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纹康熙爷(心痒难耐)全集免费阅读_李纹康熙爷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心痒难耐》,现已完本,主角是李纹康熙爷,由作者“五月花同学会”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在这时候,耳旁传来了走路的声音,,李纹向着身后的玲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之后,大气都不敢出的注视着外面的.突然走路的声音消失了,李纹听了半天没有任何的声响,才大着胆子往外面一步一步的挪,看见外面空无一人,这才向着玲珑招手,可是李纹招了半天的手,玲珑也没有反应,李纹喊了两声,依然没有回应,李纹这才转头看去,发现不知何时玲珑早已经被人打晕在地……

小说:心痒难耐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五月花同学会

角色:李纹康熙爷

看小说推荐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五月花同学会”写的《心痒难耐》。精彩截取:李煦抬起头看到了康熙点了点头后接着说到:“既然前明余孽到现在这个所谓的朱三太子仍有所期望,而这个所谓的朱三太朱慈焕有长时间躲起来不见人,所以想要抓他只能用一招引蛇出洞了.此次万岁爷来到了江宁必然会再一次的拜谒明皇陵,到时,望万岁能在明皇陵前向大臣们表示,要查访一个明皇室的后裔来管理这明孝陵,并授以职…

心痒难耐

第5章初闻朱三太子 在线试读

李煦抬起头看到了康熙点了点头后接着说到:“既然前明余孽到现在这个所谓的朱三太子仍有所期望,而这个所谓的朱三太朱慈焕有长时间躲起来不见人,所以想要抓他只能用一招引蛇出洞了.此次万岁爷来到了江宁必然会再一次的拜谒明皇陵,到时,望万岁能在明皇陵前向大臣们表示,要查访一个明皇室的后裔来管理这明孝陵,并授以职衔,让其世代守祀明孝陵,而这朱三太子自言其是明室后裔必然会出来接受,他如若出来了,我们便把他留在明孝陵内,明面上是让其主持日常祭祀之事,暗则是囚禁起来,这样,我们就消除了此隐患了还能彰显万岁的仁德名声.“

李煦看见康熙爷不住的点头,马上就接着说道:“如果这朱三太子朱慈焕不出现接受万岁的封赏,那就证明其朱三太子的身份是假冒的,这样的话,就算他以后再怎么招纳明皇室残留下来的人,最终也只是名不正,则言不顺了,没有什么人会附庸他的.这就是奴才想到的一石二鸟之计,不管这朱三太子出现还是不出现,未来都对我们大清已经再无实质性的威胁了.“

李煦说完就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等着头顶之上的康熙爷的吩咐,过了能有半柱香的时间,康熙爷才开口说道:“你们跪安吧,这几日你们就准备一下把风声先传出去,等朕拜谒明孝陵只时就下圣旨.三日后,拜谒明孝陵,这一次千万不要在出什么差错了,你们明白吗.“跪在地上的曹寅,李煦两人忙磕头称是,后退的走了出去.

“九爷,慢一些,慢一些,老奴跟不上了.“郭公公喊道.

“郭公公,本阿哥,不,个本公子今年已然十六岁成丁了,去年也娶了福晋了,所以不应该是称少爷了,该是公子了.“九阿哥胤说道“这好不容易出来皇宫了,还不让我尽情的玩上一玩,你说对不,四哥.“

原来在郭公公的身边还有一位翩翩公子,只见黑亮而垂直的发辫,斜飞的英挺的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如黑夜中的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这个人便是四阿哥胤.

就在四阿哥的眼中出现了一个俊美异常绝伦之人,脸上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坏坏的笑容挂在上面,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了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中皎洁的上弦月,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根乌黑的发辫,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可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完美的脸型再加上帽子上的夜明珠闪这眩目的光亮,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四哥,快走吧.八哥早我们一步已经到了七家湾了,听说那家饭馆的鱼做的最是地道不过了.“九阿哥说着话便一把拉住了四阿哥,往七家湾而去.还没有到店门口,就看见一人已经在二楼临街的一个窗户旁,边品着香茗边看这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

就见其看到了四阿哥和九阿哥联袂来了以后,马上转头叫来一个小厮吩咐了几句后,便下了二楼往门口走去.

“八哥,我和四哥来了,劳八哥久侯了.一会小弟我自罚两杯当是赔罪.“九阿哥快步走了几步走上前来对着八阿哥说道.

原来来人正是康熙爷的第八皇子爱新觉罗胤,多罗贝勒.只见此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你是自罚吗?“八阿哥嘴上对着九阿哥说着话,眼睛却对着四阿哥,然后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看了一眼四阿哥身边的郭公公言道“瞧把郭公公给累的.郭公公先去休息一下吧,观言,带郭公公下去休息一下.“八阿哥说完了话这才对着九阿哥说道“九弟,我看你不是自罚啊,而是来讨酒喝的,你说对吗,四哥.“

四阿哥听到八阿哥的话,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然后没有说话看着九阿哥与八阿哥.

“八哥你还别说,真叫你猜对了,我今日来这七家湾中就是来讨酒喝的,事先声明,今天这顿饭,两位哥哥出钱,九弟我可是一文钱没带啊,来进来把.“九阿哥说完看了看四阿哥又瞅了瞅八阿哥言道:“四哥,八哥.去年你们都已封爵,手里有了饷银,不像你们九弟我,去年是刚成亲,今年又是成人礼的,早就已经囊中羞涩了.两位哥哥就主要对待我这个弟弟吗?连顿饭都舍不得?“九阿哥作出一脸哭泣状.

四阿哥见此情形,一拍前额率先走入了七家湾.八阿哥也苦笑连连的走入店中.

“你啊,都已经成年了,又有了福晋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的性格,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啊.“八阿哥说道.

“八哥,你看四哥又不说话了,四哥再这么冷言寡语的话,我怕以后会不会不会说话了啊.“九阿哥压低了声音说道.

“别瞎说,没有的事,四哥是我们众多兄弟中比较严肃的一个,无其他的,不要瞎说啊.一会在酒桌上别什么都说,惹得四哥不愉快就不好了.“八阿哥嘴上是如此吩咐九阿哥,但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他.

“哈哈,知道了.“九阿哥看八阿哥笑了,马上明白了说道.

八阿哥与九阿哥这才顺着楼梯上了楼上.见到四阿哥早已经坐到了刚才八阿哥所站的窗户旁边的桌子旁边,正看着菜单向小二吩咐着什么.

八阿哥赶忙走了过去道:“四哥,菜我已经点好了,放心吧全是四哥与小九爱吃的菜.“

说着话,看了一眼四阿哥点的菜单,“四哥,你这上点的我全点了,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全是小九爱吃的,我还多加了几道四哥爱吃的,如西湖醋鱼之类的还有一大坛的女儿红.“

“你下去吧,先把拼盘和凉菜拿上来还有酒,我先与四哥,九弟先喝着.“八阿哥吩咐旁边的小二说道.

不一会,酒菜上来了,三人开始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九阿哥明显喝多了酒,脸上通红一片,眼睛也开始迷离了,而且说话也不清楚了.四阿哥便把小二唤了上来,打算付账.却被八阿哥拦住了,最后还是八阿哥付的钱,让两个随行的小厮搀扶着九阿哥离开了七家湾.

“小姐“看到李纹瞪了自己一眼,玲珑吐了吐舌头,说道“公子,我们去哪?“

“不着急,慢慢走,瞎走看看热闹就好啊.“李纹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穿着读书人的常穿的外衣,一条藏蓝色的裤子,脚下一双登天鞋,一副读书人的打扮.别看李纹嘴上说着慢慢走但实际上,心里早已经有了目的地,一直在向着目的地而去.

没走多远,就见李纹就离开了大路来到了一条小巷内,又走了一会转入了一条胡同中,然后走到了头,又转入了一条小路上,就这样七拐八转的,最后来到了一个死胡同的入口处,这才停下了脚步.

“公子,难道说这个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那条胡同吗?“玲珑看了一眼死胡同后问道.一转头看到李纹不说话,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便乖巧的不在言语,默默的退到了一旁等着李纹自己醒来.

李纹就这样从黄昏站到了日落,从日落站到了月上树梢.

“公子,我们回去吧,夜了,晚回去会让老爷骂的.“玲珑说到了老爷的时候这才让李纹从回忆中唤醒了出来,主仆两人这才往江宁织造府走去,正走着,就见到对面路上有一个醉酒的汉子迎面向着李纹主仆走了过来,边走边捂嘴巴还有一些作呕的声音,好像随时要吐的样子,满身酒气.

李纹离很远就躲了开来,却没想到因小路上的道路狭小,让道路另一侧的行人就给逼了回来.也就形成了一副对面行人与醉酒的汉子并行的一个场面,李纹一看没有办法走过去了,只好拉着玲珑往旁边躲了过去,这时就听见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公子,可是要来人糖油饼吗.“李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主仆两人所躲之地有一个卖糖油饼的小摊,还有一位老翁在旁.

玲珑看到了糖油饼就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还没有吃晚饭的肚子,看了看自家的小姐,不,是自家的公子,做可怜惜惜的样子.

“你如果想吃,你就买呗,反正银袋在你的手里.“李纹白了一眼玲珑说道,实际上,李纹也没有吃晚饭,肚子也饿了,也想吃这糖油饼.所以在说的时候不自然的也咽了咽口水.

玲珑见自家的公子发话了,就马上向老翁言道:“麻烦给我两张糖油饼,不,三张.谢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1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