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璇玉灵根凤挽的小说叫什么(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为李璇玉凤挽。本书精彩片段:就是凤青青不说,她也不打算出去,她现在太需要这些书了。就这样,凤挽留下来替凤青青抄书,凤青青则是练习自己感兴趣的火系功法。日子过的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三个月。凤挽也抄了几十本书了,这天,一本写着《古本草》的书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本书很厚,却只有前面十页有字,后面都是空白的。前面十页上只简单记载了十种普通灵植的属性,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小说: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角色:李璇玉灵根凤挽

热门网文大神“李璇玉”的新书《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大不了就是不能成为丹修了,成为一名法修也是不错的啊。凤云都没再看那两名药童一眼,直接对执事堂的弟子道。“将她二人调到膳堂院去种菜。”膳堂院是凤家专门建立,用来给不能辟谷的炼气期的弟子们准备饭菜的地方。被分到那里的人,一般都是凤家不能修炼,或者是四五灵根资质很差的子弟。


第4章 凤挽有灵根

迫不及待的去看封面上的名字,引气入体四个大字,让凤挽高兴的直接笑出了声。

缓了好一会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来九荒大陆这近三个月的时间,凤挽可不光是去采集灵草。

更是偷偷去附近的凡人学堂,将这个世界的字基本都认全了。

引气入体的功法不难,凤挽读了几遍之后便全部烂熟于心。

盘腿坐在床头,小身板拔直,闭上双眼,按着功法所述,摒弃杂念,双手捏诀,默念口诀。

意识仿佛脱离了身体,渐渐跟天地融为了一体。

灵气在周身越来越浓郁,却无法立刻化为己用。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那些灵气逐渐变成了金色的光点。

又过了一会,又出现了绿色的光点。

凤挽大喜,灵根分很多种,最基本的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系灵根。

灵根是孩子一出生就长在了身体里的,代表着一个人与天地灵气的亲和度。

比如说,拥有金灵根的人,就可以感受到空中气中金属性的灵气,并且将这灵气为自己所用。

她现在能感受到金色和绿色的灵气,说明她应该是金木双灵根。

每种灵根对应着不同的颜色,金灵根是金色,木灵根是绿色,水灵根是蓝色,火灵根是红色,土灵根是黄色。

就在凤挽高兴的想将这两种灵气引入体内的时候,周围又出现了蓝色,红色,黄色,青色,紫色,白色,黑色,还有她说不出来颜色的光点。

这些光点越聚越多,也从针眼大小变为了饭粒大小。

随着口诀的运行,无数颜色的光点齐齐飞向了凤挽,就仿佛是数不尽的蜂蝶扎向一朵鲜艳美丽的花骨朵。

凤挽高兴的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太好了,她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感应到这么多的元素。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是有灵根的,不然根本就感应不到天地间的灵气。

继续默念着口诀,企图将那些光点引入经脉。

只有灵气不断在经脉中运转压缩,再由灵根输送到丹田存储起来,才能真正的为她所用。

但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试了无数次,那些光点只有少的可怜的能进来,就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

无法进入的光点变得急躁,开始乱撞,如无头苍蝇再撞着一面墙。

凤挽的眉头痛苦的皱了起来,又过了一刻钟,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人也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凤挽昏迷了,所以没有发现。

她吐出的那口血喷溅在了被她放在旁边的妖兽蛋上。

丑陋的蛋壳上快速的闪过一抹红光,然后消失不见。

而凤挽的血也全被那妖兽蛋吸收了。

等凤挽再次醒来,是凌氏守在床边,满脸泪痕的看着她。

凤挽感到了一丝丝绝望,难道她真的无法修炼吗,明明马上就可以成功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经脉堵塞,让灵气无法入体吗?

“挽挽,你这是怎么了,娘带你去主宅,找族长长老他们给看看吧。”

凌氏没什么主意,在她心里,凤家是修真家族,是最厉害的了。

凤挽前不久测出没有灵根不能修炼被彻底冷落后,凌氏并没有怨恨过凤家和凤挽。

只是恨天道不公,没有给她女儿仙缘。

凤家是大家族,不会真的不管她们的。

凤挽这次没有拒绝,她对修仙之事了解的太少。

也不知道她的猜测对不对,也许在凤家能找到答案。

凤挽在床上躺了一天,等翻涌的血气平静下来后,才跟着凌氏去了主宅。

凤挽一手牵着凌氏的手,一手抱着那枚丑到爆的妖兽蛋。

凌氏劝过凤挽,让她将妖兽蛋放在家里。

凤挽拒绝了,抱着它,就等于抱着一个小型聚灵阵,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

虽然只能吸收极少极少的灵气,但可以温养她的身体。

还有一点就是这枚妖兽蛋太丑,外人看着就如一枚死蛋,抱着也不怕被觊觎夺宝。

凌氏劝说无果,便由着她去了。

两个人来到凤家主宅,凤挽虽然没有灵根不可以修炼,但毕竟是凤家的孩子。

守门的弟子并没有为难,直接放她们进去了。

凌氏带着凤挽直接朝二房的院子走去。

去二房的院子,要从大房的院墙外走过。

不愧是凡人界的四大修真家族之一,连脚下的路都修的又宽敞又阔气。

一片绿植爬满了墙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投下一小片阴影。

一阶紫妖萝,花朵可以炼制止吐丹,果实,有毒,可炼制迷幻丹。

凤挽正仰头看着那墙头的一片绿意出神,识海里却突然跳出了这些信息。

凤挽被惊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紫妖萝,根本就不认识它。

凌氏见凤挽停下不走了,不解的回头看她。

“挽挽,怎么了,可是头还疼?”

凤挽摇头,“没事,我们赶紧走吧。”

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看来对自己不是坏事,暂时先不用太过担心。

“站住。”

刚走出没多远,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少年霸道的喊声。

凌氏的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

这道声音对凤挽来说既不熟悉也不全然陌生,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凤家大房的儿子。

修真界强者为尊,在大家族里也同样如此。

凌氏自己没有修为,唯一的女儿又是个没有灵根不能修炼的,她们在凤家自然是没有任何地位了。

大房的嫡长子叫凤欢,正室所出,是三系灵根,目前练气二层,算是她们这一辈里的天才。

平日里很是骄傲,更是看不上没有灵根的凤挽,以捉弄她为乐。

凤挽知道,很多事逃避是没用的,只能硬着头皮冲。

拉着凌氏的手转身,看向对面的人。

少年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张扬的红袍,穿在他身上有些不协调。

见凤挽看着自己。

凤欢骄傲的一昂下巴。

“最近听说有人在集市上买了一枚丑了吧唧的妖兽死蛋,据当时看热闹的人描述。

买妖兽蛋的冤大头很像你,果然就是你这个小废物啊。”

凤挽在集市上买妖兽蛋的事早就传来了,身为凤家大房的嫡子,知道这件事也再正常不过了。

凤挽没什么可狡辩的,大大方方的点头,道。

“大哥,我是买了妖兽蛋,但它不丑。”

一个只会看外表的小孩子懂什么,她的这枚妖兽蛋可相当厉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pm5: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pm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