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桐王财小说(江桐王财)穿越后,我算命风生水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也不知道对方哪点让表弟注意到,来这第一天就求情让他给找个轻松点的活,说是路上帮了他个小忙。这点王起自然是不信,但也不屑于为难一个小丫头,顺势就给安排厨房了。梁王吩咐‘特别’照顾江家人的命令手下都知道,即便在厨房也不见得让她舒服,总归活着就行。

小说:穿越后,我算命风生水起

主角:江桐王财

主要讲述:不过这一次,她还是不小心看到了,但也是瞬间她就收回视线。不料赵勇这次没走,反而主动跟她说话,“你怎么认识我们管事的弟弟,他还给你写信?”周氏在旁说他多管闲事,面对自己的老母亲,赵勇不敢顶嘴,而是盯着江桐面带审视。江桐倒是不在意,回道,“来凉城路上我帮了他一个小忙,他重情就帮我求了管事让我来了厨房,这次他走,我略懂相术看他走霉运,就提醒了一句,大概是应验了,他写信谢谢我。”


第9章

王起想了许久才记得叫这个名字的是那个宰相家的小丫头。

也不知道对方哪点让表弟注意到,来这第一天就求情让他给找个轻松点的活,说是路上帮了他个小忙。这点王起自然是不信,但也不屑于为难一个小丫头,顺势就给安排厨房了。

梁王吩咐‘特别’照顾江家人的命令手下都知道,即便在厨房也不见得让她舒服,总归活着就行。

却没想到他这表弟竟然走了还不忘送信回来。

王起就着烛灯迟疑了一小会,就决定拆开看看,意外的是上面只是一句报平安的话:误入深谷,悔不当初,现已平安,多谢!

这句话着实古怪,王起来回看着没发现可疑的地方,但又觉得每一个字都是可疑的。

这江袁山老谋深算,那小丫头到底是姓江的种,难免有什么坏心思,不然自己表弟那么精打细算的人怎么会想到写信给她,还道谢于她?

愈发觉得事情不对,王起没急着调查,而是将书信原样封好,决定明天再看看。

如果小丫头真的不对劲,那定然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

清早江桐打着哈欠起来,正遇到来找她的周氏。

“不知道谁给你的信送来厨房了,王管事让我儿子拿来的,你去看看。”

这几天周氏对江桐的态度愈发和善,不光是她,厨房的几个婶子似都对她不错,至少不再故意为难她,吃饭也会给江桐留个位置,让江桐有点受宠若惊。

随周氏过去的路上还在想谁能给她写信,最了解她处境和位置的也就王财了。

结果还真是王财,看到内容后,江桐也不意外,这没避开血肉之伤说明大劫已经过了,人活着就算不错了。

送信的赵勇还没走,江桐也见过他几面,第一次因为多看了几眼,对方似还不乐意,后来江桐就管好自己的眼睛,生怕老毛病又犯了。

不过这一次,她还是不小心看到了,但也是瞬间她就收回视线。

不料赵勇这次没走,反而主动跟她说话,“你怎么认识我们管事的弟弟,他还给你写信?”

周氏在旁说他多管闲事,面对自己的老母亲,赵勇不敢顶嘴,而是盯着江桐面带审视。

江桐倒是不在意,回道,“来凉城路上我帮了他一个小忙,他重情就帮我求了管事让我来了厨房,这次他走,我略懂相术看他走霉运,就提醒了一句,大概是应验了,他写信谢谢我。”

这种解释赵勇当然不信,上下打量江桐,觉得王管事完全是多心了,小丫头年纪不大,却爱说大话,能有多聪明。

转身要走,江桐却喊住了他,“等等,这是我…师傅给我的符纸,送给你,可让你最近出行的路上平安…”

江桐话还没说完,赵勇便是冷着脸打开她的胳膊,那符纸也顺势落在地上,“你这套对我可没用。”说罢离去。

江桐也不生气,弯腰捡符纸,一只手比她快一步捡了起来,是周氏,她似乎对符纸极为感兴趣,“江桐,这符纸真能保平安吗,他不要,你送给我成不?”

本来就是看在周氏的面子上,江桐才想到委婉送符纸的方法,听到周氏想要,便点了头。

周氏欢喜收下,顺势问江桐是不是真的会相术,俨然不在意自己刚刚偷听两人对话。

听江桐说略懂一二,便没追问,想来也是不认为江桐真的会什么。

但等江桐回厨房后,周氏拿着符纸追着儿子跑去了。

赵勇去找王起的路上想到那小丫头的话都忍不住嗤笑,她娘看似唬人实则心善,但那小丫头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刻意接近他娘,现在都还会帮她说话。

难怪管事让他去送信,他也觉得这江家小丫头打着不正经的主意。

想起巳时左右他还要跟管事出去办事,这次是梁王吩咐的要事耽搁不得,赵勇便加快速度,在马房找到已经整装待发的王起,说起了刚刚的事。

王起不过三十左右,虽说在这荒凉之地,却长得极为白净,穿着素色衣服的他跟矿区那些肤色黝黑发亮的守卫形成鲜明对比,乍一出去,别人只当他是个文弱书生,而不会相信这是个掌管上百犯人生死的管事。

赵勇说罢,顺势说了自己的感觉,“…虽说确实惹人怀疑,但属下觉得一个小丫头成不了什么气候,无非是说些大话,若是管事觉得不放心,可以找人盯着。”

“这倒也是,相术乃天下第一秘术,拥有其传承之法的不过尔尔,她一小丫头本事没有,口才似不错,我那表弟不是笨人,却被她戏耍这般,盯着倒是不必,但要防着。”

王起并不信她会相术这话,但记得表弟有些信这种东西,猜测只是一时糊涂又恰好误打误撞这才痴迷,心道再见面说上一二,反正他去了京城,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只是他向来谨慎,记得江家老五不久前差点病死,也是这小丫头照顾下又挺过来,貌似有些巧合。

计划就等这次事情办完后他亲自看看,他就不信看不出她打的什么主意。

不到巳时王起带着赵勇还有另外两个手下离开矿区。

梁王这次找他只是让他去带个人回来,距离不算远,两个时辰的路程,唯独需要路过一处山头,听闻最近时有山匪出没,所以王起这才决定亲自前去。

他们去的时候太阳还很高,一路也很顺利,到了地方却得知对方不久前被山匪误杀。

无奈提前折返,中途却发生了意外。

来时路过的山谷见埋伏了山匪,对方不管拦截的是谁,一出手便是打着要命的目的。

王起身怀武功不错,但开始对方暗算导致他两个手下当场毙命,如今活着的只有他跟赵勇。两人所在的位置也很不利,一边是山石一边是深沟,跟十多个山匪交手的他们打的很被动。

“管事,怎么办?”眼见越发靠近山谷,赵勇急的满头大汗,对方存心耗费他们的体力,坚持最后肯定也是死路一条。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