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绝不投降的小说主角叫什么_朱祁镇和朱祁钰的小说叫什么

小说以主人公朱祁钰朱祁镇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朱祁钰俯首行了一个礼,左右张望了下,确定了没有五百刀斧手埋伏左右。孙太后擦干了眼泪,颇为无奈的说道:“郕王,眼下皇上北狩,朝中上下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全仰赖郕王上下打理了。” “郕王机敏聪慧,处事有度,本宫相信郕王不会辜负皇上的期望,也不会辜负朝臣的期望。”朱祁钰再拜了拜,平静的说道:“这都是臣应尽的本分。”孙太后用力的吐了口气,擦掉了眼泪说道:“郕王,本宫希望郕王在监国之时,多考虑下皇上目前的处境。”

小说:朕绝不投降

作者:吾谁与归

主角:朱祁镇朱祁钰

类型:其他小说

朱祁镇、朱祁钰的小说《朕绝不投降》从第一炉的四千九百斤,到现在每天每炉可炼钢万斤以上,这不是四座景泰炉的极限,而是因为木炭烧制的速度太慢,供不应求。现在景泰炉迫切的需要一种新型燃料,木炭烧制不易,而且木料因为坚壁清野的缘故,短时间很多,但是木炭供应极其不稳定。几个人正围在景泰炉之前,商量着如何寻找更好的燃料,但是西山的煤炭即便是经过精选之后,依旧无法达到标准。


第七章 《帝范》李世民著

朱祁钰并不住在皇宫里,他只是监国,并不是皇帝。

按照大明的祖制,后宫不得干政,朝臣不许与后宫联系,他见皇太后,乃是违制。

不过此等时刻,孙太后也顾忌不了太多,也没人会管那么多。

她对远在敌营的朱祁镇,非常的担忧。

所以,她准备和朱祁钰谈谈。

从得到了皇上在叩关的时候,她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六神无主之后,也渐渐的想明白了一些事。

她脸上的泪滴依旧没有擦拭,朱祁钰已经从慈宁宫外,进入了慈宁宫内。

“拜见皇太后。”

朱祁钰俯首行了一个礼,左右张望了下,确定了没有五百刀斧手埋伏左右。

孙太后擦干了眼泪,颇为无奈的说道:“郕王,眼下皇上北狩,朝中上下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全仰赖郕王上下打理了。”

“郕王机敏聪慧,处事有度,本宫相信郕王不会辜负皇上的期望,也不会辜负朝臣的期望。”

朱祁钰再拜了拜,平静的说道:“这都是臣应尽的本分。”

孙太后用力的吐了口气,擦掉了眼泪说道:“郕王,本宫希望郕王在监国之时,多考虑下皇上目前的处境。”

“本宫是个妇道人家,也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希望他平安无事,若是国朝无倾覆之危,还请郕王护我儿周全。”

朱祁钰认真的品味了孙太后的话,首先是在国朝无倾覆之危,再其次孙太后对皇帝朱祁镇的称呼,已经变成了我儿,而不是皇上了。

这是一个信号,作为皇太后的孙太后,她已经有了朱祁镇这个皇帝,做不下去的准备了。

毕竟叩门天子这种事,实在是太离谱了。

击穿了由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这对吉祥三宝共同构建的皇帝下限,达到了独一档的昏君标准,与不抵抗、丢失整个东三省的运输大队长并列。

里通外国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可是皇帝里通外国该怎么办?

丢失皇位。

孙太后也是说在国朝无危的情况下,保证朱祁镇活着。

“臣领旨。”

朱祁钰俯首,慢慢的退出了慈宁宫,看着那个红底金字的慈宁宫,看了下站在自己一旁的兴安。

兴安立刻知道了郕王殿下这个眼神的含义。

“陪孤来回走走吧。”

朱祁钰看着巨大的宫城,要不了多久,这里就是自己的地盘了。

只是他对这里并不是特别喜欢,氛围极其的压抑,因为中宫无主。

“兴安,你说这皇帝做得,做不得?”他负手慢行,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他像是在问兴安,也像是在问自己。

所有的宫人都驻足行礼,等到他走远以后,这些宫人才会站起来,继续自己的事。

显然是郕王监国,并且有可能登大宝位的消息,已经被皇太后传了下去。

兴安一脸惶恐的说道:“此等大事,岂容臣这等腌臜之人可以置喙。”

“不过殿下,臣以为,这皇帝位,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啊。”

朱祁钰从慈宁宫而出,走过了武英殿的庭廊,踩着金水河的河岸,走过了皇极门的五凤楼,好奇的从楼上看向午门方向,又回到了文华殿。

但是他并没有进殿,而是看着文华殿外的三栋小楼。

中间最高的那个是文渊阁,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大明内阁。

从宣德年间起,敕谕改为了票拟制,来自全国各地的奏疏,内阁大臣们就将自己的意见写到了奏疏之上,皇帝负责裁决批红,之后再发往全国执行。

票拟制的繁杂公务,让文渊阁从不置官属,变成了下辖西制敕房和东诰敕房,每房设置中枢舍人,但并不常设,以轮值的形式出现。

文渊阁的两边就是东西敕房,专门处理公务。

这里就是大明权力中心,而他此时身居监国位,就有批红的权力。

这三栋不比文华殿小的阁楼,里面全是翰林院学士,或者大明的阁老,而且也在皇宫之内。

朱祁钰从西制敕房进入,路过了文渊阁,却没多过打扰,从东诰敕房而出,向着古今通集库而去。

古今通集库就在文华殿外,也在皇城内,其规模比文华殿加文渊阁还要大上一号。

里面是一排排的书架,一眼望不到头,每个书架都有三人多高,里面全都分门别类的各种各样的书。

朱祁钰瞪着眼看着如同浩渺大海一样的书籍,呆滞的问道:“兴安啊,孤记得,当皇帝好像要每日讲经对吧,就是读这里的书是吧。”

“殿下,据臣了解,是这样的。”

兴安俯首说道。

朱祁钰打了个哆嗦,指着两个书架说道:“孤估计一辈子都看不完这两个书架上的书。”

兴安十分为难的说道:“殿下,那是…目录。”

淦!

朱祁钰用力的挠了挠头,随意的在书架上取了一本书,唐太宗文皇帝李世民的《帝范》。

他很想了解一下,李世民杀掉了他哥哥之后,是如何善后的。

这个是必须要学习的技能点。

兴安看到了朱祁钰拿起的那本书,心中大惊。

“好地方啊。”

朱祁钰将帝范塞进了袖子里,看着无穷无尽的书籍,感慨的说道。

这里有《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著番图》,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郑和航海图》,也有《天文包书》四卷,里面有元人测景二十七所的四海测影。

什么是四海测影?

元时郭守敬带着人踏足万里海塘的的黄岩岛,再到大漠长烟的大明城,跨越千里,设立了二十七座天文观测台,东至高丽,西极滇池,南逾朱崖,北尽铁勒,四海测验,验证地球是不是个球。

确定了一个基本的事实:惟谓海水附地共作圆形,亦焉地如鸡子,中黄孤居天内,属于地球说和地心说雏形。

他随手翻动了一下,里面有大明宝船所有的资料和制作工艺,以及数十页的过洋牵星图、针路航图、海船武备图等等,都是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出现。

这本书是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后,全体下洋官兵们守备南京期间,汇集成册,一式两份送到了京城。

朱祁钰信步走出了古今通集库,又回头看了一眼,叮嘱兴安一定要做好这里的防火工作。

他十分随意的走出了皇宫,回到了郕王府,这郕王府规模并不大,但是胜在精巧。

他走进了书房里,拿出了《帝范》好好的研读着,兴安开始秉烛挑灯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问道:“于尚书来了没?”

“已经到了半盏茶的时间了,在正厅等着,现在宣见吗?”兴安回答道。

朱祁钰眉头一皱说道:“以后于尚书来的时候,不管孤在做什么,你都要第一时间通禀。”

“是。”

兴安点头,匆匆去正厅请于谦来到了书房。

于谦进入书房立刻额头上蒙上了一层冷汗,他看到了桌上的《帝范》,朱祁钰就那么将那本书平摊在桌上。

“殿下真是…手不释卷啊。”

于谦赶忙见礼,他盯着那本帝范,头皮发麻,他已经确定了就是李世民的帝范,他并没有看错。

李世民玄武门杀掉了胞亲太子李建成!

“坐。”

朱祁钰指了指面前的座椅说道:“于尚书,今日孤唤你过来,是有件事要问。”

“在大殿之上,徐有贞言京畿、顺天府、北直隶、山西、河南等地的富户为了躲避兵祸,很多都逃向了南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