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苏眠钟南衾)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类型《钟先生心痒难耐》,现已上架,主角是苏眠钟南衾,作者“苏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钟一白一直在等钟南衾从放学回到家开始,一直等到日暮西沉,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他再次跑去厨房,“郭奶奶,我爸有打电话回来吗?““没啊”“哦”他又跑回客厅,趴在落地窗前看着大门的方向,期盼着能看出钟南衾的车子出现这一刻,钟一白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望眼欲穿终于,十几分钟后,那辆熟悉车缓缓驶了进来,停在了固定车位上钟一白欢呼一声,接着跑向玄关第一次,他主……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火爆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苏眠”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大家一听说大Boss也要和他们一起聚餐,特别是那些单身的女孩子,一个个又高兴又激动,甚至有人偷偷跑出去做了头发化了妆,期待着晚上能给总裁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下午六点半下班,一批人提前去了酒楼。钟南衾走得晚,和新来的负责人柯肖一起坐车过去的,同行的还有孟楠和秦嘉迪。酒楼位于市中心,恰好就在钟南衾入住的…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50章 温柔的钟先生 在线试读

钟南衾在江城待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除了睡觉之外,他一直待在分公司。

直到第八天的时候,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到任,他这才松闲下来。

晚上,分公司为了欢迎新的领导走马上任,在北城一家很出名的酒楼订了桌。

钟南衾自然是最先被邀请的,为了给新来负责人的面子,他应了下来。

大家一听说大Boss也要和他们一起聚餐,特别是那些单身的女孩子,一个个又高兴又激动,甚至有人偷偷跑出去做了头发化了妆,期待着晚上能给总裁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下午六点半下班,一批人提前去了酒楼。

钟南衾走得晚,和新来的负责人柯肖一起坐车过去的,同行的还有孟楠和秦嘉迪。

酒楼位于市中心,恰好就在钟南衾入住的酒店附近。

包厢提前预订好的,是酒楼最大的包厢,能容五十个人。

聚餐七点半开始,最初因为碍于钟南衾和新的负责人在,大家还都很矜持拘束,但一喝起酒来,立马原形毕露。

甚至有不少姑娘端着酒杯过来找钟南衾。

今晚的钟南衾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对姑娘们的敬酒来者不拒。

一晚上下来,有些微醉。

他是提前走的,肖柯想去送他,被他拒绝了。

“今晚喝了不少,酒店就在对面,我走着回去,正好散散酒气。”

“那您路上慢点。”

“嗯,今晚是你的场,尽兴。”

“谢钟总。”

钟南衾出了包厢,没坐电梯,顺着楼梯缓缓往下走。

走到一半,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原以为是醉酒出现了幻听,但当他继续往下,下到一楼时,看到了那个人。

她正在打电话,不知道跟谁在说话,唇角微扬,娇俏的脸上带着笑。

那笑,让钟南衾瞬间停了脚步。

他害怕惊动她。

这样,她是不是会笑的时间更长一点?

……

今天是和苏眠一起来江城的一个同事的生日。

同事将生日餐订在了酒店附近的酒楼,下了班之后,三人就一起过来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苏眠接到余苗给她打的电话。

大厅吃饭人多,太吵。

她就拿着手机一路走到了消防通道这儿……

这里很安静,她听着余苗在那头向她抱怨,“你走了半个月,我的胃就被我虐待了半个月,终于成功的减重五斤。”

苏眠忍不住笑了,“看来我以后真的不能给你做好吃的了,不然我会成为你减肥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余苗在那头哀叫,“不要啊,我宁可胖死,也不想再吃外卖了。”

苏眠离开这段时间,除了偶尔回家或者是自家酒楼蹭吃蹭喝之外,其余的,她都是叫外卖。

北城的外卖,被她几乎吃了个遍。

几乎快要吃吐了。

苏眠,“你总该自己学着做一点,不然以后嫁人了,还不得被自己的老公嫌弃?”

“谁嫌弃我?顾队长么?他才不会嫌弃呢。”

苏眠被她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哎你老实交代,那天晚上,你和你的顾队长……“

“哎呀我好困,我要睡觉了,拜拜。”

“哎我……”

苏眠话还没说完,那头就直接挂了。

她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忙音,无奈一笑。

收起手机,正打算离开,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一旁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道灯光明亮,钟南衾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台阶上。

苏眠一眼就看清楚了是他,整个人瞬间都傻了。

钟南衾……

他怎么会在这里?

苏眠以为自己是眼睛出了问题,抬手,轻轻的揉了揉。

刚揉上眼睛,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她就听见一道低低的嗤笑。

随即,她听见那人说,“蠢。”

苏眠猛地收回手,重新看向眼前的男人,此刻的她已经最初的意外和惊讶中回过神来。

秀眉微蹙,她有些不满的瞪他,“你说谁蠢?”

钟南衾抬脚走下来,在距离她仅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下来。

两人的身高相差悬殊太大。

每次站在她面前,他都得低头垂眸。

他看着她,视线从她的额头一路滑到她的唇上,顿了顿,最后又对上她的视线。

他问,“揉什么眼睛?”

嗓音低沉而磁性,或许是刚喝过酒的原因,磁性中还掺杂着几分难言的沙哑。

苏眠被他问得脸颊一烫。

她将与他对视的视线移开,看向一旁,“很意外在这里见到你。”

“我已经来了一个星期。”

苏眠又将视线转回来,看着他,“出差?”

“分公司出了点问题,有点棘手。”

苏眠,“怎么了?严重吗?”

问完之后,她就有些后悔。

这话似乎不该她问。

她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却听到他说,“工地上死了一个童工,现在他的家人要告我。”

“啊……“苏眠没料到会严重到这个程度,她看着钟南衾的眼神透着关心,“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完。”

“那怎么办?”苏眠为他着急起来,“赔钱不行吗?”

钟南衾紧皱着眉头,抬手抚着额角,似乎很头疼的模样,“光赔钱行不通,他家人很难缠。”

“他家人想怎么办?”

“偿命。”

苏眠,“……”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直盯着他脸上的表情。

他看起来似乎很痛苦,而且神情疲惫而憔悴……

看来他没说谎,这次是真遇到难事了。

只是,她帮不上忙。

仿佛是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钟南衾一边抬手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边低低出声,“苏老师,今晚能不能陪我喝一杯。”

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那一贯低沉清冷的嗓音里,竟然带了一丝丝的请求。

苏眠,“我……”

她想说她不能喝酒。

而且有了她喝醉酒之后,他给她洗澡这样糗事的前车之鉴。

她发过誓的,再也不敢在他面前喝酒了。

钟南衾见她犹豫,也没再勉强。

似乎连再见也不愿说,抬脚就走。

苏眠见他要走,神情一下子就变得为难起来。

到底要不要陪他喝一杯?

如果不陪的话,他会不会出什么事?

毕竟遇到这么大的事,而身边也每个熟悉的人去安慰他。

整个江城,他认识的人是不是只有她一个?

但若是陪,她那酒量…..

眼瞅着钟南衾就要走出去了,苏眠情急之下冲他喊道,“哎,你等等。”

钟南衾脚步停下来。

但他没有转身,就站在门口那儿,似乎等待她开口。

苏眠追了上去,站在他身旁。

她仰着头看他,看着他那张棱角分明却番外紧绷的脸上,剑眉之间的皱褶很深,唇角紧紧抿着……

似乎,心情真的很不好。

苏眠的心头一动,“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跟我的两个同事说一声,然后过来找你。”

钟南衾偏头看她,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你确定?”

苏眠微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你不是想喝酒吗?”

“不怕了?”

“我……”苏眠不自在的移开视线,轻声说,“我陪着你,不一定喝酒…..”

说完,她拿眼偷瞄钟南衾的反应。

原以为钟南衾听了她这话会有些不悦。

谁知道她竟然看到他原本紧抿的唇角缓缓扬起,带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然后她听见他说,“好,你陪着我。”

嗓音低沉磁性,甚至罕见的带着一丝温柔。

苏眠,“……”

她觉得自己疯了。

钟南衾也有温柔的一面?

苏眠不敢相信的抬眸,想要仔细看一看。

却失望的发现,刚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眼前的男人依旧神情清淡,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疏离。

好吧。

她果然是出现了幻听。

……

苏眠回到大厅,跟两位同事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再回到楼梯通道,钟南衾依旧等在那里。

听到动静,他淡淡的扫她一眼,随即抬脚朝出口走去。

苏眠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楼。

走到路边,苏眠想伸手拦车,被一旁的钟南衾阻止了,“不远,咱们走过去。”

“哦。”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依旧是钟南衾在前面,苏眠跟在后面。

他走得很慢,苏眠也放缓了步子,跟在他身边就像散步一样,慢慢的朝前走着。

走着走着,苏眠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钟南衾要过马路,而马路对面除了住店的酒店之外,根本没有喝酒的酒馆或者是酒吧。

苏眠心头一紧,眼看钟南衾已经抬脚朝马路对面走,她来不及去想,直接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哎,你去哪儿?”

钟南衾不但脚步未停,还直接顺势裹住了她抓着他胳膊的小手。

二话不说,带着她就朝马路对面走去。

苏眠那股子小劲儿那是他的对手,就这么措不及防的被他带到了马路中间。

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眠使劲挣脱他的大手,小脸憋得通红。

他的大手很热,烫得她又羞又恼。

“钟先生,”苏眠的口气一下子冷下来,“你放开我。”

钟南衾没看她,径直牵着她朝对面走去。

他腿长脚大,走得步伐也大。

带着苏眠走得踉踉跄跄。

见他不吭声,苏眠使劲地挣扎着,也顾不上是不是在马路最中央。

眼看着红灯就要亮了,钟南衾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把松开了原本紧裹着她的大手……

苏眠心头一喜,转身就要想跑。

但下一秒,就被人直接拦腰抱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4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42