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镇国公陈宁穿越小说(陈宁)陈宁秦幼薇最新阅读大魏镇国公小说免费阅读

二层楼上,太子秦承乾坐在靠窗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门口的情况。

他身旁坐着的就是老师,吕明。

而在他对面,是八皇子秦世明,还有其老师赵宫羽。
精彩阅读:赵宫羽是个年过五十的老头,细长丹凤眼中满是精光,轻笑着给吕明斟茶。“吕兄,老夫初来乍到,国子监的事情还不熟悉,今后还要你多帮衬。”“宫羽说笑了,您五年前就是这国子监的大祭酒,现在只是物归原主。”吕明皮笑肉不笑,眼中满是怨恨之意。五年前,因为秦治立太子,吕明才能当上这国子监大祭酒,硬生生将赵宫羽挤了下去。却没想到,今日会被赵宫羽重新拿回,无疑心中极为不爽。“吕兄这些年替老朽打理国子监也辛苦了,今日起,不如你就去助学部歇息。”

小说:大魏镇国公

主角:陈宁秦幼薇

主角陈宁秦幼薇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他们还以为卢齐伟是个硬骨头,却没想,还能有这等事情?“主谋就是……”卢齐伟如同蔫了的茄子,刚打算说出口,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高喝。“你这个逆子!爹不在家,你就翻了天是吧!”只见围观人群被一群护卫推开,一位身着轻甲,面沉如水的青年大步走入衙门。这位是镇南公卢高志的大儿子,也是魏都城护城军的千军统领,卢家小侯爷,卢齐雄。卢高志常年带兵在外,卢家至亲…


第20章

“是,小侯爷!”

旁边有群凶神恶煞的仆人,立刻涌上前去,对着马车一通打砸。

“不要!

不要啊!”

福伯挣扎着扑在马车上,“这是我家王爷的心血,不能砸!

不能砸啊!”

“老瓜瓤子,再敢拦着,小爷就打死你!”

那青年极为嚣张,高高抬起手,又准备向着陈福打下去。

就在他抬手要打下去的时候,一张沉重有力的手掌,狠狠抓住他的手腕。

“敢打我的人,你活腻了!”

陈宁的脸色十分阴沉,冷冷盯着那青年,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只听一声脆响,陈宁狠狠扇在了那人的脸颊上!

“啊——”

那青年惨叫一声,踉跄着后退。

四周众人见此,也纷纷露出惊恐之色,生怕惹祸上人,退避三舍。

“福伯,你没事吧?”

陈宁没再去看那青年,转身将陈福扶了起来。

“老奴没事,只是,那些雪糕都毁了……”

陈福满脸惋惜,看向地上的雪糕,“这可是王爷您的心血,我们翻本的本钱……”

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哽咽起来,“王爷,是老奴没用,请您惩罚我吧!”

“福伯,你没错,不用自责,雪糕没了可以再做,你没事就好。”

陈宁眉头紧锁,扶着陈福,柔声道:“更何况,咱们家这些东西不会白让人砸,我要让他们付出十倍的代价!”

“三子,照顾好福伯。”

说完,他眼神冷冽,再度看向那嚣张青年。

“陈宁,你竟然敢打我?”

那青年捂着红肿的脸颊,还在叫嚣,“你知道爷是谁吗?”

陈宁十分淡定,说道:“宰相王天安之子,王长尊。”

在大魏,除了皇帝,有一批最有权势的人,分别为一王五公。

这“一王”自然就是指的陈宁他老爹,镇国王,陈光瑞。

镇国王的王位极为特殊,是万代承传,跟寻常的爵位不同,永远是王位,不会降级。

但其余爵位就不同了。

公侯伯子男,这是大魏的爵位制度,王天安位于五公之一,爵位为公爵,长子能顺承他的爵位,但是爵位会下降一级,成为侯爵。

所以,王长尊才有小侯爷的称谓。

一位侯爷,在大魏来说,那也是万人之上的顶级权贵了,更何况老爹是大魏最大的权臣,宰相王天安!

王长尊向来无法无天,在新一代中极为嚣张,即使连寻常皇子都不给面子。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还敢打我?”

王长尊愣了一下,恶狠狠说道:“你知不知道,即使太子见了本侯爷都要礼让三分,你竟然敢打我?”

“侯爷,可笑!”

陈宁不屑笑道:“那你又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陈宁?”

王长尊眉头微皱,冷哼一声,“跟我打什么哑谜,陈宁你这个烂在青楼里的二世祖,有什么好吹嘘的?”

二世祖?

这货才是实打实的二世祖,竟然也好意思说陈宁?

“我是二世祖没错,但你别忘了,本王是大魏唯一的异姓王!

镇国王!”

陈宁忽然开始狞笑,“本王不单单是镇国王,还是魏都陈太岁!

在这魏都城,死人见了我都得吓得躲三里,你敢在本王头上动土?”

“今天,本王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话音刚落,陈宁就抄起藏在袖中的青砖,狠狠砸向王长尊的头上!

陈宁出手极快,又是出其不意,王长尊根本来不及反应。

砰!

一板砖闷下,王长尊额头上立刻开了个大口子,哗哗流血。

“嗷——”

王长尊又是一声惨叫,捂着头跌坐在在地上,“血,流血了!”

他惊慌失措之余,又极为愤怒,指着陈宁大喊,“他!

他把我的头都打破了!

来人啊!

给我抓住他,狠狠的打!”

那群恶仆闻言,立刻围上前去,准备抓住陈宁。

“谁敢动我家王爷!”

赵三红了眼,举起一块青砖,挡在陈宁身前。

“谁敢动王爷,我们就跟他们拼命!”

陈福气的老脸涨红,抄起瓷碗,拼命喊着,“保护王爷!

保护王爷!”

他挨揍没什么,但是如果让小王爷受伤,那可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王府所有人都激起了血性,身旁有什么拿什么,抄起家伙围在陈宁面前,准备拼命!

可他们毕竟只是普通家仆,在那群硕壮的恶仆面前,都如同瘦弱的小鸡仔,看起来仍旧是不堪一击。

“他们不敢动我!”

陈宁不慌不忙,摘下腰间的金牌,高高举起,“王长尊,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这是什么!”

他手中是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正面写着“镇国”二字,背面写着“斩佞臣,保皇室,免死罪”三行字。

这是秦治登基封赏时,特意赐给陈宁老爹的“镇国金令”!

有此令牌,陈宁不但手握斩奸佞,清君侧的大权,还有一次免死机会!

这就是免死金牌!

“你敢动我,就是满门抄斩!”

见令牌如见皇帝,谁敢动陈宁,那就真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管你是什么,小爷挨了打,就得让你也开瓢!”

王长尊已经打红了眼,捂着头,不管不顾地大喊:“给我打!

往死里打!

打死了爷顶着!”

那群恶仆也是嚣张惯了,二话不说,纷纷从怀中抽出匕首,袖刀等利器,将陈宁等人包围。

“草,还真有不怕死的!”

陈宁眼角一抽,攥着令牌往后退,“三子,护着福伯先走,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撤!”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已经盘算,等会儿怎么请援兵,好好整治王长尊一番。

“你跑不掉!”

王长尊恶狠狠喊道,带着人围追堵截。

就在此时,人群后面忽然传来一阵俏皮的声音。

“咦,这国子监怎么如此热闹?

不是说这是学习的地方,怎么还有人演戏?”

秦幼薇坐在轿子上,往前面瞧,一眼就看到了挨欺负的陈宁。

她本来是来吃雪糕的,没想到还遇到了这等事情。

“大淫贼挨欺负了?”

秦幼薇本来还满脸笑意,准备看戏。

可当她看到那群人抽出匕首,立刻意识到事情已经不是打架那么简单,心中不由一阵担心。

“大淫贼真死了,我去哪里找雪糕吃?”

秦幼薇秀眉紧锁,站起身娇喝,“快!

快救大淫贼!”

旁边的金甲护卫愣了下,问道:“公主,谁是大淫贼?”

“镇国王陈宁!

快去救他啊!”

秦幼薇急的直跺脚,眼睁睁看到,陈宁等人已经被围堵住,下一刻就要见血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