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神婿》陈翰王羽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极品神婿全章节在线阅读

以陈翰王羽瑶为主角的都市小说小说《极品神婿》,是由网文大神“温而不雨”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第十一章 废物变宝的节奏王羽瑶在一边偷偷对陈翰伸出小拳头,为他加油陈翰微笑致意,然后看了看整个房间里的人房间里都是王家的三姑六婆,平时对陈翰一口一个废物的叫着,现在都伸着脖子等着看陈翰出丑他们都是不相信陈翰会医术的,即便王羽瑶一直在众人面前夸赞陈翰三年的废物女婿标签,可不是那么容易去掉的不争馒头争口……

小说:极品神婿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温而不雨

角色:陈翰王羽瑶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小说《极品神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温而不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那一战太过激烈,即使是活下来的人,也几乎是个个受伤。如果不是这样,我何至于一忍再忍,带你们藏在这个鬼地方。”“现在好了,我已经感应到天医殿的人在天海市活动,如果不出我所料,这些人中还有天医殿这一任的殿主。他叫陈翰,是天医殿创建以来最年轻也是最弱的一个殿主,这是我们的一个绝好的机会…

极品神婿

第十章 女宗主 在线试读

第十章女宗主

在天海市近郊的一处废弃工厂内。

一群黑衣蒙面人聚集在一起,为首的人是一位拿着权杖的老太。

此刻这位黑衣老太神情激动,用权杖重重的敲击地面,满脸悲愤地呐喊:“数百年前,就是天医殿,害死了我们的亲人朋友,几乎灭了咱们满门。好在苍天有眼,保住了我们这些外出做事的分部弟子,才没有让我们毒蛊宗彻底绝灭。”

“那一战太过激烈,即使是活下来的人,也几乎是个个受伤。如果不是这样,我何至于一忍再忍,带你们藏在这个鬼地方。”

“现在好了,我已经感应到天医殿的人在天海市活动,如果不出我所料,这些人中还有天医殿这一任的殿主。他叫陈翰,是天医殿创建以来最年轻也是最弱的一个殿主,这是我们的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能够杀了他的话……”

数十个黑衣人静静地听着他们首领的话,却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断了。

在女首领的示意下,有人过去打开了厂房大门的大铁锁。

“是黑虎回来了。”

“怎么样,齐家那边有动静吗?有没有看到那个陈翰?”

黑衣人看到执行任务的同伴归来,都忍不住的打探情况。

那个黑虎神情沮丧,并没有回答这些人的问题。他快步来到厂房中,对女首领汇报:“宗主大人,那个陈翰十分狡猾,并没有耗费太多的元气治疗病人,而是使用了银针。我略施小计想让他给中毒的人解毒,却被他用丹药化解了。”

他继续道:“这个陈翰,的的确确是天医殿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天医殿的新殿主。根据齐宗主的汇报,他似乎有意针对齐家人,有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计划。”

周围人不无担忧地插话:“这么天衣无缝的计划,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如果真的看出来了,我们是不是要放弃这次行动?”

女宗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种说法:“看出来和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在天海市,天医殿的人实力并没有多么强大,尤其是这个陈翰,身为殿主却实力寻常,不足为虑。我之所以没有立即杀他,是因为咱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他背后那些天医殿的老家伙。”

她在离开前,举起权杖,大声呐喊:“原计划不变,大家都去执行吧。毒蛊神行,天下在我。血誓在心,共灭天医。”

众人齐呼:“毒蛊神行,天下在我。血誓在心,共灭天医!”

待众人陆续离开,黑虎独自进入女首领所在的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里面,那位黑衣女宗主已经换上了寻常老妇人的衣服。

“还有什么别的发现?”

“齐家那个私生子突然带人要抓我,被我用毒所伤。奇怪的是,那个陈翰给所有的人解毒,却偏偏留出了他。我想,会不会是他已经知道齐家的事情了?”

老妇人神情严肃地说:“能够成为天医殿的继承人,这点眼力总归有的。那个陈翰确实有点小聪明,他这是要逼我们走上明面。现在我不想动他,要动就要逼那些天医殿的老家伙现身,咱们也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宗主,您的伤还没好?”

“上古毒经里的功法太过强大,我强行修炼,又太过急迫,这伤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养好。最可怕的是体内的遗毒和内伤,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好。”

黑虎焦急的说:“我们为什么不等这群天医殿的老家伙死光光之后再动手,偏偏要宗主您强行修炼本是禁忌的上古毒经功法。”

“人都是那群老家伙们杀的,报仇当然也少不了他们。等他们自然老死,那我们还报什么仇?”

话说到这里,老妇人有些生气,很快摆摆手,斥退了黑虎。

等黑虎走后,老妇人自己静静的站在那里,她喃喃道:“这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不修炼绝世宗法,不付出一些代价,毒蛊宗有什么资格跟天医殿以及其它宗门争斗?”

陈翰从不认为自己很弱,尤其是他刚刚在齐家打出了自己的名头。

事实上,以他表现出来的那些‘神奇秘术’,在寻常人眼中或许足够强横,但在宗门强者眼中,完全是班门弄斧而已。

也不用他去什么上古宗门,仅仅是回到王家,他就必须接受‘入赘女婿’的基本课程修炼–忍耐。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知不知道,大家都等你多久了。尤其是羽瑶的奶奶,她那么大年龄了还在等你,你有没有一点孝道?”刚刚进门,就招来了岳母的一顿痛骂。

不就出去小半天吗,我招谁惹谁了?

陈翰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这么说:“是是,妈,您别生气了,我这就过去。”

似乎是习惯了被丈母娘训斥,或者是因为对王羽瑶的真爱,陈翰依旧保持了从前的应对策略,那就是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人家是丈母娘,把自己老婆王羽瑶辛辛苦苦养大不容易,对女婿发个火算个啥。

况且,陈翰对这些骂人的话毫不在意,反正也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损失,就当是在世俗里的日常历练吧。

陈翰过人的心理素质,可见一斑。

从刚来到王家入赘据理力争,到现在的风轻云淡,怪不得老家伙们来信说,陈翰已经磨练的差不多了呢。

陈翰对此有些得意,一边盘算着这三年自己的进步,一边恭恭敬敬的跟着丈母娘走进王家大院。

在正厅,王家太君看到陈翰之后,焦急的神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往日的严厉冷漠。

“陈翰,你来王家已经三年了,也没为我们家做点什么贡献。本来嘛,我是不同意你跟羽瑶的婚事,现在听军儿说,你帮了他的忙,那我就觉得你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王老太继续道:“军儿是你妻弟,是咱们王家的继承人。这些年他不是很争气,没有为我们家族生几个后代,这是一件很让人忧心的事情。现在好了,陈翰你要是能尽快治好他,让他能生几个娃,你和羽瑶的事儿,我就不会再反对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