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游侠》小说更新最快,王芗斋 郭云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成游侠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王芗斋
角色:王芗斋 郭云深
简介:简介:本部长篇小说生动地描述了大成拳创始人王芗斋仗义疏财可歌可泣的一生
作者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写作手法,塑造了一个忠肝义胆令人喜爱的英雄形象
为救鼓山老道,王芗斋来到西子湖畔,遇到拳家方士桩,在华山遇到刘丕显,并遇隐居华山的杨班侯,得到众多教益和长处,为他在北京创立大成拳奠定了基础


《大成游侠》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第一章 报国仇王芗斋投艺 扬拳法郭云深扫北


光绪二十六年,英、美、德、法、俄、意、日、奥八国联军的铁蹄践踏了北京城,清宫太和殿投下了最耻辱的阴影,刀光枪影,映照着血泊中挣扎的中华民族。

义和团被镇压了,清政府又签订了屈辱的庚子赔款协定。然而,不屈的民族之魂,依然在古老浩瀚的黄河之畔游荡。

这一年七月里一个闷热的清早,太阳还没有出来,直隶深县马庄东山后的天上,几片浓云的薄如轻绡的边际,衬上了浅红的霞彩。过了一会儿,山峰映红了;又停一会儿,通红圆轮从湛蓝湛蓝的天际涌出了半边,慢慢地完全显露了它的庞大的赤身,通红的火焰照彻了大地。

马庄西头一座深宅大院里传出一阵阵练功的吆喝声。形意拳大师郭云深精神抖擞地端坐在一个紫藤椅上,他身材魁梧,生得眉宽额广,两目如电,虽然年过八旬,却脸泛红光,特别是那一绺美丽潇洒的长髯,随风拂动,使人联想到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他的目光紧紧跟随着正在庭院里练功的一个后生身上。那后生十六七岁,个头不高,黑壮虎实,一双眼睛瞪得像两盏圆灯笼,泛着陪慧和稚气的光辉。他是邻村的魏家林村人,叫王芗斋。

郭云深喝道:“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王芗斋点头示意,练得愈发起劲。

郭云深又喝道:“鸡腿要有虚实阴阳,龙身要有三曲蜇伏,熊膀要有含而待发,虎抱头要有神气逼人。”王芗斋又开始演练鸡形拳、龙形拳、熊形拳、虎形拳……

王芗斋正演练间,郭云深猛地拾起旁边桌上的一个蜜桃,向爱徒掷去。

王芗斋一招“猿猴攀枝”,顺手接住蜜桃,然后跪拜于地,将蜜桃双手捧给师父,叫道:“师父,请吃桃。”

郭云深笑笑,一挥手:“时候不早了,歇息去吧。”

王芗斋回到后院西厢自己的屋内,洗了一把脸,觉得有些疲乏,然后往炕上一靠。一阵“蹬蹬”的脚步声,又一阵“咯咯”的笑声,门帘一挑,一个窈窈秀丽的姑娘走了进来。她穿一件藕荷色短衫、一条青布裤子,乌黑的发髻上斜插着一朵野百合花。她是郭云深的女儿郭大姑。郭大姑把带来的饭菜放在桌上。王芗斋瞥眼一瞧:两大碗香喷喷的米饭昌了尖,一碗小葱拌豆腐,一碟油黄的炒鸡蛋。

大姑比王芗斋大三岁,平时总偏向王芗斋,郭云深的站子很多,有名的有李殿英、王福元、钱研堂、杨福山、许占鳌等人,但大姑平时总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王芗斋,也可能是因为王芗斋年岁小,还有一个原因,王芗斋和郭云深总有一种父子般的感情,王芗斋未拜师前就常来马庄,看郭云深老师教徒弟练习拳术和器械。有一次,王芗斋看到郭云深这么一个慈祥的白胡子老头,当着徒弟的面举起一个五百多斤重的石狮子,还围了个圈,惊得说不出话来,连忙拿着一个大蜜桃,献给郭云深,郭云深大气不喘一口,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抚摸着王斋的头呵呵大笑。

王芗斋拜师后,对师况弟至诚相待,对师父更是敬重,衣食住行,照顾是极为周到。一次,郭云深得重病,王芗斋衣不解带,日夜侍奉,煎汤熬药,水离左右,使师父很快恢复了健康。郭云深平时总是独自一人睡眠,老伴已去世多年,独子郭深坠马去世。身边只有一个抱养的女儿大姑,有时他深夜外出,也是独来独往。弟子们问及他时,他或说是去访友,或说去桃园散步。

此刻,大姑见王芗斋有些疲倦,一屁股坐在炕沿,嬉笑道:“芗斋,你呀你,放着洋学堂不上,偏要舞枪弄棒,一个白净净的小书生脸,弄成了黑李逵,以后看谁给你张罗媳妇!”

王芗斋眉宇里扩展一丝微笑,说道:“当然是靠大姑姐姐喽,有这你棵梧桐树,还愁引不来金凤凰?”

大姑笑得合不拢嘴,一拢头发,用小拳头捶着他的大腿道:“还想找凤凰?我看找只山就不赖了!”

大姑这一捶打,王芗斋“唉哟”一声,原来他的右腿昨日夜间翻房梁练功时受了伤。几年来的风风雨雨,他的身上遍是伤痕,尽管师父夸他有天赋,他还是深信“功夫不负有心人”的道理。他夜以继日地练功,勤学苦练,朝夕揣摩,功夫大进。方才听大姑一番话,他又陷入沉思之中:王芗斋,你这个书香门弟的后代,为什么苦苦寻觅武功呢?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芗斋的父亲读过私塾,有些才气,因不满朝延的腐败,一直归隐田园,有时跑买卖,聊以度日。他是个有骨气的人。甲午年中日海战,由于慈禧太后腐败,中国海军惨败,消息传来,王芗斋的父亲大病一场。庚子年,义和团兴起,这位老人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曾用家财捐助乡里拳勇。八国联军的枪声,击碎了这位爱国老人编织的梦。

王芗斋的故乡是举世闻名出产大蜜桃的故乡。深州蜜桃的某培,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悠久。深县地处未南部,滹陀河故道。这里属沙质土壤,田泥沙冲积而成,沙层较厚,地下水很甜,是蜜桃生长的良地。王芗斋在少年时就经常在自家的桃园里帮助大人们干活,浇水、捉虫、除草、施肥,样样都干。有时他还爬上桃树,细心观察和思考,为什么有的树桃子长得大?结得多?后来他偷偷地反复试验,意然打破了一些传统的嫁接技艺,他用自己的新方法给桃树剪枝、嫁接……后来发现,凡是经过他整修过的桃树,一年比一年丰收。这时,魏家林村的人们才真正认识了王芗斋的天赋,人们管他叫“种桃神童。”

王芗斋跟着父亲学一些文化,他博闻强记,古文、古典诗词,甚至整段的古典小说,他能背出不少。他特别喜爱南宋文学家陆游和辛弃疾的诗词,他把自己写的陆游“楚虽三户能灭秦,堂堂中国岂无人”的诗句条幅挂在墙壁上,还专心画下辛弃疾的像贴在门上,憧憬着也要做一个像陆游和辛弃疾那样的爱国诗人、民族英雄。

直隶是燕赵故国,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土,“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荆轲、击筑刺秦始皇的高渐离、揭竿而起的隋末农民军领袖窦建德。“田横五百士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的壮士田横等,都是喝滹陀水长大的,直隶这个侠骨之乡尚武风气极盛,深州更是藏龙卧虎之地,群英荟萃之乡,郭云深的师父“神拳”李洛能的故乡豆儿庄,“单刀李”李存义的故乡南小营,八卦掌两兄弟程延华和程殿华的故乡程家村,都离王芗斋所住的魏家林村不远。他亲眼见过“眼镜程”程延华和“单刀李”李存义练武。他常常依偎到“眼镜程”的怀里,听他讲岳飞抗金、戚继光平倭寇、郑成功收复台湾、三元里人民抗击英兵的故事。那些气壮山河的故事就像潺潺流水一样,回响在他的脑际。

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帝国主义的屠刀架在中国人民的头上。王芗斋目睹了帝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民的暴行,洋教士在光天化日之下奸污中国妇女,洋兵的马队恣意践踏庄稼,洋军官把中国乡民当成枪靶子射击,这些都在王芗斋少年的心田里播下了仇恨的种子。父亲悲郁而亡后,王芗斋对母亲说:“娘,外国强盗为什么能在我中国横行霸道?杀我父老兄弟,烧我田园房屋,妄图灭我中华民族,亡我中国?我堂堂大国,为什么屡受外国人欺负?……”母亲声泪俱下地告诉他:“咱国贫民弱啊,几千年的中国毁于内讧之中,一团散沙,林则徐虎门销烟查禁鸦片,以救民族微弱之躯,反遭暗算。邓世昌奋勇抗击日寇,孤兵奋战,壮烈殉国。义和团十万之众,被慈禧那老贼出卖了,真是国耻大辱~我堂堂华夏古国,何日才能振兴?”

王芗斋喃喃地说:“娘,我要学习武术,我要发明一种神奇的拳派,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学会它,有刀枪不入的神力,让那些外国鬼子在这种神力面前失魂丧胆!”

王芗斋的母亲此时正想变卖家财,送王芗斋到日本求学,专攻生物,如今儿子执意学武,立志报国,又见他瘦弱如灯,身患气喘病,也应学武健身,于是转变了让他赴日留学的心思。她沉思一会儿,说道:“学武须要拜师父,如今拳派丛生,你要拜谁为师呢?”

王芗斋脱口而出:“郭云深老英雄。”

王芗斋从小就听说过马庄的形意拳大师郭云深先生的许多英雄事迹,他的“半步崩拳打遍天下”的故事,武林无人不晓,有口皆碑。郭云深原名峪生,马庄人,他性格激烈,年轻时便好与人比武,年轻时去找形意拳大师李洛能求教,李洛能起初不喜欢他的性格,不教他武艺。以后,郭云深就在李家当零杂工,偷着学拳,一直偷学了三年。据说有一次李洛能发现郭云深偷拳过劳累过度,在房上睡觉,滚落到地上仍未醒转,十分感动,便收他做了弟子,并把形意拳全部传给了他。

郭云深在深县曾因捕贼有功,受到知府钱锡采的奖赏。可是后来受到报复,后而被害,坐了3年监狱。3年后,钱锡采来到监狱问他:“云深,你的功夫荒废了吧?”郭云深回答:“没有荒废。”说完,就用虎拳击墙,墙摇晃了一下,应声而倒。原来郭云深在三年监狱中仍带手枷坚持练功。

有一天,李洛能把郭云深叫到自己的宅院对他说:“我已教你十几年了,现在可以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该到外面闯荡了,试试你的崩拳功夫如何。”郭云深知道自己闯江湖时候已到,非常兴奋。李洛能命仆人拿出一些银两交给郭云深,对他说:“从这里往北走,在直隶、关乐迎战所有的武术高手,不许碰钉子。”郭云深点点头,拜辞师父,登上征程。

郭云深从深县出发,一路上未遇敌手。这一天来到了直隶安国县,找人一打听,知道此地有一位出类拔萃的武术家张树德,功夫极好。于是郭云深找到张树德的家,要求比武。真是棋逢对手,两人都身怀绝技,一开手便打得难解难分。张树德比郭云深大几岁,谋略高深,他最后使用家传白腊杆打了郭云深的手腕。郭云深十分惭愧,心想:自己奉师之命北征,要把形意拳打出去,不想在此第一站就输了。他对张树德说:“我去一下茅房。”张树德见郭云深去茅房有两袋烟功夫还未回来,心想:“这郭云深接的是线尿呀,怎么去这么大功夫也不回来呀。”于是来到茅房,只见茅房空无一人,郭云深不知去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成游侠(书号:11025)》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