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资过盛我在末世欢乐求生小说阅读_(姜宁苏梦瑶)物资过盛我在末世欢乐求生最新章节阅读

内容围绕主角姜宁苏梦瑶展开。全文精彩片段:姜宁只觉得头皮发麻,打完招呼连忙退回房间。这一世不同了,不但台风提前,还来了新邻居。哪个正常人,会连装三扇不锈钢大门?能相安无事最好,但该有的警惕不能少。对方见义勇为不假,可毕竟在天灾之前,随着末世的道德沦丧,谁能保证他保持初心?反锁好房门,刷牙洗漱吃完早餐,天色稍微亮了些但依旧阴沉得厉害。…

小说:物资过盛,我在末世欢乐求生

主角:姜宁苏梦瑶

精彩阅读:姜宁只觉得头皮发麻,打完招呼连忙退回房间。这一世不同了,不但台风提前,还来了新邻居。哪个正常人,会连装三扇不锈钢大门?能相安无事最好,但该有的警惕不能少。对方见义勇为不假,可毕竟在天灾之前,随着末世的道德沦丧,谁能保证他保持初心?反锁好房门,刷牙洗漱吃完早餐,天色稍微亮了些但依旧阴沉得厉害。…


第5章

两公里很近,几分钟到小区门口。

姜宁将2千块递过去,感谢他救人及违章的义举。

男子声音冷峻,“不用,顺路。”

见他不收,姜宁也没矫情,下车时提醒道:“台风可能会停水停电,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可以多囤点米面油粮。”

推开车门,抱着快递迎风跑进小区。

豆大雨滴霹雳掉下来,姜宁狼狈擦着脸走出电梯,谁知抬头便看到杨伟聪及苏梦瑶站在公寓门前。

两人应该等了很久,杨伟聪脸上露出不耐烦,倒是校花苏梦瑶巧笑倩兮,一身白色连衣裙显得清纯脱俗。

“你怎么才回来?”杨伟聪语气不耐烦,“我们等你很久了。”

看到两人,姜宁不禁想到末世被欺凌的种种,以及他们冷眼旁观她被恶魔屠戮,心情瞬间糟糕暴躁。

上辈子自己犯蠢怨不得别人,这辈子还想吸血抢金手指,那就等着吧!

她经历过的绝望,他们会加倍经历的。

姜宁神情冷漠,“有事?”

她向来对他热情无比,现在被冷漠翻脸,杨伟聪被噎得一愣,下意识质问道:“我生日你为什么没来?”

“跟你不熟,为什么要去?”

“你……”她明明在追求他,老早就说要送他心仪的礼物。

当然,他不是奔着礼物来的,而是梦瑶对她感兴趣想要认识。

苏梦瑶打量着姜宁,面带微笑道:“学妹。”

姜宁冷声道:“不认识,别乱叫。”

苏梦瑶略显尴尬,即使扬着甜美的声音,“今天是学长生日,大家都是校友一块聚聚嘛。”

生日中午就过了,拉她去八楼不过要夺金手指罢了。

“你耳聋吗?”姜宁面露嘲讽,“没听我刚才说不熟,他生日关我什么屁事?”

没想到她如此恶劣,杨伟聪面子挂不住,“姜宁,你什么意思?”

“你跟她情侣对戒戴着,却屡次三番邀请我去你家,是想脚踏两只船?”

“你别痴心妄想了,我对你根本没那个意思!”杨伟聪气死了,恼羞成怒道:“梦瑶咱们走。”

苏梦瑶却不想走,“阿宁,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来给学长过生日,遇到台风回不去,今晚我能在你这借宿吗?”

“你有病啊,都说不熟了!”

杨伟聪黑脸警告,“阿宁,你说话注意点。”

“我说话就这样,有种别来招惹。”

杨伟聪拉上苏梦瑶就走,谁知她偏偏不愿走,咬牙强撑笑容,“阿宁,你戴的吊坠真好看,不知是在哪买的?”

姜宁将吊坠取下来,“想要?”

苏梦瑶眼睛一亮,“可以转让吗?我真的很喜欢。”

姜宁松手,吊坠掉地上。

她抬脚狠狠跺了几下,吊坠很快四分五裂。

空间绑定后,吊坠失去原有光泽变得暗淡,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人心险恶,不当面把它毁了,谁知苏梦瑶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的喜欢,让我觉得恶心!”

吊坠被毁,苏梦瑶震惊错愕,吓得惊呼出声。

女朋友受欺负,杨伟聪非常恼火,对着姜宁恶语相向。

姜宁面露凶光,“滚,有种别来碍我的眼。”

杨伟聪面如锅底灰,拉着苏梦瑶气急败坏离开。

姜宁这才打开不锈钢门,进了屋迫不及待拆解快递。

极地防寒服很厚,穿在身上柔软暖和,木乃伊睡袋由几层羽绒缝合而成,质量绝对杠杠的,极寒就靠它们续命了。

外头狂风呼啸,天色黑沉沉的。

关好门窗,姜宁拿出白色塑料大桶接水,装满后不忘放几桶在空间的厕所。

随着台风暴雨来袭,小区很快就会停水停电。

任凭外头山呼海啸,姜宁在厨房忙碌不停,不停淘米煮饭,洗菜炒菜。

红烧肉,香菇焖鸡,水煮鱼,萝卜牛腩煲,每一锅的分量都很大,装到提前准备好的不锈钢菜盆中,热气腾腾放进空间。

趁着台风暴雨刚来,家家户户都有囤粮,得尽快把味重的菜肴做出来,以后可不敢随便开火,省得招人惦记。

蒸馒头包子,花卷烧麦,煤气灶跟电磁炉火力全开,忙到凌晨才停手。

换下油腻的衣服,洗完热水澡倒头就睡。

睡得迷糊,被电钻声吵醒。

姜宁拉开窗帘,外头天色阴沉,台风暴雨交织咆哮。

以为天还没亮,谁知打开手机早上九点多。

微信轰炸不停,小区群跟班级群未读消息99+,很多人狂欢台风“菜刀”的到来,社畜终于不用996,学生可以放假回家。

群里不少人发台风的受灾图片或视频,绿化树拔地而起,豪车被砸,龙卷风袭击铁皮厂房从中间切开……

不少人开始意识到不对,哀嚎没有囤到食物,说下班赶到超市菜都没了,货架的方便面只剩老坛酸菜。

电钻声持续不停,似乎是从隔壁传来。

姜宁有点懵,单元楼一梯三户,其他两户压根没人住。

前世洪水淹到2楼,被迫出来的住户没等到救援,于是打起空房的主意,撬开房门住进去。

刚开始和平相处,随着食物越来越短缺,眼神愈发阴沉算计,多次半夜偷偷撬姜宁的大门。

这次买了消防斧,只要他们敢撬,她就敢砍下去。

不止电钻声,似乎还有小孩的声音。

姜宁打开门走出去,只见1801大门敞开,崭新的不锈钢门搁旁边,穿着浅色休闲装的年轻男子正往墙体钻孔。

听到开门声音,他转身望过来。

姜宁神情错愕,“是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