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奚谢衍小说(即墨奚谢衍)最新章节阅读_即墨奚谢衍全文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林阮的《重生毒舌假千金》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即墨奚离开后,第一时间将季柔,即墨琼等人拉入黑名单,以后再也不想跟她们有任何交集。回到四合院,一眼就看到杨槐树下撅着屁股的宋百里,毫无形象可言。即墨奚走过去,蹲在他旁边问,“你真的,不是忽悠我?”廊下灯光明亮,她头枕着胳膊,歪着脑袋看向旁边的宋百里,眼里的质疑一清二楚。宋百里挖出酒坛,此时的他不仅邋遢,脸上跟手上都是脏乱的泥土,那模样跟叫花子差不多。听见这话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你有什么值得老头子忽悠,修炼手册你不是用了,有没有骗你心里没点数么?”

小说:重生毒舌假千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阮

角色:即墨奚谢衍

火爆新书《重生毒舌假千金》是由网络作者“林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林阮”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季柔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即墨奚就不明白?她如果好好的,就还是季家小姐,何至于会闹到今天这步田地?但凡即墨奚为她考虑一分都不会做出那种事,说到底还是从未将她这个母亲放在眼里。即墨琼在洗手间躲了几分钟,疯狂给即墨奚打电话发短信,结果她居然关机了。气的她大骂,“这死丫头是诚心让我出丑!”找不到即墨她要奚如何收场,可一直躲着不出去也不是个事。又过了几分钟,即墨琼咬咬牙走出去。“即墨奚!”结果她刚走出洗手间,就看到不远处的即墨奚,满腔怒火瞬间有了发泄口,“你死哪…


第10章 谢衍,便宜他们

谢六爷是谢家主的老来子,十分得宠,打小便聪明绝顶,是人中龙凤,偏偏不务正业,是纨绔中的祖宗。

据说这玉食坊便是他投资的。

这其二就是玉食坊老板的厨艺,想吃到他做的菜可谓难如登天,因为很多人压根不知道他是谁。

再者玉食坊老板并不轻易下厨,自然他也不接受客人点菜。

他做菜完全是兴趣爱好,人本身就不缺钱,哪天心情好做了菜便随意送给客人。

正因此,很多人对能吃到他做的菜感到荣幸,也成了一种炫耀的资本。

季金龙当然听过,只是没想到今日这般好运,先前被即墨奚影响的心情瞬间就烟消云散。

他连忙站起来,态度恭敬,“麻烦这位先生,还请代替季某多谢老板。”

虽说那些传闻并未得到证实,可季金龙不傻,万一这玉食坊背后真是谢家,那可不是他能得罪起的,还是小心为妙。

“季先生客气。”

谢威一脸高深莫测,揭开盖子将菜端上桌。

季金龙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下,似乎有些失望。

只见那精美的白瓷碟中盛开一朵莲花,而那莲花是白菜做的,这不就是道开水白菜么?

谢威说,“这道菜叫开水白菜,我们老板做了很多改进的地方,几位尝尝。”

季金龙虽失望,还是很给面子的拿起筷子,季柔,吴美晴也一同动筷子。

可——

“咳咳……”季金龙刚吃了一口,就差点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这什么玩意儿?!

开水白菜他又不是没吃过,但这种味道的开水白菜还是头一回。

那酸的,就像是有人放了一斤醋,不仅酸还辣,辣的嗓子眼冒烟,偏偏其中又带着一丝清苦,苦中还带着些微甜腻。

酸甜苦辣全占了,那味道简直难以形容。

就是季柔这么好的休养都忍不住蹙眉,这玉食坊的老板确定不是在整她们?

关于玉食坊,季柔自然也听过很多传闻,哪怕是同样顶级家族的司家,都不敢得罪谢家。

何况是季家。

谢威好似没看出来,微笑问道,“季先生,感觉味道怎么样?”

季金龙脸都绿了,强忍着咽下,违心夸道,“味道很不错,不愧是玉食坊的老板!”

“那就好。”

谢威松了口气,他说,“那麻烦季先生将菜尽快吃完,我好给老板回话。”

季金龙:“……”

季柔+吴美晴:“……”

季金龙脸色难看,看着那盘菜嘴直哆嗦,他根本不想再尝第二口,可偏偏谢威还在那看着。

想到玉食坊背后的谢家他根本惹不起,只能咬牙一口一口将菜全都吃下去。

等谢威一走,季金龙当场就吐了。

*

“六爷。”

谢威一溜烟跑进厨房,那张娃娃脸堆满笑容,“季家人把菜全都吃了,我亲眼看着的。”

一想到刚才季金龙那便秘的表情,谢威嘴角的笑容都快咧到耳后根,兴奋的不行。

谢衍倚着桌子,骨节分明的手端着玻璃杯,给了他一个眼神,“用得着笑成这副德行?”

“不是,六爷你刚才是没看到季家人的嘴脸,季金龙还想打即墨小姐,季太太还叫她给那对父女道歉。

还有那个即墨琼,我都怀疑季柔才是她亲女儿,对即墨小姐大呼小叫的。

不过即墨小姐太飒了,不仅拿红酒泼季金龙,还把他的头按进菜盘,骂季柔是又当又立的婊子。”

谢威说的唾沫横飞,最后做出总结,“我看即墨小姐说的挺对。”

那个季柔一看就婊里婊气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眼瞎了。

“不过六爷,你刚才是故意做那道菜,给即墨小姐出气的吗?”

谢衍抬手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语气慵懒,“我有那么无聊?”

“当然不是,那……?”

“没心情,失手放多了料,就当便宜他们。”

谢衍说的任性又随意。

谢威:“……”季家可能并不想要这个便宜。

*

即墨奚离开后,第一时间将季柔,即墨琼等人拉入黑名单,以后再也不想跟她们有任何交集。

回到四合院,一眼就看到杨槐树下撅着屁股的宋百里,毫无形象可言。

即墨奚走过去,蹲在他旁边问,“你真的,不是忽悠我?”

廊下灯光明亮,她头枕着胳膊,歪着脑袋看向旁边的宋百里,眼里的质疑一清二楚。

宋百里挖出酒坛,此时的他不仅邋遢,脸上跟手上都是脏乱的泥土,那模样跟叫花子差不多。

听见这话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你有什么值得老头子忽悠,修炼手册你不是用了,有没有骗你心里没点数么?”

收这么个徒弟,宋百里觉得他得少活好多年,突然就后悔了呢。

即墨奚指着他说,“可是,你不像。”

宋百里说修真者手段通天,可御剑飞行,能一掌撼动山川河流,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然而——

看着眼前这个邋遢的抠脚大汉,即墨奚总觉得他在骗她。

宋百里差点暴走,没好气的说,“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难道你觉得修真者就得穿金戴银,打扮的花里胡哨?”

即墨奚思考了下,摇头,“不是。”

即墨奚前世就看过形形色色的人,那时候她虽不能开口说话,但并不妨碍她观察他们。

宋百里抱着酒坛子边走边说,“人活一世,奢侈是活,清贫也是活,全看自己如何选择。

有些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有些人碌碌无为一辈子却也满足,也有人选择发愤图强,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从不轻易认输。

修真一途,最重要修的便是心,如果一个人没有成为强者的心,一点挫折就自暴自弃,那么他是不可能成功的。

奚奚,我说的这些你可明白?”

其实宋百里说了这么一大段,最重要的便是最后这段话,他怕她因为季家人一蹶不振。

所以才将自己珍藏的好酒挖出来陪她喝两杯。

即墨奚点头,“明白。”

宋百里撇了她一眼,将准备好的小菜端出来,又取出两个酒杯倒上,放到鼻尖嗅了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