈妈两个字,猛然抬头望着顾言翊,点点头却又害怕的摇摇头。

顾言翊说道,“南枳,很抱歉,我已经查过全市的医院了,并没有你妈妈入住的信息,会不会她根本不在医院?”

她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更乱了,焦急的盯着顾言翊,“我妈妈她一定被他们藏起来了!我什么都听他们的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他们到底要我做什么!”

面临的困境和堆积的事情让温南枳突然有些崩溃,她扯着嗓子沙哑的喊着,最后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和发泄。

顾言翊皱起了眉头,他起身坐到了温南枳的身边,将她搂进了怀中,才发现病房里温度适中,她身上却依旧冰冷,身子都跟着轻微颤抖着,不禁让他搂得更紧一些。

温南枳扬起脸蛋,无神的看着顾言翊,声音含在喉间,“我该怎么办?”

“我会帮你的。”顾言翊轻轻的安抚着温南枳。

金望有些不忍,看向别处发现门外站着犹豫不决的忠叔。

金望上前打开门锁,让忠叔走了进来。

忠叔脸色铁青,对着温南枳便是十分郑重的道歉,“对不起,南枳小姐,是我的疏忽才让你变成这样的。”

“忠叔,这不是你的错。”温南枳脱离顾言翊的怀抱,“是我自己太不当心了。”

忠叔的脸色并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有些不敢看温南枳的脸,垂下眼直言道,“南枳小姐既然醒了,宮先生让你去林秘书的病房。”

温南枳身体一僵,瑟瑟发抖的拉紧了身上的被子。

但是温南枳不想让忠叔难做,还是忍住自己的害怕点头应下了。

但是当她伸出双腿穿鞋的时候,双脚因为颤抖根本无法穿好鞋子。

顾言翊压着她的腿,弯下腰帮她穿上鞋子,然后对着她笑了笑,“我陪你去。”

他的笑容像是一剂镇定剂,让温南枳安心了不少。

她站了起来,脚下却像是踩了棉花一样,因为伤口在腰间,所以不得不弯着腰走路,看上去像是背上压着千斤坠,走一步身子便沉重两分。

顾言翊伸出手扶着她才走出了病房。

走到林宛昕的病房外,温南枳朝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宫沉坐在林宛昕的床边照顾着她,每一个动作都很轻。

这是温南枳从未见过的宫沉。

温南枳也从没有见过宫沉如此紧张过一个女人,他的薄情似乎在这一刻都消失殆尽了。

温南枳敲了一下门,一走进去,林宛昕像是受了惊一样躲进了宫沉的怀里。

等林宛昕看清楚来人是温南枳后,眼底的神色更加复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包扎严实并且散发难闻药水味的手臂,再看温南枳犹如毫发无损。

林宛昕将脸颊埋进宫沉的怀中,哭了起来。

“南枳,对不起,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林宛昕虚弱的开口。

“是我叫她来的。”宫沉阴冷的声音,让这个房间瞬间就染上了黑暗中未知的寒意。

宫沉将林宛昕靠在枕头上,然后走到了顾言翊的面前,粗鲁的将温南枳扯了过去。

温南枳不仅觉得手臂被捏得骨头快要碎了,就连腰间的伤都像是被硬生生的拉扯一通,刺刺的痛感直逼泪腺。

她被宫沉甩到了林宛昕的面前。

她抬头就对上了林宛昕流泪不止的脸,除了药水味之外,还带着一点熟悉的香味。

她自己做的香,她怎么可能忘记?

难怪她觉得肖蓝抓走她的时候,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你身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宛昕。

林宛昕沾满泪水的脸上神色倏然一冷,眼角也轻眯一下,但是下一刻她用完好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掩饰了过去。

“南枳你说什么?我身上或许是沾了肖蓝身上的味道。”

温南枳听闻,像是害怕一样躲开了林宛昕伸向她的手。

如果林宛昕不是心虚的画蛇添足补充了这一句,或许她不会多想。

但是现在温南枳更加肯定了林宛昕就是肖蓝的同伙,所以肖蓝在和林宛昕扭打之前身上就有这种香味。

说明她们两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待了很长的时间。

比如说车里。

她做得香只为了自娱自乐,所以留香不长,需要连续使用才能保持身上的香味。

肖蓝迷晕她和周瑾的时候,身上还有香味,那说明林宛昕根本就不是路过而是陪肖蓝在那里等她。

仔细一想,温南枳呼吸急促的看向林宛昕,这张美艳温柔的脸上每一道目光似乎都敷上了一层薄纱,看到的永远只是隐隐约约的一面罢了。

温南枳甚至在想林宛昕说宫沉不喜欢有香味的东西也是假的。

可是林宛昕为什么要骗她?她们之间明明没有什么瓜葛。

“南枳,你怎么了?”林宛昕无辜的望着温南枳,背上却印出了一声冷汗,牙关也不由得咬紧。

温南枳双唇颤抖,怔怔的盯着林宛昕,林宛昕凑近她的双眸渐渐退去了那层楚楚可怜的云雾,眼底清明之中带着一丝她看不懂的神色。

不等温南枳反应,她觉得后脑勺一阵发麻,脑后多了一只手贴着她的头,手心中过高的温度熨烫着她的头皮,而尖细的五指却在渐渐收紧,让她脑中每一根神经都在绷紧。

“犯了错,难道不该磕头认错吗?”宫沉的声音犹如地狱恶魔一般,手劲也越来越大。

温南枳吃痛的对抗着宫沉暗中施下的力量,双腿虽然曲着却不肯跪下。

她的头越发的疼痛,她却咬紧唇瓣摇头抗议着。

“我没有错!我不会认的!”

“宮先生,你别这样对南枳,她也不是故意,她只是太爱周瑾才给肖蓝有机可趁的。”林宛昕看似在帮温南枳,却更像是火上浇油。

温南枳抬起手死死抓住头顶宫沉的手,一冷一热两种温度交织混合,两人的指尖都轻微的一颤。

“我没有联系过周瑾,我不会认!也不能认!你可以折磨我,我都能忍!唯独这件事,我不能认!我和周瑾之间什么都没有!你就算是逼我跪下认错,我也不认!”

宫沉周身杀气腾腾。

背对着宫沉的温南枳也感觉到了压迫感,她的双膝也越来越低。

“宫沉!”顾言翊冲上来拉开宫沉,“你不能这样。”

温南枳身上的压迫感抽离,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双手撑着病床。

突然她的手被林宛昕握住,她抬头看着林宛昕。

林宛昕眼中泪光盈盈闪烁,“南枳,快和宮先生道歉,他只是太担心我了而已。”

温南枳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林宛昕握得死死的。

当温南枳更加用力甩开林宛昕的手时,林宛昕的身体却往后一倒,受伤的手被压了一下,疼得林宛昕冒了一头的汗。

宫沉冲到了林宛昕的身边,林宛昕顺势将他抱住,“宮先生算了,我只求问心无愧,你别为难南枳了。”

“温南枳!”宫沉一字一顿的喊着温南枳的名字,睥睨的神色扫过她,“不肯认错,那你最好承受得住罚!”

温南枳仰头看向宫沉,瑟缩的避开他目光,嘴里念念有词,“你罚我也一样,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忠叔,把她带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宫沉指着病房门。

忠叔为难的看了看温南枳,低下头回道,“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