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翰王羽瑶《极品神婿》完结版阅读_极品神婿完整版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极品神婿》,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温而不雨,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陈翰王羽瑶。简要概述:第八章 学狗叫白发老医生直直的盯着陈翰,就像突然找到了失踪已久的宝物一样这令他旁边的医生们吃惊不已要知道,这位白发老医生是医学界的元老级人物,是世界上久负盛名的顶级医学专家他的名字叫张大川,今年已经是75岁高龄,心理素质极佳,一直是冷静沉着的形象,从来没有和今天这样失常过“张老,张老您怎么了?不会是心脏病又犯了吧?……

小说:极品神婿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温而不雨

角色:陈翰王羽瑶

火爆新书《极品神婿》是由网络作者“温而不雨”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作者“温而不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前来的这些人中,除了王家的子嗣外,更有其他上流人士到场,为的只是能给王锦添上柱香。一辆国产车停在路口,车上下来一位身穿全套黑装的女子。女子名为王羽瑶,乃是王锦添的孙女,同时也在王氏企业担任部门经理的职务。然而王羽瑶刚下车,眉头便皱了起来,拍着车顶盖:“醒醒,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极品神婿

第一章死猪不怕开水烫 在线试读

第一章死猪不怕开水烫

圣灵山,天海市首屈一指的墓地风水宝地。

今日晴空万里,来这的人可比往日要多上几倍。原因无他,今天乃是王家上任执掌人王锦添的忌日。

作为曾经在天海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哪怕离世,也倍受世人敬仰。

前来的这些人中,除了王家的子嗣外,更有其他上流人士到场,为的只是能给王锦添上柱香。

一辆国产车停在路口,车上下来一位身穿全套黑装的女子。

女子名为王羽瑶,乃是王锦添的孙女,同时也在王氏企业担任部门经理的职务。

然而王羽瑶刚下车,眉头便皱了起来,拍着车顶盖:“醒醒,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原来在其副驾驶还坐着一个男人,从外貌来看年龄约莫在二十七八左右,微微留着胡须,略显沧桑。

“抱歉,我晕车!”陈翰歉意一笑,随即下车望向山头,打趣道:“给死人上香还这么大排场,莫非是亏心事做多了?”

“你说什么?”王羽瑶眼睛一瞪,愤怒之情不言其表。

“嘿嘿,开个玩笑,我们还是先上去吧。”注意到王羽瑶的不悦,陈翰打了个哈哈,转身去后备箱拿准备好的祭品。

将祭品抱在怀里,陈翰忽然收到一条消息。

“三年试炼已到,天医殿恭迎殿主归来。”

短短的一行字,却让陈翰眉宇间浮现一抹喜色。

天医殿来自龙国一个古老的势力,就连华佗也曾出自天医殿,只是不被世人所知。

陈翰作为天医殿传人,自幼便习练各种医术。然而要成为殿主,必须要经过一场历练,而陈翰的历练便是当三年上门女婿,感受人情人暖。

“老家伙果然靠谱,也不枉我忍辱负重做了三年窝囊废女婿。”陈翰嘀咕一声,随手将信息删除。

不远处的王羽瑶已然等的不耐烦,见陈翰过来,冷声道:“你能不能靠谱点,拿个东西都这么久,又想让别人看我笑话吗?”

还真别说,自从王锦添在世的时候,莫名其妙让王羽瑶嫁给陈翰,而其中的原因,也伴随着王锦添离世便石沉大海。

起初王家都没多想,可渐渐的发现陈翰这个上门女婿似乎除了游手好闲,其他什么都不会做。以至于陈翰逐渐被视为过街老鼠没有人瞧得起,而这也间接性导致王羽瑶在王家的地位骤然下滑,如若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部门经理。

三年,对任何人而言时间可不短,陈翰也是如此。

不管王家人如何议论,陈翰都未曾在意,他唯一在意的是王羽瑶的态度。虽说王羽瑶对他一如既往的不耐烦,但从未提过要离婚,这足以让陈翰为之感动。

陈翰望着远处登山的人流,露出邪魅的笑容:“别担心,从今往后不会有人再看你笑话了,我会保护你。”

“嘁!”王羽瑶冷笑:“保护我?你别给我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赶紧走吧,免得待会又有人说闲话。”

王羽瑶根本没把陈翰的话放在心上,毕竟这三年她对陈翰已经失去信心,之所以不愿意离婚,其实是不想九泉之下的王锦添寒心。

“快看,咱们的废物女婿也来了!”来到墓碑处,不知道是谁说了句,瞬间每个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面对无数双眼看过来,王羽瑶只觉浑身不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看我干嘛,你们是来上香不是来拜神,该干嘛干嘛。”就在王羽瑶显得很别扭的时候,陈翰却是语出惊人,一句话拉高了自身的价值。

“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脸皮都快比强城墙还厚了。”话音刚落,先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讽刺。

王羽瑶放眼望去,娇嫩的脸颊一冷:“王军,你别暗箭伤人,今天可是爷爷的忌日,难道你想破坏气氛吗?”

“我破坏气氛?”王军大笑:“搞清楚到底是谁在破坏气氛,整个天海市谁不知道陈翰是个废物,你还有脸把他带来,你是诚心想让外人看我们王家笑话吧。”

“你…”被这么一说,王羽瑶自知理亏,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羽瑶,干嘛要跟一个阳痿男争辩呢,太拉低身段了。”正在这时,陈翰忽然蹦出一句,伸手将王羽瑶拉到身后。

“废物说谁呢?”被戳到痛处,王军顿时勃然大怒。

“啧啧啧!”陈翰摇着头,嘴里发出奇怪的调调:“你头发稀疏下盘又不稳,还容易暴躁,不是阳痿是什么?”

听到这话,王军气的咬牙切齿,这件事一直是他最大的痛。作为王家唯一男丁,婚后五年都还没个孩子,没少被人在背后嘲笑。

“我要杀了你!”王军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厉喝一声,朝着陈翰冲去。

“干什么,忘了今天来这儿的目的吗?”就在拳头只差两米距离时,一道沉闷的喝声响起。

怒火攻心的王军,听到这个声音,瞬间虎躯一震,愣愣的站在原地。

随着人群分开,一位手持拐杖的白发老人缓缓走了进来。

“奶奶,你总算来了。”见到老人,王军一改怒容,故作委屈的扶着老人:“你可不知道,那个废物陈翰,居然说不用给爷爷上香,只要拜他就行了。”

“王军,你不要血口喷人。”一听这话,王羽瑶站不住了,立马出声怒斥。

“本来就是,刚才我们可都听见了,简直没把老爷子的忌日放在眼里。”

“没错,我们也听到了。”

一时间,其他人如同抱团似得站成一线,顿时让王羽瑶成了众矢之的。好在陈翰就在一旁,差点没因为气氛过度而倒地。

“你们走吧,趁我还没发火。”王老太不屑的看了眼陈翰,随即冲王羽瑶摆了摆手,态度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

“可是奶奶…”

“我们走吧,反正他们现在是同仇敌忾,多说无益。”陈翰制止了王羽瑶的解释,扶着她准备离去。

“快滚吧,这儿没人欢迎你们。”王军得意的催促着,忽然目光瞥到远处的方向,疑惑道:“那不是莫老爷子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