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白泠成青(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_凤白泠成青全集在线阅读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主角凤白泠成青,是小说写手“凤白泠”所写。精彩内容:独孤鹜感到膝上就如被蜂蛰了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麻意,痛楚迅速消失因为情况紧急,凤白泠来不及配置中药,只能用浓缩药剂刚好急诊箱里还有一剂她用剩下的利多卡因,抹在针头上,进行痛点封闭,扎在受伤最重的膝上,能让独孤鹜失去痛觉,效果就像是打上石膏“三十六个时辰内,九千岁可行走如常,但切记不可运气,饮食要清淡,禁刺激物,哦,还有女色另外,这几包药粉一起给你了,如果遇到发热发烧,就一……

小说: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凤白泠

角色:凤白泠成青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小说是作者“凤白泠”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内容介绍:“宗令大人,是下官教女无方,小女骄纵惯了,才会闯下如此弥天大祸。”凤展连也作势用衣袖擦着眼角。这是要把她往死里踩啊,好一个凤展连。凤白泠经历了战场的磨砺,一颗心早已是千锤百炼,她心底冷笑,看着凤展连和东方离在那一唱一和…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第8章 救命的奇方 在线试读

凤白泠目不斜视,仿佛从不认识独孤鹜。

东方离和凤展连刚入衙门,就听到了凤白泠的控诉,东方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

“你说我谋杀夏竹,凤白泠,明明是你杀人灭口,你还含血喷人!”

东方离让人把夏竹抬了进来。

“宗令大人,我这里有人证物证,还请宗令过目。”

“宗令大人,是下官教女无方,小女骄纵惯了,才会闯下如此弥天大祸。”

凤展连也作势用衣袖擦着眼角。

这是要把她往死里踩啊,好一个凤展连。

凤白泠经历了战场的磨砺,一颗心早已是千锤百炼,她心底冷笑,看着凤展连和东方离在那一唱一和。

风晚上前,接过遗书,递给独孤鹜过目。

独孤鹜扫了眼遗书,上面写得很清楚。

“凤白泠不守妇道,生下小杂种,还杀人灭口,实乃是罪大恶极。”

东方离一口一句小杂种,骂得正欢,就见凤白泠一双眸里几欲喷火。

“你还敢瞪……”

东方离感到头皮一麻,又有一道冷厉目光扫了过来。

“本官问一句,你们答一句,否则,那两名侍卫就是你们的下场。”

独孤鹜只觉得东方离越看越不顺眼。

东方离都舌头凉飕飕的,讪讪闭上了嘴。

“凤白泠,人证物证俱在,你有什么话要说?”

独孤鹜已经命人检查了夏竹,下腹饱坠,无法救治,已经是出得气多,进的气少。

“禀宗令大人,我的确有话要说。
首先,夏竹不识字。”

凤白泠记得很清楚,自己原本也不爱读书识字,大字认不得几个,夏竹为投她所好,也不爱念书,倒是春柳还学过些字。

别说洋洋洒洒那么一封信,就是一份简条,她都写不了。

“夏竹都快死了,你说什么都可以。
她从小陪你一起长大,你却狠心杀害,当真是蛇蝎心肠。”

东方离先是一愣,可他反应不慢,一口咬定凤白泠在撒谎。

“七皇子,我话还没说完。
我说夏竹不识字,当然不算,得她自己说了才算。”

凤白泠说罢,又向独孤鹜行了一礼。

“宗令大人,我恳请大人准备一桶生牛乳。
到时候,我自然能证明夏竹不识字。”

独孤鹜也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凤白泠会吓得求饶,可这女人偏不,有些意思。

刚好,独孤鹜也想要东方离吃点苦头。

他命令下去,很快,两名衙役就抬着一大桶生牛乳回来了。

“拿新佩刀的,就是你,过来帮把手。”

凤白泠冲着风晚招招手。

风晚一个警觉,下意识护好自己的佩刀,这把可是新的,再断了,他下个月的俸禄都要赔进去了,癞姑娘可是邪门得很。

“帮我扶着她,我喂她喝牛乳。”

虽然不明白凤白泠的用意,可风晚还是扶起了夏竹。

凤白泠撬开夏竹的嘴,喂夏竹喝牛乳。

半桶牛乳很快就被喂下去了。

东方离和凤展连在旁看着,都是一头的雾水,不明白凤白泠到底在干什么。

夏竹的肚子已经喝得圆滚滚的,这时,肚子传出一阵咕噜作响声。

已经失去意识多时的夏竹,身体有了反应。
她张开嘴,开始呕吐。

东方离有些站不住了。

一刻钟后,夏竹脸色好转,将吞入腹中的金器吐了出来。

她悠悠醒来,看看凤白泠,再看看看东方离,吓得魂飞魄散。

她没找到凤小鲤,又不敢回义庄,半路遇上了来接应的七皇子,七皇子得知她没办成事,就当场翻脸让人逼她吞了金戒指。

“夏竹,你不用怕,有我在,没人会害你,你告诉宗令大人,是不是凤白泠要你吞金,要杀你灭口?”

东方离抢前一步,假笑着,逼视着夏竹。

“奴婢……”

夏竹结结巴巴着。

“夏竹,放心,这里有我和七皇子在,没人敢为难你。”

凤展连也一脸和颜悦色,可他的话让夏竹更加害怕,她不能说,否则老爷和七皇子都不会放过她。

“七皇子,你可认得此物?”

凤白泠踱到一旁,也不顾脏臭,她翻找片刻,在呕吐物里找到了一枚金戒指。

看到那枚戒指时,东方离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我记得,七皇子手上戴过一枚相同的戒指,上面还有你的名字。
七皇子的戒指,怎么就跑到我的丫鬟肚子里去了?”

凤白泠浅浅一笑,笑得很是无害。

她这话看似在询问东方离,目光却看向夏竹。

那目光冰冷刺骨,犹如一头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随时要将人吞食。

夏竹打了个哆嗦。

一念之间,无数个念头闪过。

大小姐变了,变得好可怕。

义庄里的一切,还有那名被烧死的马车夫。

小小姐死了又活了,她快死了也被救活了。

落到七皇子和老爷手里,她会死。

落到小姐手里,她想死都死不了!

夏竹崩溃了,冲着独孤鹜又是磕头,又是求饶。

“大人,大人救我。
我是被迫的,是七皇子威胁我,让我监视我家小姐。
是老爷和二小姐,让我把小小……”

“贱婢!”

东方离一抬脚,他的靴尖上,忽探出了把锋利的匕首,刺入夏竹的心口。

匕首锋利无比,夏竹一声惨叫,倒在血泊里。

堂上,一片死寂。

凤白泠皱皱眉,睨了眼独孤鹜,后者气定神闲,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

夏竹必须死。

东方离无论犯了什么错,也是皇子,若是事情暴露,有损皇家颜面。

“家门不幸,让宗令大人和七皇子见笑了。
原来这都是一场误会,是这贱婢从中作梗。
多谢七皇子出手相救,帮公主府清理了门户。”

凤展连舒了口气,冲着东方离和独孤鹜赔不是。

“处置了夏竹,那皇子该怎么处置?你不分青红皂白,栽赃嫁祸于我,皇子犯法,理应与庶民同罪。”

凤白泠把玩着手中的金戒指。

“凤白泠,你别得寸进尺。
我堂堂大楚七皇子,你还想让我向你赔罪不成?”

东方离恼羞成怒。

“七皇子说得不错……”

独孤鹜略一沉吟。

“宗令大人明察!”

东方离暗喜,独孤鹜果然还是怕了他这个七皇子。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官办事一向公道。
不如七皇子也吞一次金戒指,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

独孤鹜那双异瞳里,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