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周存声谢桑)最新章节阅读_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全本阅读

《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以周存声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周存声”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谢桑跟周存声在一起时不求回报,心甘情愿陪他度过低谷期 他一句话,她便陪他出国留学 直到他的前女友出现,谢桑才知道—— 周存声创业是为了她,出国留学也是为了她,就连求婚戒指订购的也是前女友的戒围 谢桑心死,不仅与他分道扬镳 还在分手后 送了他一顶绿帽子

小说: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周存声谢桑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佚名”写的《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精彩片段:  混乱的现场,大批冲入的**,被戴着手铐的绑匪,漫天的钱钞,都没有周存声瞬间冷下的血液更清晰存在。  那是一副被打乱的拼图。  他定定站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窗口的位置,蓝天、白云、飞过的麻雀,仿佛刚才那一眼只是错觉,可他要确认。  于是他放下秦漫漫。  穿过拥挤的**与绑匪之中……

评论专区

武学禁书目录:变身文,恶臭。

真髓:一共只出了两卷,第一卷第一人称视角,第二卷改为第三人称。

尸体请别说话:设定很奇妙啊,游戏账号穿越到现实把人类当练级野怪,这是npc的愤怒狂想么?和以前那本《独游》有异曲同工之处,文风稍微有些黑暗,粮草

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

《替身爱人:花心总裁自作孽》在线阅读

第28章

第28章  混乱的现场,大批冲入的**,被戴着手铐的绑匪,漫天的钱钞,都没有周存声瞬间冷下的血液更清晰存在。
  那是一副被打乱的拼图。
  他定定站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窗口的位置,蓝天、白云、飞过的麻雀,仿佛刚才那一眼只是错觉,可他要确认。
  于是他放下秦漫漫。
  穿过拥挤的**与绑匪之中。
  冲出别墅。
  在一片荒凉之中闻到血腥,还有生命的流亡,他越跑越快,绕到谢桑坠落的位置,身子却一下子钝痛,随即倒下,陷入昏沉。
  五个月后。
  周存声惊醒,额角起了薄汗,心脏不规律地跳动着。
  这五个月内,他频繁梦到那一天。
  梦醒后,面对的就是空无一人的房子,抬手一触,身旁的位置冰冷一片,再也不会有人躺在这里要往他怀里钻。
  往边上躺去。
  周存声试图暖热这片位置,来证明谢桑的存在。
  可他比谁都清楚。
  她消失了。
  还没康复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什么都没带走,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事后他们才知道。
  谢桑根本没想伤害秦漫漫,相反,她想救人,周存声却同意了用她的命换秦漫漫的命。
  她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看着周存声救走秦漫漫,自己被丢下。
  是怎样的崩溃?
  又是多绝望,才会跳楼?
  每每思及此,周存声都难以喘息。
  恢复镇定后。
  周存声将电话打出去,那边接得迅速,不用他问,林延先答了,“我真不知道桑桑去哪儿了,骗你我天打五雷轰。”
  “问也问不到吗?”
  见鬼的好语气。
  林延却哽得不行,“她连手机号都注销了,我们想找也没有途径啊。”
  “有消息了告诉我。”
  固定一周一通电话。
  问的都是谢桑的消息,林延被问得头疼,“她既然没联系我们,就是不想被人找到,你不是有秦漫漫了吗?”
  ——“就算把谢桑找回来了,又要怎么处理秦漫漫?”
  压在喉头的话到底是没问出去。
  林延适可而止,提前结束话题,“算了,她如果联系我了,我会告诉你的。”
  重新进入谢桑的社交账号。
  却已经是被注销的状态。
  她曾经出国留学、游玩、恋爱的照片和心得,也一并化为乌有,好似这个人,连同着她的回忆,也被销毁不见。
  -  午间。
  周存声遣散最后一批要继续留在这儿发展的下属,经过玩具店时坐在车里,看着橱窗内的陈列。
  恍恍惚惚,追溯起跟谢桑在一起的某个年头。
  她站在同一家店的橱窗外等他开会,他来了,便挽着他的胳膊,指着其中一件问:“我们以后生了孩子就给他买这个好不好?”
  那时候。
  周存声压根没想过要跟她生孩子。
  他只想找回秦漫漫那个孩子。
  所以当时他只是抽出手,让她别痴心妄想,谢桑能明白他的意思,只心碎一下,又高高兴兴地跟上去。
  像个小太阳去温暖他。
  现在小太阳走了,周存声走到哪里都觉得冰冷。
  去玩具店买了件遥控车顺手带走。
  带到秦漫漫那里,时间刚好。
  保姆给他添了碗筷,扶着秦漫漫出来坐下,她孕期六月,显怀程度稍浅,脸颊增了些圆润度,让那些棱角都柔和了许多。
  “事情都忙完了吗?”
  “忙完了。”
周存声接过汤匙,淡声,“给尔恩带的玩具,记得交给他。”
  看向那架遥控车。
  秦漫漫露出温婉笑容,“你不用经常给他带这些,他的玩具都能堆满整个屋子了。”
  喝完半碗汤。
  周存声便不动了,看起来没什么食欲,也没什么兴致。
  “我也没别的给他了,他还是不愿意跟我回国生活?”
  “这才多久?”
  “三个月。”
  和那个孩子见面认识三个月。
  感情不算深,连话也说不上几句。
  秦漫漫很抱歉,“他那个孩子向来腼腆内向,一时半会儿恐怕还想不通,等想通了,我就送他回国,到你身边。”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
  “你呢?
什么时候回国?”
  近来国外局势动荡,说来说去都是政策大事扰得民众不满,从而群起激愤,周存声叮嘱秦漫漫天黑之后不要出去,最好大门紧闭。
  毕竟到了晚上,谁都有可能上街成为犯罪分子,女人和小孩最危险。
  倒是国内,太平得多,晚上出没最多的竟然是广场舞阿姨,在电话里听姑姑描述的绘声绘色,用一口京腔调子说他回来了一定要拉到他公园相亲角显摆一番。
  周存声不由轻笑,却落寞地问,“最近桑桑有没有打电话到家里?”
  姑姑惋惜极了,“没听说啊。”
  真的没听说吗?
  只是不想告诉他罢了,家里人都知道他为了秦漫漫将跟在身边五年的女人害得半死不活。
  暗暗骂他薄情寡义。
  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他罢了。
  可权衡之下,周存声还是决定回国,他回复秦漫漫,“等你这里安定下来我再回去。”
  这一等,便又是五个多月。
  秦漫漫顺利产女,离开月子中心后,周存声将他们安顿在堪培拉的房产中。
  物色最好的华人保姆和司机。
  就连尔恩的学校也安排好。
  尔恩六岁,之前被秦漫漫送给一对澳籍夫妇抚养,名字由他们取,但长相却是摆脱不了的黄皮肤黑头发,除了有遗传性哮喘外,其他都与正常孩子无异。
  见到周存声,会字正腔圆地叫一声:“周爸爸。”
  飞机即将起飞。
  在离别之际。
  周存声的冷淡不减。
  算起来,那件事已经过了一年,秦漫漫还是很少见到他的笑容,悲伤落寞的次数却许多。
  他对她除了没有感情外,在其他地方倒是做得十全十美。
  例如离开,也不忘提醒:“有什么需要的一定要告诉我。”
  秦漫漫欲言又止,忍不住挽留,“需要你留下呢?”
  他看表,连一丝犹豫都没有,“我该走了。”
  离开时秦漫漫牵着尔恩的手,一起目送他,尔恩憋了许久,才叫出一句:“周爸爸再见——”

上一篇 2022年8月17日 pm10:09
下一篇 2022年8月17日 pm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