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殷宋斯远小说阅读(病娇忠犬饲养手册)影后快穿:病娇忠犬饲养手册全文阅读

《影后快穿:病娇忠犬饲养手册》男女主角苏殷宋斯远,是小说写手淳于花卷所写。精彩内容:电话那头,蒋冉呆愣地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对林天耀道:“耀哥,她说不来,除非你亲自和她说。”林天耀皱着眉,拨通了苏殷的电话,结果这次,苏殷压根没接。他脸色难看地摁掉手机。他确实是想要跟苏殷求和的。林天耀是个聪明人,心智也远超同龄人,在其他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说要给苏殷教训的时候,他冷静分析了利弊。苏殷家大业大,他不仅不能得罪,还要借她的力量干出自己的事业。那借条也确实是他亲手签的,他成绩优异,犯不着赔上自己的未来。

小说:影后快穿:病娇忠犬饲养手册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淳于花卷

角色:苏殷宋斯远

精选阅读:可是即便这样,他也是一声不吭。还好,苏殷下手又快又狠,没有让宋斯远受更多的苦。清完创,她轻柔地上了药,又用干净的绷带一圈一圈缠了起来。终于,苏殷看着本来狰狞的伤口被包扎好,满意地拍了拍手。一抬头,刚好对上了宋斯远认真看她,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双眼。冰冷与热烈交织的眼神让苏殷一愣,可是她还没看清,宋斯远便垂下了眸子,轻轻开口:


第5章

从小失去双亲,先是被当做垃圾一样踢来踢去,后来又遭遇那些事,他什么样的冷眼没见过,被打的爬不起来也是常事。

苏殷这样的一番小脾气,在他看来就像毛毛雨一样。

这哪是发脾气?撒娇还差不多。

她是生长在宠爱里的公主,浑身都是光,可以肆意任性,是个小太阳,和他这样在淤泥挣扎的人是不同的。

苏城安慰完老婆,又来安抚宋斯远。

“斯远,阿殷被我们宠坏了,太任性,不过她这孩子心其实不错的,你别介意。”

宋斯远抿着嘴,点了点头,轻声道:“没事的,是我打扰了……”

张玉:“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以后这就是你家。

好了,先别管别的,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他的房间在苏殷房间的隔壁,有着柔软的大床和高高的落地窗,看上去温馨又舒适。

进了房间,张玉摸了摸宋斯远的头:“斯远啊,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阿殷做做思想工作,你不要有压力。”

宋斯远乖巧地点点头,半点没有他这个年纪男孩子该有的浮躁和别扭,柔声道:“谢谢阿姨。”

张玉本想纠正宋斯远的叫法,但是转念一想,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是随他舒服吧。

她轻轻关上门,转而进了苏殷的房间。

张玉看不到的门内,宋斯远的脸上露出一抹没什么温度的笑来。

真是温馨幸福的家庭啊,真是羡慕。

他轻轻抚摸着柔软的被套,想着很久以前自己听过的一个故事。

有只魔鬼被封印在冰冷的海水中几千年,它孤独害怕得发疯,于是它卑微而又渴望地发誓,若是有人将他打捞出去,它会满足那个人一个愿望。

终于有一天,它被一个渔民打捞上去。

它感动得直哭,献祭自己的灵魂满足了渔民的愿望。

可是渔民在利用完它之后却又重新将他封印,抛回了海里。

魔鬼难过地又蜷缩在了冰冷的海底,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些。

第二次,它被一个水手打捞起来,害怕再一次被丢下,它更加拼尽全力让那个水手满意。

可是,它再一次在被利用完后,被背叛抛弃了。

它长出了犄角,变得阴冷狰狞,最后发誓,下一个将它打捞出来的人,它一定会杀了他。

……

宋斯远嘲讽地笑了一下。

他曾经觉得故事里的魔鬼很可悲,但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为它可悲呢。

又要领养,然后再抛弃吗?不用再靠近了啊,反正最后都会离开的,

就连昨晚见到的太阳,不过也只是一个大小姐的一时兴起吧。

宋斯远神情冷冷,放任自己的身体倒在了床上。

……

与此同时,苏殷正在房间内享受着花卷的彩虹屁:

“宿主,你好厉害,简直就是原主本主!”

苏殷一脸轻松地晃着腿,忽然听到了关门声,立马做出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张玉来到了苏殷的身边,摸摸她的头:“宝贝,斯远的爸爸和你爸爸是发小,他六岁失去双亲之后,住在福利院,也曾经被收养过,但最后都被领养家庭送回去了。

所以爸爸找到他之后,就决定让他来我们家。”

苏殷哼了两声:“我才不管,反正我绝对不会对他有好脸色的!”说完转过头,一脸不愿交流的表情。

张玉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走了出去。

苏殷为了维持人设,连午饭晚饭都没出去吃,还是杨阿姨送到她房间的。

苏殷用这半天整理了自己房间里的书本资料。

暑假还有几天就结束了,开学会有一场考试,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林天耀貌似一直都是稳坐年级第一的位子。

苏殷将自己的课本过了一遍,随后又打开手机,买了好几套看上去正常一点衣服裙子。

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苏殷白天没怎么吃,晚上不禁有些饿,于是溜到厨房拿了点点心。

经过斯远房间的时候,她忽然脚步一顿。

父母出去应酬了,今晚大概是不会回来,二楼只有她和宋斯远。

走廊很安静,宋斯远房间内的声音也很小。

可是她还是听到了。

里面传来压抑的喘息和闷哼,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苏殷本想着要不要敲个门,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可是个娇纵的大小姐,自然没有考虑别人感受的道理。

她直接推门而入。

闷哼声戛然而止。

宋斯远猛然抬头看向闯入的少女,眼中压抑的痛还没褪去,通红又冰冷。

苏殷看向了宋斯远的腿。

他的右小腿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皮开肉绽,地上扔满了沾满暗红色鲜血的纸巾。

少年粗糙地处理着伤口,却让伤口看上去更加狰狞了。

苏殷皱眉:“你怎么了?伤哪来的?爸妈知道吗?”

面对苏殷一连串的问题,宋斯远缩了缩身子,轻轻开口:“是之前的伤,叔叔阿姨不知道,我没事……姐姐。”

这声姐姐像是小猫爪子在苏殷的心里挠了一下,少年低垂的头顶看上去头发格外柔软。

苏殷“啧”了一声,恶声恶气道:“这叫没事?你这笨手笨脚的是不想要腿了?”

宋斯远依旧低着头,面上没什么波澜:“我没事……对不起。”

精致的少年面色苍白,小腿还滴着血,看上去格外凄惨。

苏殷实在是看不得美人受伤,甩门出了宋斯远的房间。

宋斯远的眼神暗了暗,忍不住嘲笑了自己一声:他刚刚又在期待什么呢?

可是很快,门又开了,苏殷拿着一个小箱子走了进来,坐到了宋斯远的身边:“腿伸出来,我帮你。”

宋斯远抿着唇,手指微微蜷缩,愣愣地看着苏殷从箱子里拿出镊子和酒精。

他觉得,这或许又是大小姐撒气的手段。

所以他绷紧了身子,准备迎接下面的疼痛。

可是当苏殷的指尖碰到他伤口的一瞬间,他忽然颤了一下。

很轻,很温柔,让他甚至有了一种被珍而重之的感觉。

这感觉对于一直生长在黑暗中的独狼来说过于陌生,可是一旦被缠绕上,他的贪婪便会如本能一样去吞噬这种温暖。

苏殷侧着脸,认真细致地处理着宋斯远腿上的伤口,手法竟然十分娴熟专业。

她处理得认真,自然没有意识到少年落在她脸上的眼神,那双漆黑冰凉的眼睛里,似乎亮起了一束不正常的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