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意红楼贾瑞王熙凤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纵意红楼
分类:军事历史
作者:贾瑞
角色:贾瑞王熙凤
简介:大无赖魂穿红楼废柴贾瑞
这个本被王熙凤设毒计害死的可怜虫,人生由此迎来第二春
王熙凤:贾瑞这渣滓竟然没死?看我还有一毒计
贾瑞:还拿我当贾瑞是吧?


《纵意红楼》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小无赖魂穿红楼梦


红楼世界,大乾朝永康五年,神京。
腊尽春回,正该是万物复苏的时节,宁荣街一处二进的宅子东厢房病榻上却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
“瑞儿,醒醒,该吃药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将贾彪唤醒。
贾彪睁开眼睛便看见一张苍老而慈祥的脸,眼神中满是关切,花白的山羊胡也在微微颤动。
此老者便是初代荣国公贾源之庶子、二代荣国公贾代善同父异母的胞弟贾代儒,贾府义学的校长。
而病榻上躺着的便是代儒唯一的孙子贾瑞,是那个在《红楼梦》中只出场了几次就一命呜呼的的小人物,一个爱贪小便宜又好色懦弱的废物。
在一次宁府宴会上,贾瑞撞见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凤姐便起了色心意欲勾引,凤姐心高气傲哪儿能看得上这种小人物?又恼他无理,要惩治贾瑞,诓他晚上来,结果在穿堂里动了他一夜。
哪知贾瑞色迷心窍不知悔改又去找凤姐。凤姐再次邀他前来,结果事先安排好了宁国府的侄子辈贾蓉贾蔷两个把贾瑞拿住了。
一番威逼恐吓逼着贾瑞写下两张五十两的欠条,寒冬腊月里还被泼了一身粪尿冻了一夜。
贾瑞本就身子骨弱,又沉迷于凤姐美色无法自已,偏偏越是不能得手心里就越想,不免有些指头儿告了消乏的事。
蓉蔷二人又不时上门索要,贾瑞又恐爷爷知道,如此几下里加攻,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内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日常倦,下溺遗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几月都添全了。
于是不能支持,一头躺倒,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胡话,惊怖异常。百般请医疗治,诸如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
只不过现在病榻上的少年身体还是那具身体,灵魂却被一个后世穿越来的小混混贾彪取而代之了。
贾彪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杀人放火的勾当从未干过,不过吃喝嫖赌抽样样都会,坑蒙拐骗偷也小有精通。
最大的本事就是有十根灵巧的手指,不管是扑克、麻将还是骰子,出起老千来随心所欲,甚至街头套圈、投球摆摊的小贩看见他都像见了城管一样赶紧收摊走人,以至于方圆几十里的人都不跟他玩……
而且还让他在某些女人圈子里混了个“金手指”、“加藤小鹰”的诨号,甚至有富婆直言愿意包养他……
这一日也算老天睁眼,贾彪只是下楼去买包烟,不想天降横祸,一个三百多斤的美女被骗财骗色后要轻生,从六楼跳下正砸在贾彪脑袋上。
于是贾彪用并不健壮的小身板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自己变成了纸片人,却无意中拯救了美女一命,而后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世界。
贾彪也是觉得郁闷,红楼梦那么多俊男,怎么偏偏自己就穿越到贾瑞这么个废物身上,而且现在病得起床都吃力,该不会只有五千字的戏份就结束了吧?
贾代儒将碗里的独参汤吹了吹,递给贾彪。
因吃了太多药都不见效,便有郎中让这吃独参汤,代儒如何有这力量,只得硬着头皮往西府里去寻。王夫人是慈善心肠,让凤姐称二两与他。
凤姐只恼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哪里肯给?不过表面上答应,私下只将些渣沫凑了几钱给代儒送去,因此才有了这碗独参汤。
端着正要喝,却听外头有人说话,还说什么专治冤孽之症,贾代儒出去看,却是一个邋里邋遢的破足道人来化斋的。
偏偏贾瑞在里头听见了,知道是老道来送风月宝鉴了,忙喊着请进来。真贾瑞正照风月宝鉴一命呜呼了,他这个假贾瑞应该还可以抢救一下!
代儒读了一辈子的书,本是笃信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可见贾瑞嚷着要见,且吃了那么多药也无效,便也病急乱投医,将跛足道人请进了东厢房。
“老神仙救我!”贾瑞一把拉住了跛足道人。
他可是知道这老家伙是带着宝贝来救命的,自然要做出一副看见大救星的样子。
道人只看了看贾瑞,也不望闻问切,叹道:“哎,不肖子孙啊!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
说毕,从搭裢中取出个正面反面皆可照人的镜子来,背上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
所以带他到世上来,单与那些聪明俊秀、风雅王孙等照看。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我来收取,管叫你病好。”
说毕,徉长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贾瑞倒是一愣,风雅王孙?好像和自己不沾边吧……不过这不是重点,他拿了风月宝鉴看了几回,想着终于有救了,可是他却忍不住好奇,这正面真有这么大的功力?
想着,便将正面一照,只见果然王熙凤站在镜子里面衣不遮体的搔首弄姿卖弄风情,一面点手儿叫他进去。
好在贾瑞知道了进去的后果就是个精尽人亡,他好容易穿越了,又是在这个美女如云的红楼世界,不看一眼自己小时候心中的女神宝姐姐和我见犹怜的林妹妹怎么行?
当然,光看一眼是远远不够的,他还幻想着当上CEO,赢取白富美(们!),走上人生巅峰呢!
再说对于前世阅人无数阅片更是无数的贾瑞来说,这点最多算个三级还得打码的小片段根本算不上致命诱惑,贾瑞还是能把持得住的。
知道这玩意会要命,贾瑞也不敢再多看,又翻过来看背面,便有个骷髅头隐现出来,还朝他哈哈狞笑。
贾瑞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也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再多看两眼也就不觉得吓人了。
看着白森森的骷髅贾瑞有些费解:盯着这玩意看就能治病了?这算是心理疗法吗?还是说单纯戒了撸就可以保命?
又端详了一阵,那骷髅也不说话,只用两个黑洞洞的眼窝子盯着贾瑞。镜子除了正反面都能成像也并无其他奇异之处。
贾瑞只觉身子倦乏,索性将铜镜往胸口一放沉沉睡去。
谁知这一觉睡得倒是香甜,直到第二日天明才醒了,贾瑞只觉得身上似乎有了些力气,腹中也是饥肠辘辘。
贾代儒并夫人牛氏见贾瑞脸色好了些,且能吃粥饭了不由得都喜极而泣。
“我只道那道士不过是个行走四方的骗子,哪里想竟是得道高人,只这一面铜镜就能医治无名之症,这风月宝鉴果然是神物!待到后日他来讨要神器,定要好好谢谢这位老神仙才是!”贾代儒擦了擦浑浊老泪说道。
贾瑞听了心里却是一动:风月宝鉴若是真能治病救人,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就这么还回去了?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啊……
第三日,果然贾瑞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康复速度简直让人咋舌,贾瑞便更打定了主意要将风月宝鉴据为己有了。
果然到了下午,跛足道人如期而至。
贾瑞正在大门口摆了把躺椅在晒太阳——这幅身子骨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了,再不晒晒恐怕要发霉。
“哎哟,是老神仙来了!多谢老神仙赐我法器救我一命!”贾瑞扶着墙站起来拱手一揖。
道人站定了上下打量了一番贾瑞:“果然是大好了,不亏是荣国公的曾孙,是个能禁得住诱惑的!
好了便好,也是你的造化。如此便将宝镜还我吧,日后要记得好生用功,切不可再动无妄之想,不要辜负了……”
不等他的话说完,贾瑞故作吃惊道:“怎么?宝镜我不是已经还给老神仙了吗?这次又来讨要,可让我拿什么给您老呢?”
“啊?”道人面露愠色:“小子,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来过?你这么说难道是想贪墨了我的宝物?”
贾瑞一脸无辜的摇动着小手道:“老神仙哪里话,您救了我性命,我安敢贪墨您的宝物?且听我说。
就在方才,来了一个癞头和尚,邋邋遢遢的,说是您老的相识,他说您老人家今日不得空,便让他来代您取回宝镜。
我听他说得都对得上,便信了他,将宝镜给他拿去了。怎么?难道那位高僧竟没遇到老神仙?”
谁知道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好你个老贼秃!居然敢钻这个空子来诈我宝物!快告诉我,那老秃歪仂往哪里去了?”
贾瑞急得顿足捶胸:“原来他竟不是和老神仙一伙的?哎呀呀,都怪我太傻太天真,居然几句话就信了他,这可如何是好!”
“唉!你才多大年纪?也不能尽怪你……你快说他往哪里去了!”
“我是见着他恍惚往那边去了……”贾瑞随手一指。
“罢了罢了,来日有缘再会,无量了个天尊的,老贼秃,你给我等着!”道人以一种奇怪的身法一窜一窜的朝贾瑞所指的方向追去。
贾瑞看得嘴巴张成鸡蛋:原来瘸子也能跑这么快啊,这要是参加个残奥会啥的,不管是长短跑还是跳远跳高,肯定能得个金牌为国争光啊……
院内贾代儒听见了外头有人说话,同牛氏一起出来看,却只见贾瑞一个人发愣:“瑞儿,方才是在和谁说话?”
贾瑞道:“是前日送镜子给我的那个老神仙来要镜子了。”
“那怎么不见人影?”牛氏问道。
“跑……跳走了!奶奶有所不知,正好镜子我戴在身上,他要就给还了他,本想告诉爷爷奶奶,再好好谢一谢他的,哪儿成想那老神仙似乎是有什么要紧事,得了镜子便一溜烟的去了。”贾瑞一副惋惜的模样。
二老听了也都信以为真,直道跛足道人是个救世济人不图回报的活神仙,朝贾瑞所指的方向拜了几拜才作罢。
“瑞儿啊,虽说你身子略好些了,毕竟还是早春时节,可不敢让风吹着了,当心头疼,回屋里养着吧。”牛氏说道。
“我知道了,奶奶。在这里晒晒太阳倒是觉得舒坦,一会儿我就进去。”
看着二老又回到院中,贾瑞心情大好,没想到这个老瘸子图样图森破,这么简单就被忽悠走了?自己倒是凭空得了一件宝物。
他复又坐回到躺椅上,翘起二郎腿眯缝着眼哼唱道:“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正美着,有人冷笑道:“瑞大叔好情趣,倒是在这里晒太阳唱戏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纵意红楼》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