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露夏剑《浮生一笑》_(刘露夏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浮生一笑》,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刘露夏剑,由作者“飘零的花”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刘露只好无奈的点点头那刻,我却看见她的手狠命的握成拳头,恨不得要把我握成齑粉一样!我想,她恨不得杀了我吧!于是,我看着她,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心里腹诽,哼,不要脸的女人,我爸妈辛苦几十年打拼的事业,你以为,就凭你和我爸爸睡在了一起,就可以把那些家产轻而易举的的占为己有吗?还有,你现……

小说:浮生一笑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飘零的花

角色:刘露夏剑

小说推荐小说《浮生一笑》的作者是“飘零的花”。故事梗概:这夏剑大概是特别高兴自己要“当爹”了吧,所以,才兴奋成这样。我不由用脚踢了踢他。夏剑顿时用他的长臂环住我:“宝贝,怎么了?”我立刻故意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对他说,浴室太封闭了,有点窒息,让他把浴室的玻璃窗户打开。夏剑不由质疑的看我两眼,说,这么冷的天,把窗户打开干什么?我瞥他一眼,道:“土鳖,外边是…

浮生一笑

第7章 宝贝,怎么了 在线试读

可是,听着楼下刘露那的笑声,我就把眼睛一闭,任夏剑把我抱进了浴缸。

我腹诽着,我一会儿要方浪形骸的大叫,我要在刘露这个无耻的女人的心上插一把尖刀,我要让她听见我和夏剑的“翻云覆雨”声。

她不是背着我和我爸爸,和夏剑一起“搔浪”吗?

她不是故意在我面前和我爸爸“秀恩爱”吗?

哼,谁怕谁?

我今晚也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秀秀看。

我和夏剑结婚三年了,我身上的什么地方,这个夏剑没有见过呢?

洗就洗吧,谁怕谁?

这样想后,我就睁开眼,看着夏剑正特别舒适的躺在浴缸里,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夏剑大概是特别高兴自己要“当爹”了吧,所以,才兴奋成这样。

我不由用脚踢了踢他。

夏剑顿时用他的长臂环住我:“宝贝,怎么了?”

我立刻故意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对他说,浴室太封闭了,有点窒息,让他把浴室的玻璃窗户打开。

夏剑不由质疑的看我两眼,说,这么冷的天,把窗户打开干什么?

我瞥他一眼,道:“土鳖,外边是冷,可是,我家安装的是中央空调,你没有感觉到家里的温度四季如春吗?你看我小妈刘露,刚才不就只穿了一个姓感的吊带外边罩了件针织衫就了事吗?”

夏剑不走心“哦”了一声,这才去打开了浴室里的窗子。

我估计,他刚才满心满脑子都是想的刘露吧。

我哪里是什么胸闷,我是故意想把窗户打开,让刘露那不要脸的女人能听见我和夏剑一起“洗鸳鸯浴”的声音。

夏剑打开窗户,重新躺进浴缸时,我就让他给我搓背捏腿。

他每给我搓一下,我就故意发出“那啥时太厉害”的声音。

我从来没有那么叫过,夏剑不由兴奋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诺诺,你今天怎么了?狐狸精缠身了吗?”

我故意眸光迷离的看着他:“夏剑,你不就是喜欢狐狸精吗?我这叫声,你舒服吗?”

我说着,就用手去对付他。

那刻,我恨不得把他的那玩意儿拽下来扔去喂我家的那只藏獒。

夏剑不由被我弄疼,痛苦道:“老婆,那是我的命根子哟,你要是折断了它,以后谁给你性福?”

我心里顿时腹诽:夏剑,你这个夏剑,从此后,我再也不稀罕你这个脏东西。

但是,我想着我和夏剑在浴室里弄出的动静,刘露那见人肯定能听见。

我就故意猫叫村一样的说,“老公,你现在真不经折腾了,这就叫出声了。”

夏剑顿时坏笑着看着我,“宝贝,你那分明是谋杀亲夫的节奏。还在生我的气,是吗?”

我就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老公,你今天做了让我生气的事情吗?”

夏剑的脸色顿时异常了一下,但是,却稍纵即逝,他立刻镇定自若的看着我:“诺诺,老公不是给你说了吗,成天在公司忙……”

我玩味的看他两眼,说,“那好,我相信你。”

然后,我故意捣鼓夏剑的敏感部位,他顿时叫的像“杀猪”一样。

我的目的达到了,立刻穿起睡袍走出浴室,进了我的卧室。

夏剑马上披着衣服跟了过来,他看着我,眸子里燃着一团火似的对我说,“老婆,你把我的火点燃了,怎么不负责扑灭,来,让老公好好疼一下你。”

我立刻将铺盖卷在自己的身上,对他说,“老公,我今天不舒服,改天再伺候你。”

夏剑立刻一脸的失望。

但是,这是在我家,他不敢对我来硬的,只好颓唐的上了床。

他要和我钻一个被窝,我却让他自己独自盖一床被子。

说真的,现在跟他睡一个床,我都难受,还别说挤一个被窝了。

夏剑无赖,只好长长的叹息一声,独自一人盖着一床被子,睡在了我旁边。

这时,我爸爸的房间里传来刘露妩媚入骨的叫声。

这个贱女人疯狂的喊着我爸爸的名字,我知道,这肯定是她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声音来,她是故意想让夏剑知道,来报复他刚才那“杀猪”一样的声音。

也是那贱女人故意让我听见,让我知道,我爸爸现在爱她入骨、非她不可。

我听着那声音,心如刀绞。

想着我当初冤死的妈,不由银牙一咬,在心里发毒誓说:妈,你放心的在九泉之下吧,诺诺一定给你报仇,不会让这个贱女人得逞的。

想到这里,我嘲弄的看着夏剑,故意问:“老公,人家不是说怀孕了的人不能办事吗?怎么刘露还和我爸爸那么疯狂?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你说,这万一不小心,刘露滑胎流产了,我爸爸岂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一场。他的劲儿不是白费了吗?”

说完,我就直直的看着夏剑。

刘露的叫声还在绵延不断,简直就是余音绕梁。

夏剑一听我那话,他的表情瞬间复杂,眼睛也呆滞了一下。

好一会儿,他才看着我说,“睡吧,宝宝,你不要杞人忧天了。刘露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你不要瞎操心了。”

那刻,我更确定了,贱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夏剑的种。

否则,他怎会那样回答我?

尽管,我心里早已跟明镜儿似的,猜到刘露肚子里的孩子是夏剑的种,可是,那刻,夏剑那样回答我后,我还是心如刀绞,就像被人拿着刀凌迟一样难受。

我不由把自己的脸转到墙壁的那一面,背对着夏剑,眼泪如决堤的河,汹涌而下。

夏剑大概听着刘露和我爸爸翻云覆雨的声音,心里特别不好受吧,他居然没有察觉我泪流如河。

那晚,我怎么也无法入眠,思忖自己以后,究竟怎样和这对夏剑贱女智斗,才能稳操胜卷,保证我爸爸和我妈一辈子打拼的家业,不被这对狗男女卷走。

我知道,这是一场硬仗,我必须稳打稳扎,才能让这对狗男女露出他们的真面目,让我爸爸知道,我和他遇见的所谓的“爱情”,都不是良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